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宫主息怒,属下也是为了云宫着想,不能让一个通匪之人做我们的宫主。”冯七料定即便他也入大牢,夏叶也会因为通匪入大牢,所以现在也不怕什么了。

    夏叶干笑两声,继而转身看着堂上的张都督:“大人,我现在不仅状告江向天贪污受贿,还状告冯七骗取酒楼的钱财。”

    “剩下的钱,小人只是还没来的及还回去,至于拿钱贿赂江巡抚,下人认罪!但是夏叶本身就是私通山匪的乱贼,小人也不过是想尽快为民除害!还请大人明查!”冯七直接认罪。

    好你个冯七,到这个时候了还想拉她下水:“民女冤枉!”没想到一桩冤案,竟让她揪出了冯七这个小人。

    “民女并没有私通山匪,而是被山匪劫走勒索赎金的受害人!”

    “你可有证据证明,你是受害人?”张子问夏叶。

    “有!”夏叶看了江向天一眼:“当日拿赎金赎民女的人叫陌上,他现在就在飞仙楼,大人可以派人把他带来,一问便知。”

    “来人,去带飞仙楼的陌上。”

    见张都督派人去带陌上了,夏叶继续道:“至于江向天口中的物证。”她抬头看了眼桌子上的象牙链:“这条象牙链确实是山匪的大当家送于我的。”

    “你刚才明明说了,你是被山匪绑到寨子里勒索赎金的,山匪头子又怎么会送你这么贵重的东西呢?”江向天见冯七和他的口吻一致,也不管夏叶是不是三王妃了,开始和冯七站在同一条线上,扳倒夏叶。

    夏叶冷哼一声:“问的好。”

    “民女被抓到山寨以后,发现寨子里的山匪并非是无恶不作,他们也有自己的原则,红白事不抢,老幼妇残不抢,战事粮草军需不抢,僧人不抢。”

    冯七听到夏叶的话,不免插了句:“小人还是第一次听说山匪还有原则。”

    不理会冯七和江向天的语言攻击,夏叶继续道:“于是民女就问他们,既然做山匪哪里还有这么原则?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寨子里的山匪都是丘族人,因为不满姜国对丘族人的不公平,所以才逼良为匪。”

    “经过在寨子里的几天,民女和山匪的大当家相谈甚欢,发现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男子汉,于是和大当家结了朋友,出于朋友之意,大当家送了我一个象牙链作为纪念,但是他们毕竟是山匪,为了寨子里的弟兄,他还是收了我的赎金。”夏叶心想既然她今天要翻案,也顺便为寨子里活着和死去的弟兄们们正一下清白。

    “大人。”江向天听完夏叶说的急忙也开口道:“下官觉得她说的此事,简直就是荒唐至极,令人匪夷所思。”

    张子捋了捋下巴的胡须:“江巡抚为何匪夷所思?”

    “下官觉得她简直就是在编故事,在她口中山匪头子又是热血男儿,两人又是结为朋友,还送了东西,并且从她的言语中不难听出,她极力偏袒那帮山匪,由此可见她私通山匪,确实是无疑。”

    江向天说完,冯七也立刻附和:“小人也觉得此事听起来很荒唐,山匪毕竟就是山匪,如果山匪真如她所说的那样的,为何人们提起山匪总是唯恐避之不及。”

    “民女所言,句句属实,还望大人明查!”夏叶斜睨了一眼和冯七一唱一和的江向天:“说起被抓进寨子这件事情,民女还想起来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和江巡抚也有关系。”

    江向天突然不安起来,他猜想夏叶一定是要说他受贿郝镇的事情,不过好在他并没有收到那些钱财,待会可以冷静应对一下…

    此刻,派去带陌上的人回来了。

    陌上看了眼堂上跪着的三个人,然后进来跪在地上,眼神自带闪电,傲娇道:“小人陌上,见过大人!”

    “你就是陌上?”张子看着打扮妖艳的陌上,眼神里露出一丝奇怪的目光!

    “正是!”

    “那你可能作证,当初是你拿着赎金从寨子里赎出了堂下女子?”张子指了指夏叶问。

    陌上点点头:“没错,当初确实是小人拿着五百金赎出了叶子。”

    张子思考了一下,然后看着夏叶道:“你继续讲你刚才想起的那件事。”

    “多谢大人。”

    夏叶把在寨子里时,寨子里的兄弟截获了马车的事说给了张都督听,并故意加重了马车是郝镇献给江向天美人珠宝的事情。

    冯七在一旁见此事于自己无关,于是悄悄松了口气,跪在一旁静静的听着。

    “而且当日指证民女的女子杏儿,就是其中一位郝镇要献给江巡抚的美人,民女怀疑杏儿是受了江巡抚的威胁,所以污蔑于我。”

    “大人明查!”江向天急于辩白道:“她口中的杏儿,根本不叫杏儿,而是叫紫娟,下官根本不认识那个紫娟,是冯七带来指认她私通的证人,至于什么郝镇的马车,下官也根本就不知情。”

    “你胡说!如果你不知道马车的事,又为什么调动整个巡抚的兵力去围剿山寨,还不是因为他们抢了郝镇送来给你的珠宝和美女!”

    “说话是要讲求证据的。”冯七阴阳怪气的看了眼夏叶,然后替江向天洗白,同时也洗白自己道:“那个紫娟姑娘确实是小人无意间救得,后来她在久居楼找了个活计,但是却在飞仙楼见到了当日于山匪私通的夏叶,但是心生害怕又不敢报官,于是找到了小人,让小人待之以口。”

    “小人听了紫娟姑娘的话,心生悲悯于是替她报了官,让她前来指认私通山匪之人。”

    说完冯七又把矛头指向了夏叶:“整个朝堂下来,小人和江巡抚所言都是有证据有根据的,而她却是在凭空臆测,还望大人明查!”

    夏叶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她原本只想借着翻案再于杏儿对质一番,问清楚发生了什么。

    结果却得知杏儿已经死了的事情,于是她想借助张都督的突然到来,状告江向天贪污受贿,侧面敲击出杏儿的消息,谁知竟然牵连起冯七这个暗中陷害她的小人,现在他和江向天两个老油条一唱一和,又把她陷入私通山匪的局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