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哦,对对对。”夏叶恍然大悟:“那咱们赶紧走!”夏叶说完拉着齐缥缈就要走。

    齐缥缈恨不得一脚踢开夏叶:“你是不是傻,我肩膀受伤了还拉我?”

    “对…对不起。”夏叶看到齐缥缈肩膀上又出现了新的红色,吓的赶紧松开了拉着齐缥缈的手。

    在经过寺庙的院子的时候,夏叶故意不看那些经过一夜冲洗已经泡芙了的尸体,可是齐缥缈却拉住她,指着地上的女子问:“你认不认识她?”

    “不认识。”夏叶用手捂着眼睛,漏出两个指缝看了一眼又立刻合上,简直是太恐怖了,她要做噩梦的。

    齐缥缈又看了眼那个女子身上挂的腰牌,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那应该是皇宫里的东西。

    出了破庙,齐缥缈找到昨天他安置的马,然后两个人骑上马离开了破庙。

    他们走后不久,果然有人来了破庙,打探了一下破庙后又匆匆带着尸体离开了。

    “主子,除了他们的尸体,属下没看到其他的东西。”

    “都死了?”慕容云震惊的问。

    “是,就连青樱,也死了。”男子跪在地上把事情如实说了。

    青樱死了?慕容云不敢相信的看着跪在地上的暗影。

    “另外属下还在破庙外面几百米的地方发现了另一个暗影的尸体,应该是来报信的路上死的。”

    “屡杀屡败,究竟你们是饭桶还是那个丫头有神仙护体?”慕容云简直恨透了夏叶。

    本来上次侵吞北漠的计划天衣无缝,结果却被那个臭丫头搅黄了,那个臭丫头屡次坏她好事,果然和她娘一样,天生是她的克星!

    “给我继续派人,必须要把她给我杀喽!”慕容云恶狠狠的道。

    齐缥缈一会浑浑噩噩一会清醒,也不知道马儿带着他们到了哪里。

    “前面有一个小村庄,不如我们先到前面看看有没有大夫,好医治一下你的伤口。”

    “好。”齐缥缈有气无力道,然后驾马来到了小村庄。

    现在已经是午时了,村子里家家户户都升起了青烟。

    夏叶摸了摸干瘪的肚子:“你先在马上等着,我去给你找大夫。”

    齐缥缈坐在马上点点头。

    “有人吗?”夏叶敲了敲一户人家的门,看里面传来饭菜的香味,该是都在吃饭了。

    一会从小院里走出来一位大婶,她开开门看着夏叶:“姑娘,你找谁?”

    “你好,大婶,我想问一下,这个附近有没有大夫或者乡医之类的?”

    大婶想了想然后点点头:“有,你沿着这里一直往里面走,最后一家就是了,我们这里的人有病了都是他那里。”

    最后一家,夏叶站在这里看了看,然后点点头:“谢谢你啊大婶。”

    “你有救了!”夏叶走到齐飘渺面前牵着马,然后朝村里面走去。

    根据刚才那位大婶的指点,夏叶敲着马来到了最后一户人家敲了敲门:“有人吗?”

    “谁?”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我是来看病的。”夏叶隔着门道。

    过了好久里面没了声音,夏叶贴着门听了听,然后一脸奇怪看着齐飘渺:“怎么没声音了?”

    看着因为失血过多渐渐又想要昏厥的齐缥缈,夏叶刚想再继续拍门,门就打开了,一个年过古稀的老者手里拄着拐棍:“手伸出来。”

    夏叶乖乖的把手伸过去,然后老者把着夏叶的手腕,过了会又松开:“姑娘,看你的脉象不像是有病之人啊?”

    嘎?刚才是在把脉啊?

    “不…不是,受伤的不是我。”夏叶赶紧走过去扶齐缥缈下来。

    这个老头也真是的,不问清楚就乱把脉,果然行医的都与众不同。

    “大夫,你看看他的脉象。”夏叶把齐缥缈的手递过去给老者。

    老者眯着眼睛,手腾空抓了几下然后把住齐缥缈的手腕。

    “看他脉象虚弱,身体上可是受了很严重的伤?”老者问。

    这还用说吗?肩膀上这么大块血迹瞎子都看的见:“是的,他肩膀被剑划了个大口子,大夫,他还有救吗?”

    “当然有救。”老者转过身朝里面走去:“先扶他进来吧。”

    夏叶听后赶紧扶着齐缥缈进了小院,小院的台阶处晒着些许草药,老者走进屋里后让夏叶帮他先放到床上。

    老者让夏叶帮忙把齐缥缈的伤口揭开,夏叶有点胆怵的闭着眼睛解纱布,结果却胡乱的扯痛了齐缥缈的伤口,痛的他倒吸一口冷气。

    夏叶只好睁着眼睛弄了,血淋淋的伤口足足有十几厘米长,夏叶看到那么长一道伤口突然就哭了起来。

    齐缥缈要不是为了救她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都是她不好。

    “姑娘别哭了,他伤的很重如果不快点止血的话,恐怕就会有生命之忧。”看着端来一个药箱递给夏叶。

    “从里面拿出白色的瓶子。”老者指着夏叶手里的箱子道。

    白色的瓶子?夏叶擦了擦眼泪,然后找到一个白色的药瓶:“是这个吗?”

    “姑娘看着是那就是。”老者眯着眼睛继续道:“把瓶子里的药撒在他的伤口上。”

    “哦。”夏叶照做把瓶子里的药撒在了齐缥缈的枪口上。

    因为伤的是肩膀,所以齐缥缈只能侧着身子躺着。

    做完这些后,老者又让夏叶穿针引线,点燃一直蜡烛。

    “把银针在火上烧一下消毒。”老者在一旁指挥着。

    等针消完毒后,夏叶把针递给老者,她知道待会一定是要缝合伤口,她最见不得这一幕,等会她就会到外面等着。

    老者眯着眼睛看了眼夏叶:“缝吧姑娘。”

    “什么,我…我缝?”夏叶拿着手里的针线问。

    “我眼睛不好,壮子又去山上采药了,所以这个只能你亲自动手了。”

    眼睛不好?难怪老者看东西都是眯着眼睛,可是让她缝伤口,她不敢啊。

    “我…我不行的,我害怕。”夏叶声音颤抖道。

    “你要是不缝,血就会越流越多,难道你想眼睁睁的看着他死?”老者说完走到一旁慢慢坐下:“别怕,我在旁边会教给你怎么做。”

    “我…我不行的…”夏叶双手颤抖着把针丢在一旁。

    “叶子,动手吧,我能忍得住。”齐缥缈嘴唇干白道。

    夏叶鼻子一红,眼泪又掉了出来:“师傅,我…我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