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好了,三位庄主都回去吧。”夏叶看着他们三个没有多说什么。

    “宫主就这样放他们走,不怕放虎归山?”谢文泽皱着眉头问。

    夏叶笑了笑:“如果他们是老虎我不会放了他们。”

    “另外,徐华和庞计的酒庄,就由谢庄主和孙庄主先代劳。”

    “是,宫主。”孙一岳拱手道。

    谢文泽好像还在芥蒂夏叶放走他们的事情,情绪不高道:“是,宫主。”

    王安低着头看着脚尖,见谢文泽和孙一岳离开,也跟着一起离开了。

    “叶子,你怎么了?”陌上觉得今天叶子很不对劲。

    “没什么,只是觉得很累。”夏叶疲倦眨了眨眼:“找间房间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第二天一早,酒庄里的伙计就开始酿酒,见到夏叶后都纷纷停下手里的工作叫她老板。

    夏叶知道,她们一定是口服心不服,人心总是这样,很难收服。

    “老板,葛管家走了,柜台的账本整理没人做了。”一个小伙计跑过来一脸为难的看着夏叶。

    “带我去看看。”夏叶心里只感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然后转身看着陌上:“去叫孙庄主过来。”

    陌上吃着苹果,然后点点头,出去了。

    走到柜台,夏叶看着出账和入账的账本,问刚才的那个小伙计:“你是以前跟葛管家打下手的小伙计吗?”

    “是。”小伙计点点头。

    “好,那你把今天的出账和入账,到晚上做个汇总给我,我负责整理。”夏叶粗略的看了下葛山以前记的流水账,大致便知道了流程,整理账本这个事情还难不倒她。

    “是,老板。”小伙计看了看时间,然后又道:“老板,今天悦来客栈的老板要来酒庄,说是和葛管家谈一谈下半年的酒水。”

    天啦噜!夏叶撇撇嘴:“你今天什么活都不要做了,把凡事和酒庄有关的生意往来的人都给我讲一遍。”

    像她初来乍到,面对酒庄一窍不知,所以还真是烧脑,夏叶坐在凳子上听着小伙计在一旁说着,她一边听一边点头。

    无意间撇了眼小伙计,突然想到什么:“停!”

    “怎么了老板?”小伙计挠挠头问。

    “既然你对这些事情这么了解,酒庄里的柜台事情就先由你暂时管着,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再来找我。”夏叶看着小伙计,还蛮机灵的感觉,应该可以用。

    “老板,我…行吗?”小伙计有点不自信的问。

    夏叶哈哈一笑:“我说你行你就行,在任期间拿和葛管家一样的月银。”

    小伙计一听赶紧点头:“多谢老板,小聪一定不负老板重托。”

    小聪?夏叶摆摆手:“好了,你下去吧。”

    过了一会孙一岳和陌上回来了,夏叶赶紧把孙一岳叫进了屋里,昨天她观察了一下,还数孙一岳通晓事理一点,谢文泽脾气好像太肘了一些。

    “宫主找属下可是有急事?”孙一岳紧张的问。

    “没什么大事,孙庄主先坐。”夏叶让孙一岳先坐下,然后看了眼陌上:“去给孙庄主沏杯茶来。”

    “我…去沏茶?”陌上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问。

    这酒庄其他的人,她也不敢用,怕再给她下了砒霜,所以只能吩咐陌上了:“还不赶紧去。”夏叶拿起桌子上的糕点砸了陌上一下。

    陌上拍了拍他漂亮的衣服,然后去沏茶了。

    “孙庄主,我今天叫你来是有一件事要跟你说。”

    “宫主但说无妨。”

    夏叶点点头:“那我就直说了,现在酒庄没了冯七和葛管家,以前和酒庄有交情的老板我也不认识,所以想麻烦你来替我接待和酒庄有生意的一些老板。”

    孙一岳拱手道:“宫主言重了,这一切都是属下应该做的。”

    “那好,酒庄的一些事情就先拜托孙庄主了。”

    陌上端着沏好的茶放到孙一岳面前,夏叶挑挑眉:“我的呢?”

    陌上伸着一直红红的手指委屈的看着夏叶:“你看,人家手都烫红了。”

    阿西吧!夏叶真是服了陌上这个家伙了:“你不是女医吗,自己敷药不就行了。”

    “如果没有其他的事,属下就先告退了。”孙一岳起身道。

    “去吧。”夏叶点点头。

    时间如此又过了一日,陌上那厮蹦哒着手里拿着一封信进来:“叶子,有你的信。”

    夏叶接过陌上手里的信,拆开看了看:“是红樱的信。”

    陌上在一旁看夏叶一会皱眉头,一会又松开,好奇的问:“叶子,信里写了什么?”

    “这个冯七真是胆大包天!”夏叶一把把信拍在了桌子上:“他竟然背着云宫,私自经营起了自己的生意,红樱在信中说久居楼的幕后老板居然是冯七,如今冯七被抓久居楼也完了。”

    她就说,冯七怎么可能光靠一个酒庄,却不管其他产业,合着这一切都是他搞的鬼,飞仙楼之所以不景气还不都是被久居楼打压的。

    那如果这么说,药铺旁边的酒楼也是冯七的了?难怪酒楼八百金急着卖出,接着冯七就来了。

    那晚暗杀她的人,她一直觉得不像是皇后安排的人,看来那就是冯七的人了?

    好一个暗度陈仓!夏叶真觉得是小看他了,要不是他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她还不知道这里面居然还有这种事情。

    “冯七居然敢这么做?”陌上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跟不上思维了。

    “他有什么不敢做的,他连我都想杀!”夏叶深深的感觉到了江湖险恶,好多事情她丫的都想的太简单了。

    “那这么说,他想杀你是因为他觉得你危及到他的久居楼了?”陌上努力跟上思维问。

    夏叶点点头:“肯定是这样,难怪上次翠月楼那么突然就要变卖,这肯定是冯七怕我知道了,所以主动收了收尾巴。”

    “然后他又让你去西南,结果你去了西北彻底危及到他,所以他只好暗地里陷害你。”陌上难得一见的大脑清楚道。

    “不好了不好了。”小聪突然急匆匆的跑来了后院。

    “怎么了?”夏叶起身紧张的问。

    小聪缓了口气道:“不好了老板,以前和酒庄有生意来往的老板突然都找上门来,要求退了已经定了咱们酒庄的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