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嘴上还是松了口:“明兄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明兄难道没别的事情要做吗?”

    “没有啊。”臧明旭摇摇头。

    “呵呵。”夏叶干笑两声:“那一起吧。”

    走了两条街,夏叶扭头看了看旁边的臧明旭,现在他跟着她,她要不要看绘布图要不要带他一起去吐番的产业点呢?

    “都闪开,闪开……”

    夏叶正犹豫着的时候就被人一把给推开了:“我……”夏叶张口要说脏话,但是看到是官爷又硬生生的给咽了回去。

    怎么吐番的街上也这么多官兵巡逻,夏叶目送那些像螃蟹一样横着走的官兵,然后想跟臧明旭唠叨一句,结果发现她身边早已经没了臧明旭的身影。

    人呢?夏叶看了一圈,然后在旁边一个卖女人用的肚兜摊发现了他的身影:“喂,明兄,你不是还有这爱好吧?”夏叶走过去拍了下臧明旭,然后指着摊位上花花绿绿的肚兜问。

    臧明旭拿着一个绣着牡丹花的肚兜半遮面的看着走远的官兵,才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然后感觉夏叶看他的眼神不对,臧明旭这才发现他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

    “李兄不要误会。”臧明旭丢下手里的东西赶紧解释。

    夏叶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臧明旭:“明兄何必这么紧张嘛,我懂我懂。”说完还冲臧明旭挑了挑眉毛。

    卖肚兜的大妈更是鄙夷的看了眼臧明旭,心里暗暗已经认定这个臧明旭就是个登徒浪子。

    这下臧明旭倒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无奈的摇摇头。

    “前面好热闹,明兄一起去看看吧。”夏叶说完朝前面熙攘的人群走去。

    凑到人群中,因为夏叶个子比较矮,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前面台子上好像有人在讲什么。

    臧明旭个子高,可以看到台子上的情况,然后指着台子上的一个木牌念到:“文墨阁。”

    文墨阁?什么东西?夏叶点着脚尖伸长了脖子想要看看。

    “这个文墨阁的阁主不知道今天又是出的什么难题。”

    “谁知道呢,而且这个文墨阁的阁主好久才现身一面,每次也都是只闻其对不见其人。”

    “看来上次文墨阁出的对子被人对上了,不然文墨阁的阁主怎么会又出对子来呢。”

    对对子?夏叶听着周围人的对话不仅对这个文墨阁起了浓厚的兴趣。

    “各位,各位,今日我们文墨阁又出一新对子,特地想要觅得可以答出此对之人,并赏银五百,以作馈赠。”台子上的老伯指了指题板上的对子道。

    夏叶蹦跶着也看不清台子上的对子,只好使劲往人群里挤,别问她为什么这么拼命,丫的,对出来有五百银的奖赏,就算是为了钱她也得试试。

    臧明旭见夏叶削尖了脑袋往里挤,只好利用自己高个子的优势为夏叶保驾护航。

    好不容易挤到前面,夏叶这才看清题板上的对子,重重叠叠山青青山叠叠重重。

    这对子也太简单了吧?好歹她也是上过大学专修文科的高材生,夏叶敲着脑袋,脑子里飞速运转着学过的古诗词。

    周围的人群中也时不时有人蠢蠢欲动,但是最后却也只是叹了句难。

    “这对子怎么可能有人对的出来?”人群中开始有人泄气道。

    “这文墨阁的对子果然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难啊!”

    “李兄难道能对的出来?”见夏叶认真的皱着眉头,臧明旭小声的问。

    夏叶转了转眼睛,看了臧明旭一眼,然后打了个响指:“有了!”

    “公子可是能答得出此对?”台上一副胜券在握的老伯问台下的夏叶。

    “弯弯曲曲碧水水碧曲曲弯弯。”夏叶朗声对出对子。

    周围的人反复读了夏叶对出来的对子,然后爆出一阵热烈的掌声:“好!对的好!”

    台上的老伯一副不可思议的看了眼夏叶:“公子稍等。”老伯说完就进了里面的房间。

    夏叶得意的看着台子上的五百银,那些马上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李兄了厉害!”臧明旭朝夏叶伸了个大拇指。

    “小意思。”就这对子也能难倒她?她记得上学的时候老师说过,所谓对子只要登对工整,并且符合承上启下,便可以轻松对付一般的流程对子。

    像刚才那副对子,用的无非就是叠词重复,既然上联是以山来出对,那么下联夏叶自然是要从水下手,山水山水,这不就是对子了。

    过了一会老伯从房间出来,然后邀请夏叶上台:“恭喜公子答出了我们文墨阁的对子,这五百赏银便是公子的了。”

    夏叶笑着搓了搓手:“客气客气。”没想到这么轻松五百银就到手了。

    “但是……”老伯突然拦住了要去拿赏银的夏叶。

    什么意思,难倒他们是想耍赖?夏叶站在那里等着老伯接下来的话,看情况文墨阁在吐番应该也是影响不小的,他们如过真当众不给她这五百银恐怕也说不过去。

    “我们阁主说愿意把这五百银赏金加到五百金,只要公子能再答出我们文墨阁的五道对子。”老伯看着夏叶道。

    天啦噜!五百金?夏叶咽了咽口水,这诱惑也太大了吧?

    台下之人听了更是惊叹:“李兄,接!”臧明旭在台下突然为夏叶加油助威,围观的人本着看热闹的心,也都一呼百应让夏叶接下这个要求。

    这下让夏叶犯难了,她自认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如果她接下这个挑战,别说五百金她能不能活着拿走,恐怕如果她答不出那五道对子,这五百银也没有了。

    “我先问一下哈,如果我答不出那五道对子是不是这五百银也没有了?”

    老伯看了眼台子上的五百金,然后摇摇头:“如果公子答不出那五道对子,这五百银还是公子的。”

    那就好,这样话即便她对不出来也不至于空手而归:“好,我接!”夏叶想了想还是决定为那五百金拼一下。

    老伯笑了笑然后让下人重新拿出一道题板:“公子请对。”老伯指了指题板。

    夏叶走到台子中间看了下题板上的对子:“天上月半,地下月半,月月月圆逢月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