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陌上掩饰着自己的小眼神,难道被叶子看出什么破绽了吗?

    “没…没有啊…”陌上用羽毛扇掩着嘴心虚道:“我可绝对不会告诉你,有人给了我一张小纸条的事情。”

    小纸条?夏叶皱了皱眉毛,然后看到陌上的袖口里有什么东西在飘动,她用手轻轻一扯,一张纸条便被她扯了出来。

    “记得带郝镇知府作证,他能帮忙。”夏叶看着纸条上的字,然后一脸惊讶的看着陌上:“这纸条是怎么回事?”

    陌上撇撇嘴,他就知道什么也瞒不住叶子,所以只好坦白了:“昨天我被衙役带走之前,一个小孩撞到我后给我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一个小孩给你的?”夏叶突然觉得很瘆人,究竟是谁在背后帮她?又是什么目的呢……

    回到飞仙楼,二楼雅间里夏叶光明正大的开着窗户,眼神盯着对面的久居楼。

    “红樱,你派人去暗中调查一下久居楼的幕后。”

    “是。”

    “有什么问题吗?”陌上看着对面惨淡的久居楼问。

    夏叶收回眼光轻笑道:“不仅有问题,问题大了。”

    这一次翻案不仅揪出了冯七,她还奇怪的发现冯七和久居楼似乎有莫大的牵连。

    杏儿的信中说冯七利用她的美貌,让她去久居楼对付飞仙楼。

    按理飞仙楼才是冯七该关心的,偏偏他却最关心对面的久居楼,还让杏儿对付飞仙楼,这不仅可疑中间恐怕还有大问题。

    “跟我去趟西南,冯七的老巢!”夏叶起身招呼了一声陌上。

    陌上放下手里的瓜子,跑到铜镜前照了照自己的妆容,然后跟着夏叶出了雅间。

    “叶子,怎么突然要去西南?”

    “西南是冯七的老巢,如今冯七被抓,恐怕西南已经大乱了。”夏叶猜测。

    红樱见宫主和陌上从二楼下来,问了句:“宫主和陌公子这是要去哪里?”

    “给我们备辆马车,我和陌上去西南看看。”夏叶吩咐道。

    “是。”

    红樱安排好马车,然后担心的问:“冯七被抓,宫主现在去西南要不要带两个伙计?”

    “不用了。”夏叶知道红樱担心什么,但是她不信西南的人都反了云宫,只听冯七的:“你跟伙计们留下来,一旦查到什么立刻通知我。”

    “宫主放心。”

    夏叶和陌上上了马车,马车一路朝西南走去。

    “把你研制的痒痒粉给我一些。”夏叶伸手朝坐在对面的陌上挑挑眉。

    陌上从怀里掏出几颗痒痒粉交给夏叶:“要不要试试我新研制的迷药?”

    “迷药?”夏叶皱皱眉头:“你又不诱奸良家少女,研制迷药干什么?”

    陌上翻翻白眼:“人家都这么美了,还诱奸什么良家少女!”

    “说正经的。”陌上从怀里又掏出几颗红色的药丸:“为了区分开,我特意把迷药的小球染成是红色的。”

    夏叶接过红色的药丸看了看,大小和装痒痒粉的药丸差不多大:“你这个女医都快成毒医了。”说完把两种药丸都收在了自己的袖子里。

    “我这还不都是为了你。”陌上翻着傲娇的小白眼:“这个迷药是当初你被岷州巡抚抓进大牢,我为了准备劫法场研制的。”

    这个理由还差不多!夏叶只好略为奖励的夸了夸他:“毒药能用到正途,你还是女医!”

    “待会是不是要大干一场?”陌上神秘兮兮,又一脸跃跃欲试的问夏叶。

    夏叶抱着手臂靠在轿子里:“看情况喽。”

    终于有机会试一下我的迷药了,陌上开心的想着然后紧张的摸了摸怀里的小药丸,然后也靠在晃悠的轿子上眯着眼小憩。

    外面一辆华丽的马车与夏叶的马车擦身而过,里面的人也在说着什么……

    “王爷,事情已经办妥了。”另一辆马车里的张子对轿子里另一位戴着面纱男子道。

    “有劳张都督。”男子声音透过面纱传来。

    “既然王妃是冤枉的,下官也是秉公办事。”张子直言。

    面纱下的男子表情松了一口气,只是心里奇怪叶子怎么离开了岷州又回来了,不过好在没事。

    “另外下官还发现一件事。”张子犹豫了下,不知道该不该说。

    男子语气突然有点紧张起来:“什么事?”

    张子想了想,实在想不通,只好把它说了出来:“王爷说她是三王妃,可是下官却听那个冯七叫她宫主,还说什么…云宫…?”

    云宫?江湖上的一个地下组织,鲜为人知,叶子怎么成了云宫的宫主?男子皱着眉头淡淡道:“本王知道了。”

    ………

    天黑之前,夏叶和陌上赶到了西南的产业点,是一个大酒庄,鑫台酒庄。

    门口有两个门丁守着,拦住了要进去的夏叶和陌上。

    “什么人?”

    “就说冯七的朋友来了,快去通报。”夏叶看着两个门丁道。

    两个门丁互相看了一眼,心道夏叶竟然敢叫七爷的名讳想必来头不小。

    “等着,我进去通报。”

    一个门丁赶快跑进去通报了。

    过了一会,一个老伯从里面出来,身后跟着两个家丁。

    老伯看到夏叶后觉得很面生,因为一般七爷的朋友他差不多都认识:“在下是府里的管家葛山,七爷不在酒庄,不知道姑娘是?”

    “你们七爷自然不在酒庄。”夏叶笑了笑,然后拿出令牌给这个叫葛山的管家看了眼。

    管家眼神里突显震惊之色,然后跪在地上道:“属下不知宫主亲临,多有怠慢。”

    夏叶呵呵一笑,然后径直走进了酒庄,刚进酒庄一股浓郁的酒香便灌满了鼻子。

    管家看着径直走进去的夏叶,和身后的一个家丁耳语了几句,然后那个家丁便出了酒庄。

    这个小举动夏叶早就看到了,包括她刚才拿出令牌时,他眼中不该有的震惊。

    一般人来说,知道她是宫主后虽然是震惊,但是眼神里也会流露出敬重,而在刚才的管家眼里,除了震惊其中还夹杂着一丝害怕和狠毒。

    “叶子,这里好多酒啊。”陌上贪婪的吸着鼻子,看着院子里摆满的大缸小坛。

    “是啊,看来酒庄的生意不错。”夏叶嘴角勾起一抹特殊的笑意,岷州三个产业点,药铺几乎入不敷出,飞仙楼又是一副空架子,而这个酒庄却是宏大华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