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太医从地上爬起来,开始为夏叶施针,封住经络,抑制蛊毒流窜。

    “来人!”南宫宇表情严肃道。

    “在!”

    “速去派人寻找田疆还会炼制蛊毒的人,拟布告,召集天下可以解蛊毒的人,寡人重赏,另外…把秀美人压来见寡人!”

    何秀是田疆人,如今住在她的偏殿,又中了她们田疆的蛊毒,这让南宫宇不得不怀疑。

    “陛下这样让人粗鲁的带臣妾来干吗?”何秀似乎还有怨气的看着南宫宇。

    “她中了田疆的蛊毒。”

    “什么?”何秀吓的用手绢捂住了嘴:“田疆的蛊毒怎么会进到宫里的?”

    “你是田疆人,这个应该问你最清楚吧?”南宫宇铁青着脸道。

    何秀吓的跪在地上指天发誓:“臣妾虽然是田疆人,却不懂的什么蛊毒,更没有要害她,陛下怎可怀疑臣妾?”

    南宫宇眸子暗了一下:“那你可有解药或者认识懂蛊毒的人?”

    “陛下知道,当初收复田疆,臣妾已经众叛亲离,还有什么认识的人。”何秀委屈道,顺便也是为了提醒南宫宇不要忘了它当日的恩情。

    南宫宇眼神中多了一丝愧疚:“既然你不知道,就退下吧!”

    秀美人离开后,夏叶看着娟子问:“三王妃晚上都吃了什么?”

    娟子想了想:“三王妃除了御膳房的饭菜,便喝了一碗太医开的汤药,别的没有了。”

    “把饭菜和汤药的残渣拿来,让太医检查一下。”问题不是出在饭菜里,就是出在汤药里,他倒要看看是谁居然这么大胆子。

    太医把夏叶晚上吃的饭菜和汤药检查了一遍,惊讶的发现,在汤药里竟然还残有蛊毒。

    “回陛下,此蛊毒出在汤药里,但是老臣看的方子确实无错,恐怕是有人在汤药里动了手脚。”

    “这汤药可是你亲手煎的?”南宫宇问地上跪着的娟子。

    “这汤药确实是奴婢亲手煎的,可是奴婢真的没有下蛊毒。”听太医说蛊毒在汤药里,娟子整个人都吓软了。

    南宫宇眼神一冷:“汤药一直是你在负责煎,不是你,那还有谁?”

    娟子跪趴在地上颤抖着身子,她突然想起来今日煎药时,有一个奇怪的女子打开了她的汤药:“奴婢…奴婢想起来来了。”

    “今天奴婢给三王妃煎药的时候,因为木棍不够,奴婢出去拿了一趟木棍,回来的时候看到一个穿宫女服的女子,曾打开过给三王妃煎的汤药。”

    娟子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从袖子里拿出来一个耳环交给南宫宇:“当时奴婢问她在干什么,她显得表情很慌张,没有回答奴婢的话就走了,走的时候掉下了这个耳环。”

    南宫宇看了看耳环:“你还记不记得那个宫女长什么样子?”

    “奴婢记得!”

    “赶紧带人去抓那个宫女,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到!”

    “是。”

    夏叶的情况时好时坏,一会脸色泛白一会泛青,因为夏叶一开始的感冒还没有好利索,现在又中了蛊毒,所以身子很虚弱,太医要不断的每隔三个时辰施一次针。

    就这样一直到了天亮,出去认昨天那个宫女的娟子回来了:“陛下,我们找了一夜都没有那个宫女的下落,想必她投了毒已经逃出宫了。”娟子跪在地上,眼泪直掉!

    南宫宇一手拍在桌子上:“派出去找人,和帖布告有回信了吗?”

    “回陛下,还没有。”太监站在门外回道。

    南宫宇看着情况愈来愈差的夏叶有点沉不住的在屋里走来走去。

    “陛下…陛下…”外面突然传来了恭湛的声音。

    “恭相?”南宫宇看着急匆匆的恭湛问道:“可是有什么消息了?”

    恭湛跪在地上把手里的信帛交给了南宫宇:“陛下,打探消息的人回来了,三王妃所言属实!”

    听到消息南宫宇眸子突然变得阴厉:“殇国想吞并北漠和大凉,简直白日做梦!”

    “可是现在三王妃危在旦夕,该怎么办?”恭湛有些担心的问。

    “她会没事的!”南宫宇看了眼躺在床上的夏叶:“传我命令,加重布告赏金,大力招募可以解田疆蛊毒之人。”

    太监令命下去。

    时间过的很快,要看外面已经到了午时,太医施针的时间也从三个时辰缩短到了两个时辰。

    夏叶浑身出着虚汗,嘴里说着胡话。

    南宫宇焦急的看着外面,直到日头落半,外面传来了有人揭布告的消息。

    “快召!”南宫宇眼神放着异彩,终于等到了!

    不消片刻,一个白衣飘飘的男子出现在门口,他妖娆的眼神轻撇了一眼南宫宇:“在下陌上,见过陛下!”

    “你可能解田疆蛊毒?”南宫宇看着陌上的打扮,有点不大相信的问。

    陌上撩了下头发,轻轻吐出一句:“不在话下!”

    “好!那你快给寡人看看她。”南宫宇指了指床上的人。

    陌上走近床边,刚想拿出金线悬丝诊脉,却看到躺在床上脸色和嘴唇发乌的真是叶子!

    “叶子?”陌上惊讶睁大了眼睛,他表情严肃的捏住了夏叶手腕,然后赶紧给夏叶服了一颗回魂丹。

    南宫宇听陌上叫她叶子,奇怪的问:“你们认识?”

    “何止!我是叶子最好的朋友。”陌上表情严肃的看了下夏叶的眼球:“这是什么人居然这么狠毒?竟然给叶子下了双份蛊毒!”

    双份蛊毒?南宫宇一听立刻紧张的问:“你能行吗?”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我陌上医不好的病!”虽然陌上这样说,但是他的表情却一直没有放松过。

    “准备蜈蚣,毒蛇,蟾蜍,蝎子配上黑山,树羹三碗水煎成一碗水,快去准备,越快越好!”

    太医在一旁有些疑惑:“这些可都是毒物,公子要用这些入药?”

    “以毒攻毒。”

    “赶紧按他说的去准备。”南宫宇下令道。

    多亏了太医每隔几个时辰替叶子施针抑制蛊毒蔓延,另外加上她手上戴着他送她可以驱百毒的婵圭,所以才保住了叶子的命,否则后果不敢想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