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孙一岳,谢文泽还有王安又来了,看到夏叶醒后,齐声叫了声宫主。

    “什么事?”陌上一边喂夏叶药一边问他们三个庄主。

    “属下已经查到昨晚的凶手了。”谢文泽拱手道。

    “是谁?”陌生赶紧追问。

    谢文泽好奇怎么陌上一直替宫主答话,但还是对着夏叶道:“就是葛山和徐华还有庞计,他们三人对宫主怀恨在心,所以雇了凶手想要抓住宫主,然后要挟宫主。”

    夏叶听后感觉心寒,她不计前嫌放他们走,他们却恩将仇报,怀恨在心。

    “他们现在在哪?”陌上感受着夏叶写的字,然后问。

    “现在已经被抓起来,就绑在柴房。”谢文泽这次回答是看着陌上,因为很奇怪。

    “宫主怎么了吗?”孙一岳发现宫主在陌公子手里写着什么,然后陌公子替宫主说话。

    陌生放下手里的药碗:“你们宫主伤了脖子,暂时不能说话。”

    “严重吗?”王安一听紧张的问。

    陌上自信的摇摇头:“有我在没意外,没什么大事,过几天就好了。”

    “宫主打算怎么处置他们?”谢文泽迫不及待的问。

    至于怎么处置他们,其实夏叶心里也没打算,总不至于再把他们都交给衙门吧?

    “这件事等过几天再说。”陌上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谢文泽有些不甘心,但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没什么事,你们就先回去吧,现在她最好的是要多休息。”陌上替夏叶下了逐客令。

    三个堂主走后,陌上让夏叶好好休息,然后自己出去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等夏叶再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陌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头发显得有些凌乱。

    像陌上这么爱美之人,夏叶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邋遢。

    去哪里了?

    夏叶写在陌上手上。

    “我听说附近有个山,我去采了些金银花,对你嗓子恢复有帮助的。”陌生指了指桌子上的金银花。

    这次的药里,陌上也特意让小聪加上的金银花。

    喝过药后,夏叶感觉嗓子舒服多了,金银花的味道多少也有掩盖住药的苦涩,不像以前喝药之后,都睡醒了嘴里还有一股中药味。

    “你的那些高脚杯什么的,河西的师傅已经做好了。”陌上起身去旁边拿了两个过来:“就这样的,你看行吗?”

    夏叶接过陌上手里的高脚杯,是翡翠玉做成的,但是不够通透,看上去一片绿色。

    还能再薄一点吗?

    陌上摇摇头:“不能了,再薄就不能用了,这已经很薄了。”

    她知道这个高脚杯已经接近最薄的程度了,但是还是不够通透。

    下次让他用和田玉或者白玉做,就要这个薄度,玉质不用很好,通透就可以。

    夏叶在陌上手心里写了一大段话,害的陌上感受了四五遍才懂。

    “知道了,要多少呢?”陌上问道。

    夏叶想了想,既然要开酒吧自然要多着点:每一种先做五百个,好的话再做。

    “五百个?”陌上感觉叶子简直是疯了:“每一种五百个,你这图上有十几种呢,他就和他徒弟两个人。”

    你自己看着办。

    夏叶不讲理的写完,又继续写了一句话:急着要!

    “好吧好吧,这事我来想办法。”不想让夏叶太激动了,所以再大的压力陌上都担上了。

    还有。

    “还有什么?”陌上看着微微泛红的手心,换了只手问。

    帮我租一间看起来还不错的房子,然后我改天画图纸给你,你去布置。

    “行。”陌上点头答应。

    夏叶真是后悔,当初没去学室内设计,想她学了律师,做了律师又能怎么样,来到古代什么都没帮了她,反倒是一些平常有些粗略研究的东西,和生活常识帮了她不少。

    为了让夏叶脖子上的伤口尽快恢复,陌上帮她拆了纱布,换了些药膏,然后又涂上祛疤的药膏,又用新纱布帮她裹上。

    说实话,脖子这里受伤真的是难受的要死,夏叶还是脖子上有痒痒肉那种,虽然现在她脖子上的痒痒肉已经被吓的不敢再痒了,可是真的好难受。

    尤其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只能一个姿势不能动。

    就这样,睡姿一向不好看的夏叶老老实实的像木乃伊一样睡了一晚上。

    第二天的时候,夏叶实在是待不住了,要求起床!

    陌上执拗不过她,只好答应,但是却不允许她乱跑,只是让她才屋子里来回走动一下。

    夏叶托着自己的脑袋,感觉是不是要掉下来一样,真是可怕!

    慢慢走了两步,夏叶做到椅子上,让陌上伺候她纸笔,她要画一下酒吧的大致布置图纸。

    陌上乖乖的帮夏叶摆好纸笔,然后跟贤内助的在一旁磨墨。

    因为不能低头,皇冠会掉…额,不是,脑袋会掉,所以画图的时候,全程都是夏叶的眼睛在动,整个过程,夏叶得眼睛都是往下用力瞅着,累的时候就翻翻白眼。

    也不知道是不是脖子在长肉的原因,感觉很痒,但是陌上又不允许她抓,她就只好忍着了。

    一边画一边想,夏叶无聊的时候就不自觉转了下笔,结果她忘了她手里拿的是毛笔,直接转了陌上一脸的墨汁。

    夏叶捂着肚子,无声的笑了起来,但是怕扯动伤口,夏叶的笑从震动直接调成了干笑。

    陌上摸了摸脸,看着手上的墨迹,整个脸阴的比脸上的墨水还黑。

    但是看在夏叶是病人的份上,陌上只好忍着去洗脸了,浑身上下,陌上最注重的就是脸了。

    树可以不要皮,但是他要脸!

    见陌上跑去洗脸,夏叶只好继续画画。

    洗完脸回来的陌上,也继续磨墨。

    忙活了半天,夏叶让陌上对着画上的吹了吹,目的是干墨迹。

    然后又让陌上喝了口茶喷在上面,提升画的栩栩如生。

    陌上拿过夏叶的杰作欣赏了一下,然后指着中间一个圆台,上面一根柱子不解的问:“这是什么?”

    跳钢管舞的地方。

    “哦。”陌上不知道钢管为何意,所以自动把跳钢管舞,缩减理解为跳舞,就是和三十六姬跳的那种舞。

    “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保证帮你办好!”陌上拍着胸脯子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