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当天晚上,红樱送的钱就到了,其中还有一封信,信中红樱说她已经把对面的久居楼收购了,改名飞仙楼二号,三十六姬现在几乎火遍了整个姜国,每天都有各地的慕名者而来。

    看到这里夏叶欣慰的点点头,也算没有辜负她的一片良苦用心。

    次日天一亮,谢文泽和王安就找上了门,原因是现在要买酒的人快踩破他们的门槛了。

    “不卖。”夏叶直接道。

    “宫主,现在正是我们销售新酒的好时机,为何不卖?”谢文泽不解。

    “我说不卖,那肯定是时机不对。”夏叶说完,孙一岳也来了。

    “情况怎么样?”夏叶看着孙一岳问。

    “宫主,现在酒几乎已经要闹危急了,其他酒庄的酒轰然抬价。”孙一岳开始有些担心,这么大笔钱买酒,最后会亏损。

    “停止买断。”看来时机差多了。

    夏叶数了数手指,然后看着他们三个:“明天晚上中午,开门放酒,另外放出消息,只卖三百坛。”

    “是,宫主。”

    他们三个退下后,夏叶让陌上跟她出去逛逛。

    这个陌上自然很是乐意。

    来到酒庄这么多天,夏叶还是第一次出来呢,这一趟夏叶特意关注的就是酒楼和客栈还有小餐馆。

    在经过一家客栈的时候,一个喝的烂醉如泥的酒鬼抱着酒坛子从客栈里面,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嘴里还嘟囔着什么。

    “我要喝鑫台酒庄的酒,你们竟然敢拿假酒骗我,打死你们…打死…”酒鬼还没说完就抱着酒坛倒在了地上。

    夏叶勾了勾嘴角,然后继续走,途径一个脂粉味特别重的烟花之地,她本想快速离开,却听见了两个男子如下的对话。

    “听说了没有,鑫台酒庄的酒喝了能让人魂不守舍,绕梁三日,****美女作陪。”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还附带着两声奸笑。

    “何止啊,听说酒入口的香味可以根据你想喝什么味道就能变换出什么味道。”另一个男子也很神醉的推崇道。

    “只可惜,这种酒只有河西的一个小地方有买,而且每天只买一坛,价高者可以小饮一杯,完全到不了人们口中所说的********的醉态。”男子可惜道。

    另一个男子也叹了口气:“不过,我听说还真有个有钱的人喝了鑫台的酒,最后喝醉了,醒来的时候整个人像脱胎换骨,说是梦里有仙女作陪,把他浑身的病态都赶跑了。”

    “你说这鑫台酒庄怎么不卖酒了?不然咱们还都可以享受一下那种脱胎换骨之感觉。”

    男子嬉笑道:“你若真想喝,那咱们明日就不来这烟花之地了,去河西碰碰运气。”

    陌上看见夏叶停在烟花之地的门口,赶紧把她拉开了:“叶子,干嘛在那种地方坑愣神,你不是想进去吧?”

    夏叶拍了陌上脑袋一下:“你才想进去呢!难道你没听见刚才那两个男子说什么吗?”

    “听到了啊。”陌上一脸好奇的问:“怎么了吗?”

    夏叶两只眼睛笑的都快眯成了一条缝:“没想到外面把鑫台的酒传的居然这么厉害,都快成灵丹妙药了。”

    “切!”陌上翻了翻白眼:“这算什么!”

    “怎么?难道还有比这个更厉害的?”夏叶一脸期待的问。

    “当然有了,什么灵丹妙药,喝了可以化羽飞仙,喝一口百病包除什么的…。”

    天啦噜!“真的假的?”夏叶没想到才短短几天的功夫,谣言就被传这么邪乎了。

    陌上砸吧砸吧嘴:“赶紧走吧,你一个女子,再站在这烟花之地,人家要以为你是哪个了。”

    “……”

    “哎,那个上次没有退货的老板生意是不是火爆了?”夏叶吃着陌上买的烤地瓜问。

    陌上吹了吹地瓜,然后点点头:“你刚才没听那两个人说吗,就是河西的一间小餐馆,现在已经扩张成大餐馆了。”

    “这么夸张!”夏叶简直惊呆了!

    看来谣言越传越厉害,效果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预算,本来她只是想让他们宣传一下酒庄的酒,这也是一种销售手段,可是现在看来效果完全就像是加了特技啊!

    在快回到酒庄的时候,三五个人围在一个胡同角落里指指点点,夏叶撇了眼没太在意,倒是陌上,似乎很好奇一般,拉着她非要去凑个热闹。

    “真是可怜呢。”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看他有手有脚却做起了乞丐,还喝的烂醉。”

    三五个行人看了一会便离开了,夏叶看着蓬头垢面,浑身衣衫不整的躺在角落的男子,然后又看了眼陌上:“你要救他?”

    “我可没你这么好心,没钱的买卖我可从来不干。”陌上撇撇嘴,一脸他很贵的样子。

    夏叶白了陌上一眼:“那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陌上摇了摇扇子,然后指了指地上那个醉酒的男子:“我知道叶子喜欢乐于助人,所以就带你过来了。”

    阿西吧!“我看你真是闲的*疼。”夏叶看着地上的男子,蓬乱的头发掩盖着他的面目,仅露的半侧脸也是沾满了泥垢:“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看他有手有脚的,说不定真像刚才人说的,我救人也是有原则的好吗?”

    地上烂醉如泥的男子,似乎像是听懂了夏叶的话一样,突然发神经一样爬起来:“给我酒…我要喝鑫台酒庄的酒…。”

    “你别过来!”夏叶生平最怕的就是酒疯子,看到男子突然朝她扑来,吓得夏叶赶紧躲在了陌上的后面。

    陌上用羽毛扇掩嘴笑了笑:“没想到叶子也有怕的时候。”看到叶子慌乱之下躲到他身后,陌上立刻觉得自己男人味又足了不少,挺挺胸脯一脸得意的说。

    夏叶听到陌上这么说,慢慢的瞄出一只眼睛,发现原来醉酒的男子被自己脚下的碗绊倒了,根本没朝她扑来。

    “你居然敢笑我?”夏叶一脸很不爽的样子看着陌上:“还不是你们,让你们宣传酒庄,结果现在连乞丐都宣传到了,你们宣传的也太过头了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