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姑娘,再耽搁下去,就是神仙下凡也没用了。”老者在一旁催促道。

    不行,齐缥缈不能死,夏叶用袖子抹了把眼泪,重新拿起了针线:“师傅,你一定要忍住。”

    齐缥缈点点头。

    夏叶从旁边拿了一个木棍:“你咬住它,万一痛的时候你就咬它。”

    齐缥缈一开始是拒绝的,后来在夏叶的软磨硬泡下还是用嘴咬住了木棍。

    夏叶重新给针消毒,双手尽量避免颤抖,然后开始一针一针的缝合伤口。

    她知道齐缥缈一定很痛。可越是这样她就越不能心软,否则他只会更痛。

    看着齐缥缈额头上的青筋,夏叶加快了手下的动作,她只想快点结束这炼狱般的折磨。

    终于最后一针缝完了,夏叶给线打了个结,然后就听见咯嘣一声,齐缥缈居然把嘴里的木棍都咬断了,然后就痛的昏了过去。

    “大夫,他这是怎么了?”夏叶满手是血的问。

    “没事,你快再拿白色瓶子里的药给他撒上,然后用纱布绑住伤口。”老者在一旁指挥着夏叶。

    “白色瓶子,白色瓶子…”夏叶拿到白色瓶子后,双手已经抖的不行,额头也渗出了汗水。

    也许是夏叶太紧张了,精神高度集中所以才没有使她晕血。

    等一切处理好后,夏叶再看她双手的血,竟然也直接倒在了地上。

    等夏叶醒来的时候,还是因为饭菜的香味,她被饿醒了。

    她记得她当时不知道怎么就晕了,然后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了,现在再看她,躺在一个躺椅上,身上还盖着一个毛毯。

    师傅呢?夏叶起身然后走到外面那间屋子,齐缥缈还侧身躺在床上,她慢慢的走过去,看了一眼他的伤口,不再出血了。

    再看脸色,也不像刚才那么苍白。

    “姑娘,你醒了。”老者一手端着碗一手拄着拐棍进来。

    夏叶看到后赶紧把碗从老者的手里接了过来:“大夫,他这就算是好了吧?”夏叶指了指床上的齐缥缈问。

    老者点点头:“只需要慢慢养着就可以了。”

    “姑娘快把这碗药喝了吧。”

    “哎。”夏叶端着药就要去喂齐缥缈,可以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大夫是说这碗药给我喝?”

    “姑娘晕血又加上精神过度紧张,导致身体供血不足而晕倒,这碗药可以帮助姑娘恢复。”老者说完又道:“那位公子的药壮儿在外面煎着呢。”

    夏叶透过窗子看到外面蹲着个男子在煎药,想必那个就是老者口中的壮儿了。

    其实夏叶最不喜欢的就是喝药了,以前生病感冒的时候,医生开的药丸她都要磨蹭半个小时才能吃下。

    可是这毕竟是老者的一片好意,如果不喝就太说不过去了,夏叶狠狠心咬咬牙,憋着气一口干了。

    浓浓的中草药味差点没让夏叶吐出来,她捂着嘴硬生生的没让自己吐出来。

    “阿巴阿巴…”

    在外面煎药的男子,端着一碗药进来。

    “把药放桌子上吧。”老者看药煎好后,让壮儿把药放在桌子上。

    “阿巴阿巴…”男子指着桌子上的碗又指指床上的齐缥缈,不知道对夏叶说的什么。

    他是个哑巴吗?夏叶皱了皱眉,然后看向老者。

    “这个就是高壮,壮儿,他不会说话。”老者看着夏叶解释道:“他刚刚是在告诉你,等公子醒来记得让他喝药。”

    夏叶明白的点点头,然后对高壮道:“谢谢。”

    高壮害羞的挠挠头,然后又巴拉巴拉不知道说的什么。

    “好了,姑娘听不懂你说的什么,快去把今天采的药晒起来去。”老者催促道。

    点点头,然后听话的出去晒药了。

    “不知道那个高公子是另?”夏叶很好奇,这个高壮到底是老者的孙子还是儿子。

    老者看向外面晒草药的高壮:“他是我以前上山采药捡来的,因为发高烧,小时候脑子烧坏了,但是壮儿心眼很好,很孝顺,我一直拿他当儿子。”

    原来是这样啊,老者眼睛不好,壮儿又是个哑巴,两个人搀扶着倒也算得上是互相扶持。

    “看的出来,高公子是个好人。”夏叶笑道。

    “姑娘好生照顾公子,待会吃饭。”老者说完便出去了。

    夏叶帮齐缥缈盖了盖被子,没成想却被他盖醒了。

    “你醒了?”夏叶坐在旁边担心的看着齐缥缈。

    齐缥缈稍微动了动:“光这样扭着,胳膊都麻了。”

    “胳膊麻了?”夏叶一听,立刻站起来:“那要不你趴一会?”

    齐缥缈表情不舒服的点点头,然后在夏叶的帮助下,翻身趴在了床上。

    “来,把药喝了。”夏叶断过桌子上的药,因为齐缥缈不方便喝,她只好一勺一勺的喂他。

    “今天多亏了帮我缝合伤口。”齐缥缈难得说话这么平静。

    但是夏叶却摇摇头:“是我该谢谢师傅,要不是师傅舍命相救,也许现在躺在这里的就是我了。”

    “你都叫我师傅了,我又怎么可以看着我的徒儿有危险不管呢?”

    “说的也是!”夏叶想了想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让齐缥缈吐血的话。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师傅不是骑马走了吗,怎么又拐回来了,还救了我?”

    听到夏叶这么问,齐缥缈含糊道:“因为忘了客栈一样东西,回去取的时候就碰巧看到你出事了。”

    说的好像也慢符合情理的,夏叶砸吧砸吧嘴问:“师傅饿不饿?”

    “废话!你失血这么多试试!”齐缥缈听到这里就火大了,他何止饿还渴了呢。

    夏叶撇撇嘴:“那师傅等着,我去给你拿饭来。”

    安逸的农家小院,吃过晚饭后,夏叶坐在门口看星星,今晚的天空繁星密布,看来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

    “公子好多了吧?”老者在院子里整理着草药问。

    夏叶点点头:“好多了,都有力气吼我了。”

    夏叶发现高壮好像总是有意无意的看她,一开始她以为是她多心了,后来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干脆回了房间。

    也许正如齐缥缈说的,他失血太多所以很疲惫,刚吃过饭就睡着了。

    现在也不知道她这是在哪里,夏叶想着坐在椅子上竟然睡着了。

    然后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搭在了身上,夏叶猛的睁开眼就看到高壮在给她盖毛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