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听到声音后,抬头一看,门口的伙计已经发现她了。

    没办法了,夏叶用力一荡成功抓住了旁边瓦屋的窗子,解开腰间绳子后,顺势爬到了瓦屋的房顶,沿着房顶开溜。

    跑着跑着,突然走到前面没路了,这下她可怎么下去?

    难道还要退回去沿着刚才的窗子下去?那要是万一再被抓回去了呢?

    就在夏叶犹豫不决的时候,脚下突然一滑整个人朝后面倒去。

    天啦!死定了!夏叶大叫着挥舞着手臂,但是她感觉她好像身体并没有和大地接触。

    她小心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男子一脸奇怪的看着她。

    “兄台,你没事吧?”

    夏叶低头看了下,自己与地面只有他一个抬脚的距离,于是夏叶尴尬的从男子的怀里跳下来:“我没事,多谢这位兄台出手相救。”夏叶学着男子的样子道。

    男子有趣的看着夏叶:“你这是在逃婚吗?”

    “你怎么知道?”夏叶奇怪的问。

    男子指了指她的腰,夏叶低头一看才发现原来她腰上还系着大红色的布条。

    “咱们两个还真是有缘,我也是为了逃婚出来的。”男子一副同病相怜的样子道。

    “你为什么逃婚?”她逃婚是因为此事违背了天地阴阳结合的道理,和那个女人的吨位。

    现在他一个正常的男子逃婚,不是他有喜欢的人,那就是不喜欢要和他结婚的人。

    “因为我心里有喜欢的人。”男子说起来一脸幸福道。

    看吧,就知道是这样,还真被她猜对了。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和自己不喜欢的人结婚了。”夏叶丢下这句话冲男子摆摆手准备离开。

    “在下明旭,还不知道兄台的姓名。”男子问冲着夏叶的背影问。

    “在下李业。”夏叶回头冲男子眨了眨眼。

    但是夏叶刚走了两步,突然转过身反方向跑了起来,明旭看夏叶朝他这边跑来,奇怪的看了眼他身后。

    一群凶神恶煞的伙计,前面带头的一个堪比杨玉环的女子,手里拿着一个手指头粗的麻绳。

    “相公,你给我站住!”

    “快跑!”夏叶在经过明旭身旁的时候好心提醒了一句,她真怕这个员外小姐不分青红皂白,在迫切需要人拜堂的情况下直接绑了明旭也不是不可能。

    臧明旭一看这情况不用夏叶提醒,也立刻撒丫子就跑。

    那群伙计和员外小姐整整追了他们五条街,最后夏叶感觉她都要跑脱水了。

    “李兄…不要告诉我,刚才那个女子就是…就是要与你拜堂成亲的那个?”臧明旭喘着气问。

    夏叶已经累到不能说话,只好点点头做回应。

    “那你这婚确实该逃!”臧明旭一脸同情的看着夏叶。

    一股香菜的味道,似近似远的传进夏叶的鼻子,夏叶扭头一看才发现,他们两个人原来停在了一个馄饨摊那里。

    馄饨摊的老板一脸错愕的看着他们两个,手里拿着勺子都愣着不知道做什么了。

    “要不要喝馄饨?”夏叶问臧明旭。

    臧明旭吸了吸鼻子,很满足的香味:“好。”

    “老板,来两碗混沌!”

    夏叶和臧明旭坐下后直接道。

    这下老板反应过来了,然后点点头:“好嘞,两位客官稍等!”

    过了一会两碗馄饨端了上来。

    “你除了心里有喜欢的人所以要逃婚了,还有别的原因吗?她长得漂亮吗?”夏叶一边吃着馄饨一边问。

    臧明旭嘴里塞的满满的,有点口齿不清道:“她长得很漂亮,只可惜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那你喜欢的人呢?”夏叶好奇的问,既然有喜欢的人直接去找喜欢的人不就行了。

    说到这里臧明旭好像突然就不开心了,过了好大一会才淡淡道:“她嫁人了。”

    “嫁人了?”夏叶扒拉了碗里最后的两口:“那你就傻了,既然你喜欢人已经嫁人了,那就说明你没有机会了,而且要跟你结婚的那个女子长的也很漂亮你又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

    臧明旭也放下碗筷:“谁说嫁人了就没机会了。”

    看着臧明旭眼里的自信,夏叶真是搞不懂他的自信是哪里来的。

    古代都讲究三从四德,一个女人再嫁那是不好听的,而且好像也没有几个男人可以接受吧。

    如果真的话也只能说是用情至深。

    “天色不早了,我要走了,明兄后会有期!”夏叶起身抱了抱拳。

    “我也要走了,和李兄一起。”臧明旭没想到逃个婚居然还能遇到同病相怜的知己。

    “哎…两位客官。”混沌摊的老板拦住准备要走的夏叶和臧明旭:“两位还没结账呢。”

    夏叶回头看了看桌子:“明兄为何不结账?”

    “我没有钱。”臧明旭直言道。

    “没钱?”夏叶看着穿的挺富裕的臧明旭,以为他是哪家的有钱孩子,心想认识一顿请她吃顿馄饨用不为过,没想到这厮居然说他没钱!

    “那现在怎么办,我也没钱?”夏叶摊摊手问,他的兜现在比脸都干净,齐缥缈走的时候夏叶忘了把包袱拿来。

    臧明旭一脸茫然道:“我出门从来不带钱的。”

    “老板,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两兄弟出来的急都没带钱,你看先欠着怎么样?改天我们带了钱再还给你?”夏叶商量道。

    “我们这是小本生意从不赊账!”

    夏叶一听来气了:“怎么着还怕我们赖账不成?”

    馄饨摊的老板更是嗤之以鼻:“看你们两位穿的都挺华丽的,没想到居然连几文钱都没有,还要赊账。”

    “别说了,我把这个玉佩给你你看够不够?”臧明旭从腰间拿下一块玉佩给混沌摊老板。

    混沌摊老板接过玉佩看了看,然后较忙点头:“够了够了。”

    “李兄家在哪里?”臧明旭问。

    “家?”夏叶突然想起来,她还想刚来吐蕃还没有家:“我没有家。”

    臧明旭震惊的看着夏叶:“那你睡哪里?”

    夏叶挠挠头:“明兄有地方睡吗?”

    臧明旭也摇摇头:“我现在是有家不能回,和没地方住有什么区别。”

    “那这么说,咱们两个今晚是要露宿街头了吗?”夏叶咽了咽口水问。

    “如果照理说的话,我们没钱确实要露宿街头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