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什么?“死了?”夏叶瞪大了眼睛,有点不可置信道:“她怎么死的?”

    “据说是久居楼生意不好,她自己跳河自杀了。”

    明显的死无对证,夏叶没想到杏儿居然死了,那她的谜团该怎么解开呢?

    “那我状告岷州巡抚,贪污受贿,藐视王法,获取私利!”既然死无对证,那她就只有从江向天的口中得知事情的真相了。

    江向天拍了下案板:“现在在审你的案子,你不能随便诬告本官。”

    “这件事情也和我的案子有间接联系,所以我要告岷州巡抚!”夏叶坚持道。

    “既然有关,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张子突然开口帮衬道。

    “可是…”见张都督开口,江向天有点无力反驳,只好点头答应:“那你把诬告本官的事情说出来。”

    夏叶突然想笑,她还没说什么,这个江向天就说她诬告他。

    “既然现在是在审你贪污受贿的案子,你下去,我审案。”张子起身走到正堂道。

    “啊?”怎么他一个巡抚,从判案官成了被告人了?

    张子拍了下案板,一股威严气息立刻油然而生:“堂下女子状告他什么?”

    夏叶跪在地上:“回大人,民女被关进大牢期间,曾有位朋友在我的酒楼拿了数千金来赎我,可是全部都打了水漂,不仅没有任何回复,那些钱也都被岷州巡抚给私吞了。”

    “你胡说!”江向天根本不知道她的什么朋友,更别说什么数千金了:“大人,下官冤枉,下官并没有收到什么数千金。”

    “你说他收了你数千金,你可有证据?”张子问夏叶。

    夏叶点点头:“有!我的朋友叫冯七,大人可以宣他到堂上来和岷州巡抚对质。”

    冯七?什么时候她和冯七是朋友了?江向天眼珠转了转,有点不明白夏叶的话了。

    张子拍了下案板:“宣冯七进堂。”

    冯七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红樱带着来到了衙门,说要一起听审,现在怎么还宣他了?

    “小人冯七拜见青天大老爷!”冯七突然有股不好的预感看着跪在堂上的夏叶和江向天。

    “冯七,本官问你,堂下女子说你曾在她的酒楼拿了数千金打算赎她可有此事?”

    糟了!他虽然在酒楼拿了钱,但是却没有给岷州巡抚,全部都私吞进了自己的钱袋,如果他承认是,那么岷州巡抚肯定会反驳,但如果不承认,那他把钱拿哪里去了?

    “本官在问你话呢!”张子拍了下案板道。

    冯七被吓的一哆嗦,趴在地上道:“小人确实拿钱给岷州巡抚说要赎人,但是岷州巡抚并没有同意。”

    “你拿了多少钱给他,说要赎人?”张子又问。

    “小人…小人拿了五百金…”冯七低着头道。

    张子觉得这个冯七没有说真话,于是继续追问:“可是堂下女子说你从酒楼拿了数千金。”

    “小人确实在酒楼拿了三千金,但是小人见岷州巡抚收了钱却不办事,只好作罢没有再送,剩下的钱,小人还没得来的及还给她。”

    “你胡说!”江向天听说这个冯七拿了三千金,却只给他五百金,心里气不打一出来,干脆也都把实话说了出来:“大人明查,下官确实收了冯七五百金,但是他不是来赎人的,是让下官杀人的。”

    “哦?”张子更好奇了:“翟师爷刚刚说这个案子枯燥乏味,本官这会觉得倒是有趣的很呢!”

    翟师爷在一旁心虚的讪讪笑了两声,:“都督大人说的对,小人现在也觉得有趣了。”

    “本官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说实话还可以从宽处理,谁要是敢说假话,一律刑法伺候!”张子坐在高堂上严肃道。

    江向天想着他最多也就是贪污了这一点,如果主动坦白的话,一定会得到宽大处理,于是主动要求说出实话。

    “大人,下官愿意坦白。”

    听到江向天要坦白,冯七开始慌了,眼神有些慌乱的看了眼夏叶,本以为今天就可以解决了这个信任的宫主,没想到事情逆转,他现在倒是自身难保了。

    “快快如实说来!”张子拍了下案板道。

    “前段时间,冯七找到下官,说是要出首一个私通山匪的人,下官问他有什么证据,他说他有人证物证可以证明。”

    说到这里江向天看了眼冯七:“后来下官发现,这名女子私通山匪,证据确凿。”江向天说完从怀里拿出当日从夏叶脖子上扯下来的象牙链。

    “这是物证,这个象牙链是山匪头子的东西,在这个女子身上搜到的。”

    现在江向天已经知道了夏叶的身份,所以不敢轻易得罪,但是为了把自己尽可能的摘干净,他还是说明了夏叶私通山匪时的人证物证。

    “后来下官见人证物证俱在,于是便把她关进了大牢,可是后来这个冯七却给下官送来了金银珠宝,一共五百金,说让下官一定要处死这个私通山匪的女子。”

    “当时下官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推脱了几次,见冯七执意要给,下官只好勉强收下了,只是不知道今日她怎么说和冯七是朋友了?”江向天说完后,还装作一脸的无辜。

    夏叶本来是想让江向天承认贪污事实,然后说出杏儿为什么要诬陷她,怎么听他说,这个冯七居然背地里要她的命?这么说这一切,包括杏儿的诬告,都是冯七一手所为了?

    “冯七?”夏叶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跪在一旁的冯七,她一直只觉得冯七大概只是个奸诈之人,没想到他居然阴奉阳违,想要置她于死地!

    冯七眼神闪烁不定,不敢看满脸恼怒的夏叶,脑子里却在想些该如何解释。

    “事情可正如江巡抚所说?”张子问冯七。

    “小人…小人…”冯七想些既然他今天已经解释不清楚了,干脆直接拉夏叶下水:“是,确如江巡抚所说。”

    好在刚才江向天没有帮她澄清她私通山匪的事情,即便他承认了贿赂江向天的事情,反正夏叶也是个要被枭首示众的通匪,也许承认了江向天说的,他也罪不致死。

    “为什么?”夏叶震怒的看着冯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