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寺庙里好像没有人,夏叶手脚被绑,她只能用眼睛四处打量着。

    她这是被绑架了?夏叶想着一般把人丢在寺庙应该属于那种绑架勒索那种。

    寺庙里面没人,外面一定有人把守,夏叶想着也没敢乱动怕发出声响打扰到外面的人。

    然后一点点的磨蹭着想要换个地方,可是却听到外面有声音传来,夏叶立刻装死躺在刚才的地方。

    门被推开了,一道月光正好照在夏叶的脸上很不舒服。

    “老大,人抓到了。”一个男子的声音道。

    然后夏叶就感觉好像有一双脚一直在她脸旁边走过来走过去。

    “你们办的很好。”

    夏叶奇怪了,这个被男子称为老大的居然是个女人。

    “那老大准备怎么处置她?”男子问。

    女子冷哼一声:“当然是交给更重要的人来处置。”

    “是。”

    然后夏叶就感觉自己被扛了起来往外面走。

    “小心!”

    夏叶一直装晕,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听到女子的一句小心,她就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凹槽!夏叶感觉她的五脏六腑都要碎了,然后她痛苦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男子倒在她旁边。

    蒙面的女子看到夏叶醒来,想要过去杀了夏叶,却被来人拦了下来。

    是齐缥缈。夏叶咳嗽着,感觉胸口巨疼,恐怕她的肋骨也要摔断了。

    他怎么现在才来,他不是自己骑马走了吗?

    夏叶倒在地上,看着齐缥缈和那个蒙面女子打在一块。

    其中有两个黑衣人看到后,想要过来先杀了夏叶。

    天啦噜!她现在是不是毡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

    夏叶被绑着手脚根本动弹不得,她用力的窜动着,可是却还是原地刨坑。

    “师傅救我!”夏叶看着步步紧逼的黑衣人吓的大叫道。

    齐缥缈抵退女子一剑然后过来救夏叶。

    可是女子偏偏要拦住齐缥缈,目的很明显就是要除掉夏叶。

    齐缥缈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脚踢在女子肚子上,然后快速朝夏叶走来,一剑刺死了一个黑子男子。

    可是却被另一个黑衣男子用剑划中了肩膀。

    女子也冲了过来,现在齐缥缈肩膀手上,又是以一敌二,夏叶感觉情况很不妙,于是用力的窜到刚才那个黑衣男子旁边。

    夏叶费力的用手扣着那个掉在地上的剑,想用它隔断绳子,可是绳子绑的太紧夏叶根本抓不住剑也不上力气。

    “师傅,帮我划断绳子!”夏叶用尽全身的力气,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背对着齐缥缈,希望可以借助他的剑隔断绳子。

    “那样太危险了,赶快躲到一边!”齐缥缈吼道。

    夏叶知这样割绳子很危险,可是总比到时候都死在这里强:“我让你割你就割,那么多废话!”

    齐缥缈踢开黑衣男子,然后又挡开女子的攻击,反手朝夏叶两手中间切去。

    收回手里的剑,齐缥缈来不及看情况就又和他们两个打在一块。

    夏叶感觉手臂一松,然后她快速的解开脚上的绳子,从怀里掏出两颗药丸,看我不痒死你!

    夏叶蹲在地上瞄准黑衣男子,结果却打偏了,打在了女子的手臂上。

    黑衣男子叫夏叶手脚松开后,也不管齐缥缈的阻拦,任由齐缥缈在后背砍了一剑,然后朝夏叶扑来。

    女子则是死死的缠住齐缥缈,甚至不惜肉搏。

    齐缥缈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夏叶被黑衣人伤害,于是不管女子的阻拦直接朝夏叶跑去。

    女子见齐缥缈一心想要护住夏叶,飞身扑在齐缥缈的身上,用手死死的缠住了齐缥缈的双腿。

    黑衣人像疯了一样就是要杀掉夏叶,吓的夏叶退到了一个角落里,就连把手里的药丸丢在他身上,他都没反应。

    “你别过来,我会武功的!”夏叶紧握着拳头,大不了鱼死网破!

    黑衣人呲着牙朝夏叶刺去,夏叶吓的蹲下本想抱起一块石头拼了,结果她高估了自的力量,石头太重她根本抱不起来,于是只好抱着自己的头了。

    齐缥缈见情况危急,一剑刺在身后女子的背部,女子吃痛的松开后齐缥缈三步并两步跑过去踢开了黑衣人。

    被踢在一旁的黑衣人看到女子死了,突然转身跑出了寺庙。

    夏叶拦住想要追出来的齐缥缈:“你受伤了!”

    夏叶看到齐缥缈的左手一直在滴血,赶紧把他扶回了寺庙里面。

    然后扯下自己的衣服绑在他的肩膀上,天空突然轰隆隆下起了大雨,夏叶好不容易在贡台上找了半根蜡烛点燃。

    齐缥缈脸色发白的靠在桌子旁边,然后竟然渐渐的昏迷了好过去。

    “喂,师傅,你醒醒啊?”夏叶拍了拍他的脸,却发现他的脸火辣辣的热。

    天呐!发烧了,夏叶赶紧扶着齐缥缈躺下,然后又撕下自己的衣服从外面用雨水打湿敷在他的额头上。

    半夜夏叶迷迷糊糊听到他说渴,摸了摸他的额头,上面本来湿透的衣服已经被烧干了。

    夏叶立刻又去接了点雨水,然后挤到他嘴里一点喝,然后又把湿的衣服继续搭在他的额头上。

    如此重复了几次,天就凉了,夏叶开始有点担心还没有醒来的齐缥缈。

    这荒山野岭的,她又背不动他,去哪里给他找大夫呢?

    寺庙外面又躺着几具死尸,这样夏叶更不敢出寺庙了。

    “喂,师傅,你快醒醒,不然我也学你一样把你丢在这里就走了。”夏叶拍着齐缥缈的脸吓唬道。

    “听到没有?我可不是在吓你,我真走了?”夏叶继续拍着齐缥缈的脸,直到她发现齐缥缈的脸都被她拍红了。

    天啦噜!不会吧,她好像也没用多大力气啊?

    夏叶看着自己的手,再看看齐缥缈的脸,突然觉得她现在好像在虐待病人一样。

    “你再拍我,我不病死也被你扇死了。”

    夏叶本来凑近齐缥缈的脸,想看看那个五指印,结果他突然睁开眼说了这句话,直接把夏叶吓的蹲在地上。

    “师…傅,你醒了。”夏叶讪笑两声。

    齐缥缈闭了闭眼睛,虚弱道:“扶我起来。”

    “哦,好。”夏叶把齐缥缈扶起来,然后问:“师傅是想干吗?嘘嘘吗?”

    齐缥缈一愣,然后无语的看着夏叶:“嘘你个头,天都亮了,还不快走是想等着来人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