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老板,你这个价位未免也太狮子大开口了,外面酒庄的酒给我们的价位都是一锭银或者更少,但是我们念及以前的合作交情,觉得既然价位差不多还是继续和鑫台酒庄合作,但是夏老板这价位,真的是太夸张了。”吴中语气严肃道。

    “夸张?”夏叶挑了挑眉:“一分价钱一分货,既然吴老板觉得价位不合适,那就请吴老板不要念及以前的合作情分,另选酒庄吧。”

    他们当真以为她不知道,这段时间要不是她打击假冒鑫台酒庄的酒,让他们几乎没有了生意可做,他们会再来找她继续合作?

    “夏老板这话说的太不顾以前的情面的,我们来这里完全是为了以前合作过的情分,希望夏老板这个价格可以再稍微压一点。”黄为钱开口道。

    “看来各位老板今天不是诚心来跟我们酒庄谈生意的,倒像是来论情分的,只是可惜夏叶刚当上酒庄的老板,不知道各位以前和冯老板的交情。”夏叶说完特意的看了眼吴中:“这个鸡尾酒就是这个价格,不妨各位老板先回去想想,到底要不要合作的时候再来找我吧。”

    见夏叶离开,各位老板都纷纷议论开来。

    “这完全就是在漫天要价啊!”

    “现在酒庄的酒价格可是以前酒的十倍啊。”

    “可是不跟鑫台酒庄合作,我们根本连生意都没得做啊。”

    各位商贾在叹气声中散去了。

    小聪捂着嘴笑了笑,想到以前这些商贾来的时候一个个都跟大爷一样,现在被老板打脸的真是爽!

    “回来了,谈的怎么样?”陌上无聊的翻着夏叶画的图纸,放下嘴里叼着的毛笔问。

    夏叶步子轻盈的走到椅子旁坐下:“一笔没谈成。”

    “什么?一笔没谈成你还这么高兴?”陌上嗓子高了一个音调。

    “虽然没谈成,但是我心里爽啊!”看到那些老板吃瘪的样子,她就觉得爽,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他们还真拿自己当大爷了。

    以前把那些冒充鑫台酒庄的酒卖到一金一碗的时候怎么不说了,现在她要一金一坛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好吧,你开心就好。”陌上把毛笔卡在耳朵上,拿着图纸指了指上面的一个杯子:“这个杯子的杯角这么细,能行吗?”

    夏叶看了一眼:“这个就是高脚杯。”然后又问:“让你去做这些杯子做的怎么样了?”

    “我找了河西一家最好的玉器师傅,他说可以做,不过价格很高。”陌上很好奇这些奇奇怪怪,姑且可以称为杯子的东西,为什么非要用玉做?

    “金子有价玉无价,他要多少钱给他多少钱就是了。”这种高脚杯,必须要用通透的玉做,为的就是凸显玻璃杯的感觉,只是可惜这里没有玻璃,只能用玉代替了。

    陌上撇撇嘴:“好吧。”然后又好奇的问:“只是你做这些干什么?”

    “开酒吧,午夜骚年们的狂欢之地。”自从来到这个破古代,什么娱乐的东西都没有,所以她就只好自己动手创造娱乐了。

    到时候还要把她的三十六姬请来助阵,夏叶美美的想着。

    “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听起来好好玩的样子。”陌上已经被夏叶脑子里的新花样征服了。

    “天不早了,你还不回去睡觉?”夏叶看着还赖在她房间的陌上催促道。

    “睡这么早,你刚才不是还说什么午夜的狂欢吗?”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喜欢和叶子待在一起的感觉,很开心。

    夏叶张了张嘴话还没说出来,就感觉一个东西贴着她的脸飞了过去,然后她旁边烛台上的蜡烛就灭了。

    屋子里突然暗了下来,夏叶吓的咽了下口水,眼睛一时还没能接受黑暗,就感觉一个冰凉的东西贴着她的脖子。

    “啊!”陌上那家伙直接吓的大叫一声:“叶子,你在哪里?”陌上努力的在黑夜中眨巴着眼睛。

    这个白痴,能不能不要说话!夏叶眼睛适应了黑暗,已经大致可以看清人影,在陌上的身后还有一个男子。

    陌上敏锐的听到耳后的呼吸声,再加上刚才他叫叶子,叶子没有回答,他就知道屋里一定来了不速之客挟持了叶子。

    但是还没来得及让他从怀里掏出药丸,陌上身后的男子就把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老实点!”

    陌上坐在椅子上,紧张的问:“你是谁啊?”

    “少废话!”男子低哑着声音,然后开始和对面挟持着夏叶的男子说话:“现在怎么办?”

    挟持着夏叶的男子动了下手上的刀:“把这两个都带走。”

    夏叶不知道来人是谁,但是看来现在他们不急着杀她。

    等眼睛完全适应了黑暗,夏叶看着坐在椅子上的陌上,想用眼神告诉他,她喊一二三然后一起反抗跑。

    结果这厮根本对不上她的眼光,只是一脸花容失色的喘息:“你们是谁啊,要把我带去哪里?”

    陌上背后的男子一把揪起还坐在椅子上的陌上,然后低声道:“老实点,给我走!”

    夏叶身后的男子也开始用刀架着她往外走。

    这两个人脑子是有问题吗?居然带着她和陌上就这样出去,不怕被外面酒庄的伙计发现吗?

    刚出了夏叶的房间,陌上不知道发什么疯,突然一把推开了身后的男子。

    夏叶一惊,也赶紧狠狠的踩了他身后男子一脚,然后脱离他的控制。

    “你丫干什么,知不知道差点害死我?”夏叶摸了摸脖子,一股黏黏的感觉。

    “我刚才身上好痒,不是故意的。”陌上一边跑一边说。

    身后两个人男子立刻朝他们追来,陌上扭头一看两个男子要追上他和叶子了,立刻大声的喊叫着。

    经过陌上这么一喊,院子里立刻亮起了烛光,夏叶情急下拉着陌上就进了酒窖。

    两个男子看着烛火通亮的院子,心道已经被发现了,于是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夏叶和陌上跑掉,然后转身离开了。

    带着陌上一路跑到酒窖的夏叶,累的上气不接下气,躲在一个酒窖后面。

    陌上也屏住呼吸看着酒窖门口:“叶子,他们好像没有追来。”陌上擦了擦汗,然后转头看着没有回答的叶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