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张子看过信封中的内容后,气的胡子快飞了起来:“大胆冯七!你居然敢伪造罪证,诬陷它人,欺瞒本官,草菅人命!”

    “来人!”

    “在!”

    “把他给本官拉下去重大五十大板,关进大牢,春后处斩!”

    冯七突然瘫软在地,大概已经猜到了信中的内容,没有反抗的被带了下去。

    “岷州巡抚知情不报,贪污受贿罔顾朝廷,暂且收押大牢,待本官奏明皇上再行处置!”

    “夏叶等人,无罪释放!”

    “大人英明!”等宣判完毕,夏叶跑到堂前给张子要了杏儿了遗书,和飞浪送她的象牙链。

    杏儿的遗书中说江向天答应只要她与他里应外合清剿了寨子,就会纳她为妾,让她荣华富贵衣食无忧,谁知事后却不管她的死活,本想一死结束生命的她却被冯七救了,冯七贪图她的美貌一开始对她百般好,后来却利用她的美色,让她去了久居楼说是对抗飞仙楼。

    在飞仙楼她却没想到遇到了夏叶,所以她很害怕,她觉得对不起寨子对不起采莲和狗子,所以她不敢和夏叶相认。

    再后来事情被冯七知道了,她又要挟她做伪证诬告夏叶,事后冯七还对她百般****,受不了折磨的她只能选择自尽,但是终究心里有愧,只好把事情写在了纸上。

    杏儿果然如江向天所说,与他里应外合清剿了寨子,但是没让她想到的是,杏儿的苦衷居然是为了荣华富贵。

    不过好在她还有良知,把实情写在了纸上,才让她今日可以洗脱罪名翻身。

    “大人。”夏叶看过信后,叫住了要走的张都督。

    “三王妃。”张子朝夏叶拱了拱手。

    夏叶微微一笑:“我如今已经不是什么三王妃了,张都督叫我夏叶就好。”

    看着处理完案件就要走的张子,夏叶笑了笑:“今日之事多谢张都督。”

    “下官也是秉公办理。”

    “不知道是何人让张都督来的?”夏叶挑了挑眉好奇的问。

    张子神情一愣,然后道:“下官也是途径岷州,看到府衙再审案件所以忍不住过来旁听。”

    夏叶可不相信有哪个官员,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还有心思管别人的事情,而且还管的那么认真。

    刚开始张都督来的时候,她就一直好奇,而且很显然他一开始就知道她是三王妃的身份,却还在堂上演了那一幕。

    这一切如果没有人暗中所托,夏叶实在是想不通。

    “那张都督还真是热心肠。”夏叶知道就算她怎么问,张子都不会说幕后是谁在帮她的。

    张子呵呵笑了笑:“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下官就先告退了。”

    “张都督慢走。”

    虽然不知道幕后帮她的人是谁,但是她认识的人也就那么几个,夏叶突然心里有些不安起来,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张都督走远的轿子。

    “叶子,总算水落日出了!”陌上开心的走过来蹭了蹭夏叶:“我刚才特意去看了下冯七,他的屁股都被打开花了呢。”

    夏叶笑了笑:“恶人有恶报。”

    “宫主总算是没事了。”红樱跟在陌上身后开心道。

    夏叶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红樱:“今日多亏了你。”

    “宫主这话不就见外了,这是属下该做的。”

    “你快给我们说说你是怎么到久居楼拿到的那封遗书。”陌上好奇的看着红樱问。

    红樱笑了笑:“咱们先回去,我一边走一边给宫主和陌公子讲。”

    “走吧,回飞仙楼。”夏叶挑挑眉,率先走出了衙门。

    “昨天我一直在门外听审,后来才知道冯堂主,不,是冯七,居然是他一直在陷害宫主,于是我就想着该如何救宫主。”

    红樱一边走,一边说着。

    原来红樱知道冯七背叛了云宫后,回飞仙楼后就一直在想该怎么救她。

    然后红樱就突然想起来,她提到的杏儿,心想也许从证人那里下手才是最直接有效的,但是证人已经死了。

    于是红樱带着她手下的伙计直接硬闯了久居楼,把杏儿的房间翻了个遍,结果就在桌子的花盆底下找到了那封遗书,第二天再审的时候把证据拿了出来。

    陌上听了直接朝红樱伸了个大拇指:“不亏是跟我混的,不仅比以前聪明了,连姿色都被本女医感染了漂亮了。”

    “那你这意思是不是喜欢上我了?”红樱娇羞的问。

    陌上一听吓的赶紧跑到夏叶另一边,找夏叶庇护:“刚夸你两句,你就开始原形毕露。”

    其实不是红樱变漂亮了,而是时间久了,看人的眼睛就变了,相比一开始见到红樱的时候,自大,傲慢,粗狂,自甘堕落,夏叶也不喜欢她。

    当然这些夏叶想应该都是因为酒楼不景气,再加上她的男人被对面的殷芙蓉勾搭了过去,所以才导致的。

    现在的红樱甩了渣男,想通了一些事情,酒楼生意又好,有事可做,变的自信,稳重,成熟,且忠心,自然一概的魅力就提升了。

    “辛苦你了。”夏叶很感动有这么一个忠心护主的属下,红樱与她也算不打不相识,也许只有用心去交的属下,才是最忠心的吧。

    “自从宫主被诬陷,把酒楼交给了红樱,红樱就知道了宫主对红樱的信任,所以在红樱心里,宫主就是红樱誓死效忠得主子!”

    柔情的话夏叶也不会多说,但是想让她死的人,她一定加倍奉还!

    “今天恐怕还要辛苦你和你手下的伙计了。”

    “全听宫主安排。”红樱恭敬道。

    夏叶眼神打量着浑身每个细胞都在嘚瑟的陌上,他突然有些奇怪昨天在牢房胸有成竹的他,似乎像是早就知道了什么。

    “我怎么发现这两天,你变得特别睿智呢?”

    陌上指了指他自己:“叶子在说我吗?”

    “嗯。”夏叶点点头。

    “难道你才发现本女医的睿智吗?”陌上撩了下头发,自恋道。

    夏叶干呕了两下:“我只是觉得从昨天到今天,好像有些事你知道一样,包括那个郝镇的知府,你好像知道他会说出实情一样。”

    就在夏叶刚见到郝镇的知府郝人的时候,整个人的心都哇凉哇凉的了,她想郝人这么胆小,一定不敢指认江向天,结果那个郝人却说出了实情,这样以往看电视总结经验的夏叶简直是百思得其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