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高壮?”夏叶惊讶的看着眼前的高壮:“你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去睡?”

    “阿巴阿巴…”

    高壮不知道再说些什么,然后笑着跑开了,夏叶突然觉得很害怕,不自觉的的靠在齐缥缈的床边睡着了。

    可是半夜的时候,她发现高壮又来了,这次是夏叶觉得有什么一直在盯着她,所以她就无意识的睁开眼睛了。

    然后就看到高壮蹲在地上,一脸乐呵呵的看着她。

    夏叶吓的尖叫一声:“你干什么?”

    高壮好像被夏叶的这一叫给吓到了,起身脸色茫然的指着桌子上的药碗,然后又指指床上的齐缥缈。

    齐缥缈也被夏叶的一叫给惊醒了,看着屋里的多出的一个男子,他表情一严肃:“你是谁?”

    “师傅,他是这个房子大夫的干儿子。”夏叶慌忙解释道。

    想来也可能是她误会了,高壮可能只是来给她送药的。

    “你是不是想说,这碗药是给他的?”夏叶指了指齐缥缈问。

    高壮害怕的点点头,然后就跑了出去。

    “既然他是大夫的干儿子,你刚才叫什么?”齐缥缈好奇的问。

    “没事,应该是我想多了。”夏叶端起桌子上的药:“师傅,喝药吧。”

    这次没用夏叶喂,齐缥缈用右手拿着碗直接喝了。

    看外面的天色,应该离天亮还有段时间,夏叶让齐缥缈再睡会,她却是再也没有了半点睡意,就那样一直熬到了天亮。

    “师傅肩膀上的伤,今天可以上路了吗?”夏叶想去吐蕃了,所以一早醒来就问齐缥缈。

    “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即刻出发也不碍事。”齐缥缈不以为意道。

    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不知道他这才一天到底行不行。

    不过既然他说了没事,那就应该是没事了,早上喝药老者煎给齐缥缈的药,夏叶便提出了要走的事情,然后从怀里掏出一锭金子给老者。

    “多谢大夫的救命之恩,这是给你的诊金和留宿费。”

    老者眯着眼看了会夏叶给他的钱,然后又把钱还给了夏叶:“只是用了些草药,留宿一晚吃了些粗茶淡饭,哪里用的到一金这么多钱。”

    “粗茶淡饭却是我们的救命饭,一锭金子对于一条人命来说真的算不了什么,我希望大夫可以收下。”夏叶觉得只要命在多少钱都是无所谓的。

    “这钱老夫是万万不能收。”见老者态度坚决,齐缥缈拦住夏叶,然后自己掏出了一锭银子给老者:“大夫的救命之恩,这些钱总该能收了吧?”

    他行医看病,最多也就收了几文钱,这一定银子对他来说也确实多了,但是他也不好再推辞只好收下:“老夫本想留公子和姑娘多留几日,既然姑娘和公子执意要走,那老夫也就不拦着了。”

    夏叶冲老者点点头,然后看着院子里问:“高公子呢?”

    “他一早上山采药去了。”老者淡淡道。

    既然去采药了那就不跟他告别了,夏叶和齐缥缈上了马然后出了小村庄。

    “现在咱们该往哪里去啊?”出了小村庄,夏叶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的问。

    “吐蕃在极南,自然是去南边了。”齐缥缈说完直接驾马朝南边去了。

    自从夏叶离开岷州后,陌上代替她管理三十六姬的同时,还要对付那些整日找叶子的无聊之人。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们来了,才让陌上确定叶子已经出岷州了。

    越往南天气越暖,等到了吐蕃,夏叶浑身只穿了一件纱裙也不感觉冷。

    满眼望去的绿色让人看起来真舒心:“终于到吐蕃了!”

    齐缥缈直接驾马进了城,不一样的地域,不一样的人情,果然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吐蕃和姜国有很大的不同,他们的服饰更多的像是少数名族的感觉,感觉身上像是披了个单子。

    她们除了服装另一个就是发饰,不管男女老少都带着一个帽子,女的帽子上还会有装饰品。

    入乡随俗,来到吐蕃第一件事,夏叶和齐缥缈就先换了身行头。

    把马系在一旁后,夏叶和齐缥缈开始四处晃荡,品尝美食和水果,吐蕃的水果除了新鲜外那就是品种多了。

    “我可没有和女孩子逛街的习惯。”齐缥缈四处看了看,然后蹦出这么一句话。

    “所以呢?”夏叶问。

    齐缥缈撇撇嘴,然后就在夏叶不注意的时候又开溜了。

    不是吧?真走啊?她这初来乍到的,根本不了解吐蕃风情,好歹等她找到个地陪再说啊。

    “听说前面郭员外老爷的女儿今天要抛绣球选亲,要不要去看看?”

    “好啊。”

    夏叶跟着熙攘簇拥的人朝前面走去,然后一脸茫然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直到一个圆圆的,绣着花还挺好看的球落在她手里。

    周围突然想起了一片叫好生,然后都闪开空间,把她包围在了一块。

    这是什么情况?夏叶抱着手里的球抬头看了眼,然后就看到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也在看着她。

    好吧,她现在是在女扮男装,可是现在这情况来看,她是走了****运,所以接到了一个女子抛的绣球?

    “不…这是…误会…”还没容夏叶解释,就有两个家丁把她架了过去,一路直接到了二楼女子抛绣球的地方。

    “这位公子,你接住了本员外女儿抛的绣球。”一个富态十足的员外笑嘻嘻的看着夏叶道。

    “不是,员外你可能误会了…”夏叶摆着手要解释,结果他们这些人根本没把她的挂放在眼里。

    而是自顾自的:“把小姐请出来。”

    夏叶拿着绣球丢不是不丢不是,然后就看到一个吨位比较大的女子从后面的屋里走出来,头上盖着红布。

    出来后那个员外让他的女儿掀开盖头看看抛绣球的女婿可还满意?

    女子娇羞的掀开红盖头看了夏叶一眼,然后扭捏的点点头:“女儿全凭爹爹做主。”

    “好!”那个员外开心的看着夏叶:“不知道公子姓甚名,谁家住在哪里?老夫也好即可去下聘礼。”

    下聘礼?这丫的还是招赘啊?夏叶这些可不干了,直接把绣球丢在地上:“这个绣球我不是故意接的,这完全是个误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