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陌上扭捏着腰肢走近夏叶:“人家就爱上了,可怎么办呢?”

    看着陌上噼里啪啦带电的眼睛,夏叶直接两只手指头戳到了他的双眼:“死开!不然戳瞎你。”夏叶说完浑身打了个颤抖,这丫的简直不是人。

    刚刚若不是她淡定推开了他,恐怕她现在鼻血要喷出来了,这么想着夏叶担心的擦了擦鼻子。

    “老板…老板…”小聪蹦哒着从外面进来。

    夏叶看着像是中了陌上毒的小聪,招招手道:“淡定,发生什么事了?”

    小聪刹住脚,欣喜的看着夏叶:“老板,以前退货的商贾通通来找老板了。”

    “他们来做什么?”夏叶悠然的端起茶喝了一口。

    小聪挠挠头:“老板,他们来肯定是看我们酒庄的酒卖的好,所以想要来跟我们谈生意的。”

    “不见!”夏叶会不知道他们来的目的,只是这群人把她的酒庄当什么了。

    “这…”小聪不确定的问了句:“老板真的不见吗?”

    “叶子,干吗跟钱过不去,咱们酒庄可没有钱够你任性了。”陌上在一旁提醒道。

    擦!夏叶一口茶没喝完就站了起来:“让他们去客堂等我。”

    “是。”小聪赶紧屁颠屁颠的跑出去了。

    夏叶转身回到铜镜那里,修正了一下妆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特别喜欢穿红色的衣服。

    再配上红色的朱唇,魅惑的烟熏妆,夏叶撇了一旁的陌上一眼,自然魅力不比他差哦。

    “在这里等着吧。”夏叶勾了勾嘴角看着陌上。

    陌上看着越发漂亮的夏叶,心里那叫一个生气,不甘示弱的撩了下头发:“为什么不让我去?”

    “上次你假扮富商,我怕你被他们识破了。”夏叶说完走了出去,留下一脸不开心的陌上。

    到了客堂,夏叶魅惑的眼睛扫视了一下客堂内的商贾。

    见夏叶进来,各位商贾都从椅子上起来。

    夏叶走到椅子旁看着诸位商贾笑了笑:“让大家久等了。”然后坐下。

    那些商贾见夏叶坐下才敢坐下。

    “不知道诸位今天又集体来是做什么?我们酒庄可不欠诸位的钱了。”夏叶淡淡道。

    “夏老板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今天来其实是想来跟酒庄谈生意的。”一个满面油光,看起来富态十足的中年男子开口道。

    小聪站在夏叶身边,小声的提醒着:“这位是惠新酒楼的老板,吴中。”

    “吾老板是在跟我们酒庄开玩笑吗?我们小小酒庄可不敢再和各位谈生意,你们说退货就退货,我们酒庄确实亏损了几万金。”夏叶一副害怕的样子道。

    吴中旁边一个瘦弱的男子,和吴中成了鲜明的对比,他叹了口气看着夏叶愧疚道:“我们也是受了奸人的挑拨,所以才和酒庄退了生意往来,现在是诚心的想和酒庄谈生意。”

    “这个是悦来客栈的老板,黄为钱。”小聪低声道。

    “黄老板。”夏叶笑了笑一脸好奇道:“不知道诸位老板是受了谁的挑拨?”

    “还不是那个葛山!”一个男子气愤道:“要不是他,我们餐馆也不至于亏的一塌糊涂!”

    看着如此激愤的男子,夏叶眨了眨眼:“王老板可是河西的一家餐馆?”这个夏叶早有耳闻,听说河西原是有两家餐馆和酒庄合作。

    上次死活不退货要和酒庄合作的餐馆如今是如日中天,把以前河西的霸主天天餐馆打压的不成样子。

    男子悔恨的叹了口气:“正是。”

    夏叶了然的点点头:“可是诸位那天来的时候,可是打着冯七不在所以要退货的名号来的。”

    “这…”

    各位商贾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无言以对的低着头。

    夏叶笑了笑看着诸位商贾:“大家放心,我夏叶不是爱记仇的人,大可一笑泯恩仇,如今各位老板想来诚心与我鑫台酒庄合作。那么我也不好将各位老板拒之门外。”

    “那这么说夏老板是同意继续和我们合作了?”吴中欣喜的问出了大家心中所问。

    “当然。”夏叶笑着,眼底却闪过一丝精光。

    “夏老板果然是女中豪杰,心胸不凡。”悦来客栈的黄为钱说完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钱袋:“这是上次的退货钱,我如数拿出来,还是和酒庄继续按合同合作。”

    其他商贾也都纷纷效仿,拿出上次退货的钱。

    “可是各位手里已经没有合同了,怎么还能按以前的合同合作呢?”一个个老奸巨猾,还想拿以前的钱数,当真以为她傻吗?

    “这个无妨,既然夏老板已经答应继续和我们合作,我们再重新写一份合同便是了。”吴中带头表示。

    夏叶干笑两声:“看来各位老板还不知道,我们酒庄最近推行新款鸡尾酒,价位要比普通的糯米酒高,以前各位老板签订的合同价位,已经不能再作数了。”

    “可是我们一直都是这个价位合作的啊,难道夏老板还要给我们涨价吗?”吴中语气没了刚才的喜悦,反而是怨怼。

    “以前是以前,如果各位老板没退过合同,我或许还能按以前的价位卖酒给大家,可是现在你们和我都是新的合作,以前的自然不能作数。”

    黄为钱皱了皱眉头问:“那按夏老板的意思,现在这新款酒要多少钱:”

    “我们这款新酒,名叫鸡尾酒,老少妇孺皆宜,分为两款。”夏叶先说了一下新研制的酒水,然后略显为难道:“各位以前又都是和酒庄合作过的,价位自然是要最优惠的。”

    听夏叶这么说,各位商贾才放心的点点头:“那是自然,不知道这新酒夏老板给我们按多少钱?”河西餐馆的老板一脸理所应当的问。

    夏叶伸了一根手指道:“一金一坛。”

    “一金一坛?”

    “夏老板这是在说笑吧?”

    “就是啊,我们以前酒水最多一锭银一坛,你这要的也太多了吧。”

    不狮子大开口一下,你们还真以为酒庄没了你们就不行了,她倒要看看是鱼离不开水还是水离不开鱼。

    “各位老板没有听错,我们酒庄的新款鸡尾酒,一金一坛。”夏叶又一字一字的清晰重复了一遍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