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公子这是什么意思?是看不起本员外还是想侮辱本员外女儿的名声?”那个郭员外挺着个五月大的啤酒肚子问夏叶。

    “没有,我什么也不想。”夏叶赶紧摆摆手解释,怎么实话实话说还有一种摊上大事的感觉了?

    “那公子就安安心心招赘,明日我员外府会八抬大轿迎娶公子。”郭员外也不问姓甚名谁了,直接要八抬大轿了。

    玩着么大?

    夏叶慌了,这完全就是赶鸭子上架啊!夏叶本来想说明自己是女儿身,但是一想到这里是吐蕃,也不知道那个郭员外会不会告她个欺瞒罪,那她不就玩完了?

    可是这里哪还有一个人肯听他解释,郭员外走后,她就直接被伙计架着回了员外府。

    “误会,误会啊…”夏叶一路叫嚷着,结果还是被抬进了员外府,然后直接把她锁在了屋子里。

    “开门,快开门,你们这是强人所愿!”夏叶拍打着房门,她要不要这么悲催,她又不是断袖,即便她是断袖也不要娶那么大吨位的。

    “相公,你就别喊了,看你嗓子都哑了。”门外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隔着门板如果不看人,光听声音的话,你一定会被这个声音迷惑,以为门外是个大美女。

    可惜她刚才什么都看到了,她才不要入赘。更不要娶一个女人,大她两圈的女人。

    “你都说了我明天就是你相公了,你们现在怎么可以这么关着我,这样我会留下阴影的。”夏叶冲着问在喊道。

    “可是爹爹怕你跑了,说不让我开门。”门外的女子说完嘻嘻笑道:“奴家觉得就这样和相公说话也挺好的。”

    相公?谁是你相公!夏叶强忍着怒气,刚来吐蕃就被关起来,她一个女人明天还要娶亲?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看来这个郭员外也是为了他女儿的事犯了愁,所以不得不出此下招了。

    那么如果她想出去的话就只有在门外女子身上想法子了:“好…好啊,我也觉得和你聊聊天也挺好的。”

    门外的女子听到夏叶这么说,脸蛋一红娇嗔道:“你坏!”

    夏叶强忍着吐意,继续问:“还不知道小姐闺名?”

    “叠字,晶晶。”门外的女子搅着手帕道。

    “晶晶。”夏叶故意装作很喜欢的样子:“真好听!”

    “相公还是第一个夸奴家的呢。”门外女子大概是娇羞的跺了跺脚。

    夏叶一个没站稳赶紧扶住了门:“确实是好听,听到你的名字我就总想和你一起去放风筝。”

    “放风筝?”门外女子语气有些激动,但最后又掩盖下去:“可是爹爹说了,打开门你就跑了。”

    “你放心我不会跑的。”夏叶一看有戏赶紧继续哄骗。

    “哎呀!”门外女子娇哼一声:“咱们还是换个话题聊吧,奴家还不知道相公的名字呢。”

    “李业。”夏叶说了个自己以前在殇国用的名字,然后无比失落的道:“今天天气微风可真是个放风筝的好日子。”

    门外女子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没有给夏叶开门:“等咱们拜了堂,以后放风筝的日子多着呢。”

    谁要拜堂了!夏叶翻了翻白眼,老天要不要给他开这么大个玩笑?

    “算了,既然你不愿意,那我也不勉强了,日后也许会想起今日之事再无放风筝的心情。”夏叶言语中故意带着威胁,意思很明显,你丫今天要不放我出去,以后甭想我跟你去放风筝。

    “可是…”门外女子内心在挣扎着:“那你答应我,我放你出来,你不能跑。”

    嘿,有戏了!夏叶听了立刻保证恨不得跪下发誓:“我保证不跑,我只是想陪你去放风筝而已。”

    “那好吧。”门外女子答应了。

    然后夏叶就听到开锁的声音…

    “晶晶,你在干吗?”突然一个声音吓的郭晶晶浑身一抖。

    “爹。”

    什么?那个郭员外来了?夏叶瞬间感觉整个天空都黑了,乌云密布。

    “晶晶,你怎么就记不住呢?”郭员外在门外对郭晶晶语重心长道:“你难道不记得以前那些男人是怎么哄骗你,然后又逃跑的吗?今天终于给你选了女婿,如果跑了爹这辈子都不再管你的事啊!”

    郭员外说完,便生气的离开了。

    等郭员外离开后,夏叶继续不死心道:“别听你爹的,你快给我开门,咱们去放风筝。”

    夏叶说完就听到外面传来抽啼声:“爹把我的钥匙拿走了。”

    完了完了!夏叶瘫坐在地上,这下跑不了了。

    就这样除了晚上送饭的时候开了次门,其他的时候任由夏叶怎么折腾都没人理她,

    后来夏叶折腾累就睡着了,第二天一早锣鼓声响起,门也被人打开了。

    然后就进来两三个伙计,手里拿着喜服什么的:“姑爷该换喜服了。”

    夏叶惊恐的后退着:“你们都出去。我自己换。”

    伙计听话的退下后,夏叶扒着窗子看了看外面,这里是二楼,如果跳下去不死也要残废了不值。

    她要想个办法赶紧离开这里才行,夏叶焦急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一旦拜了堂就什么都晚了。

    夏叶突然想起了以前电视里面演的,一般出现这种情况,他们都会用床单把自己吊下去。

    可是现在就一个床单,根本够不到底啊?

    夏叶把眼神突然放到喜服上面,她跑过去拿起衣服扯了扯,质量还挺好!

    加上这些应该就够了吧?夏叶把床单还有喜服都死死的绑在一块,然后用拜堂时两人新人牵着的红布条系在腰上,另一头的单子夏叶把它系在床板上。

    为了安全起见,夏叶又把个个死结又紧紧。

    “姑爷,您穿好喜服了吗?”外面传来家丁的声音。

    “等…等会。”夏叶退到窗边,深吸一口,死就死了,反正比拉去和一个女子拜堂的好,那样也真是耽误了她。

    “啊…”夏叶从窗户跳下去后,却发现绳子还是不够,差一米多够不到地。

    要不要这么悲催?夏叶感觉自己的腰快被勒断了。

    她用力的慌着绳子,希望可以抓住旁边瓦屋的窗子,然后立足把绳子解开。

    “不好了,姑爷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