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身为岷州的堂主,他不关心其他的产业点,把酒庄搞的却是风生水起,像冯七这样的小人难道甘愿只用酒庄的收入上交云宫吧?

    因为就药铺和飞仙楼来看,并没有什么多余钱可以上交云宫。

    “冯堂主一直战战兢兢经营酒庄,生怕酒庄生意不好给云宫带来什么损失。”管家跟在夏叶身后,听到夏叶夸酒庄生意好后回答。

    都到这会时间了,冯七被抓的事情恐怕他们早就知道了,现在说这些又是什么意思呢?

    “葛管家,我听说这酒庄开这么大,功劳少不了和冯堂主一起打拼的其他五位庄主,劳烦葛管家这么晚了,替我请他们来一趟。”夏叶打量着葛山的表情道。

    “宫主亲临酒庄,属下已经让人去请其他五位庄主了。”

    虽然夏叶没来过西南这里,但也听红樱说了不少西南酒庄里的事情。

    当初云宫初建,岷州酒庄的生意在短短的时间内越做越大,后来她的娘亲怕酒庄忙不过来,又派给了酒庄五名云宫的人,帮衬酒庄的老板冯源,也是娘的一个老部下。

    最后在他们六位的一起努力下,酒庄从最初的一间演变成了现在的六间,现在夏叶站的这个酒庄,就是绘布图上标注的,最开始的一间酒庄。

    其他五间酒庄则有另外五个庄主管理,后开冯源死了,他的儿子冯七便名正言顺的做了第一间酒庄的庄主,最后在投票选举岷州堂主的时候,冯七还胜任了云宫岷州这一块的堂主。

    “既然葛管家已经提前这么周到的去请他们了,那么就让人去摆一桌酒席,我要今晚要宴请他们。”

    “对,顺便把你们酒庄的好酒也都拿来!”陌上早就对酒庄这大缸小罐的酒垂涎欲滴了。

    夏叶掐了不争气的陌上一下。

    陌上吃痛的捂着腰,眼神幽怨的看了夏叶一眼,结果却收到了夏叶的一个白眼。

    葛山怔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属下这就让人去办,宫主这边请。”葛山带着夏叶朝酒庄里面走去。

    陌上砸吧砸吧嘴,心道这里是自己家的酒庄喝点好酒怎么了,叶子真是小气,然后揉了揉铁定被捏青的腰,噘着嘴跟在夏叶后面。

    酒庄的布置可谓是奢侈至极,尤其是进到酒庄里面,大到亭宇楼台,小到砖房绿瓦,每一处都极度奢华,路过花园,院子里这季节该有的不该有的花,在酒庄的后花园那是随处可见。

    穿过青石铺地的花园,来到一间屋子前,红木构建的柱子和走廊,屋内装饰品虽然不多确实精湛的随便拿一样都价格不菲。

    屋内烛火通明,桌子和木椅都是红木制作的,茶杯晶莹剔透,屋子大气干净,还有两个使唤丫头。

    “宫主先在这里等着,五位庄主一会就到。”葛山说完,然后吩咐两个丫头去沏茶来,自己也退了下去。

    夏叶打量了一下屋子,心道这个冯七生活的还真是极度奢靡啊。

    “叶子,这冯七的后院也太奢侈了吧?”陌上虽然一直生活在云宫,云宫里的装扮也比这里还要好,但是初次一见这种房屋,还是有哪里说不出来的奢侈和惊艳。

    夏叶也是在王府生活过的人,但是拿这件屋子相比,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奢靡。

    “看来酒庄这些年,没少给他捞钱。”

    一会出去沏茶的丫头回来,晶莹剔透的茶杯里泡着上好的茶叶,茶香清新怡人。

    “真是好茶!”夏叶端着茶杯想要品一口,却被陌上给拦了下来。

    “叶子,这茶要多泡会才好喝。”陌上在一旁提醒着。

    夏叶慢慢的把茶杯放下,撇了眼门口的两个丫头,然后笑道:“确实,看来是我太心急了。”

    茶刚端上来的时候,陌上就发现了不对劲,虽然茶香四溢,但是其中还是夹杂了一丝淡淡的砒霜的味道。

    这么快就等不及了吗?夏叶看了眼桌子上的茶水,眼神里划过一丝心惊,若不是收到陌上的提醒,恐怕这么诱人的茶水,她要一饮而尽了。

    “宫主,五位庄主来了。”葛山进来看了眼桌子上丝毫未动的茶水通知道。

    夏叶挑了挑眉:“把酒菜端上来,然后请五位庄主进来。”

    “是。”

    长长的桌子前,夏叶坐在正中间,陌上坐在他的左手边。

    五个男子进来后,跪在地上齐声道:“属下参见宫主!”

    “不必多礼,都起来吧。”

    等他们五个起身后,夏叶挨个打量了他们一下:“五位庄主都坐吧。”

    五个年轻男子互相看了看对方,然后入座在桌子旁边。

    看着五个青年男子,大概都是娘当时部下的后人了。

    “今日本宫主亲临酒庄,看到酒庄如此蒸蒸日上,本宫主替云宫欣慰!”夏叶说完举起碗里的酒水:“我先敬大家一杯!”

    五个男子先是犹豫了一下,然后才端起酒杯一干为敬。

    酒庄的管家葛山也在一旁候着,夏叶看着冷峻的气势,在桌子底下踢了陌上一脚,提醒他不要贪杯。

    “诸位庄主可知道我今天来酒庄的目的?”夏叶直接问道。

    五个男子还是互相看了看对方,没有说话。

    “葛管家,你可知道?”夏叶问向一旁的葛山。

    “属下不知,还请宫主明示!”

    “今天本宫主来,是要惩治一位云宫的叛徒,另外暂时接管酒庄。”

    “接管酒庄?”其他五个人听到夏叶的话都扭头议论纷纷。

    其中一个穿黑衣服的男子直接一副质问的口气问夏叶:“不知道宫主要处置何人,又为何要接管酒庄?”

    另外一个个子很高,眼上有块胎记的男子也问道。

    夏叶抿抿嘴,看着他们两个答道:“云宫叛徒就是你们的冯堂主,冯七。”

    听到夏叶说的黑衣男子又开口了:“冯堂主对酒庄兢兢业业,怎么就成了叛徒了?”

    “宫主不会是搞错了吧?”胎记男子故意挑动其他人问。

    夏叶笑了笑,已经确定了两位冯七的鹰犬,然后看着他们道:“冯堂主被关进了大牢,春后处斩。”说完夏叶看了看他们的表情,没有震惊,看来都知道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