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雾霾都不知道?真是乡巴佬!夏叶想了想解释道:“就是一种很神奇的气体,吸多了会要人命的东西。”

    上官凌云听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李公子刚才对的其他四个对子可谓都是精妙绝伦,字字机杼。”

    “阁主缪赞了,方才阁主出题五对,如今在下只答出四对,还希望阁主可以履行诺言将四白银如说还我,另外……在下也很好奇阁主出的最后一对“烟锁池塘柳”究竟下联是什么?”

    “李公子放心,我文墨阁断然不会食言,只是这最后一对,我也在求有缘人能对的出来。”上官凌云哑然失笑道。

    原来他也不知道下联,夏叶不自然的摸摸鼻子:“既然这样,如果阁主没有其他的事情,在下就先告退了。”

    上官凌云看了眼夏叶,然后让门外的阿伯进来。

    “阁主。”阿伯弯着腰恭敬道。

    “取五百金给李公子。”上官凌云淡淡道。

    声音里的磁性差点让夏叶沦陷,竟然还有一种想要揭开他面罩的冲动。

    只是刚才为什么他说让老伯取五百金?她并没有答出最后一道对子啊:“阁主这是何意?在下并没有答出最后一道对子,只会拿在下该得的五百银。”

    上官凌云意味深长的看着夏叶:“不,这五百金李公子不白拿,我希望李公子可以对我的面貌守口如瓶。”

    夏叶挑了挑眉,这个理由还差不多,正所谓无功不受禄,她可不会白拿五百金:“成交!”

    见夏叶欣然接受,上官凌云轻轻扯动了一下嘴角。

    等老伯拿来五百金,夏叶毫不客气的收下,临走时又回过头来看着上官凌云:“俗话说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阁主给在下出了个对不出的对子,在下也有一对想让阁主对一下。”

    “哦?”上官凌云好奇的看着夏叶:“李公子倒是说来听听。”

    “寂寞寒窗空守寡。”

    据夏叶所知,这是一个千古绝对,她相信他一定对不出。

    上官凌云读了下夏叶的对子:“寂寞寒窗空守寡。”然后笑了笑,眼神深邃的看了眼夏叶。

    夏叶回了个微笑,然后转身冲他摆摆手:“后会有期。”她就知道他对不出来。

    “李兄,他们有没有为难你?”夏叶刚出来,臧明旭就担心的问。

    “我没事。”夏叶说完拍了拍手里的包袱。

    “这是五百银?”臧明旭看着夏叶手里的包袱问。

    夏叶笑了笑,然后一脸得意道:“这里是五百不错,但不是银是金。”

    “哇?”臧明旭很好奇的问:“可是李兄没对出最后一道对子啊。”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夏叶拽拽的收好包袱:“反正这五百金我拿的不昧良心。”

    臧明旭挠挠头,心道李兄说的什么鬼?

    “走吧明兄,哥们有钱了请你去吃一顿。”夏叶豪爽的冲臧明旭招招手。

    就知道跟着李兄没错,臧明旭屁颠屁颠的跟在夏叶后头:“李兄,咱们去哪里挥霍?”

    夏叶想了想,然后指着最近的一间酒楼:“不如就去前面的酒楼吧。”

    “好。”臧明旭自然同意,不管去哪里反正他们是不用挨饿和露宿街头了。

    这也深刻的让臧明旭体会到,出门一定要带钱!

    “李兄,你可见到那个文墨阁的阁主了?”文墨阁在吐蕃是很有名的,文墨阁囊括天下奇书,是个很神秘的存在,所以臧明旭也很好奇。

    “见到了。”夏叶点着头朝酒楼走去。

    臧明旭一边跟着一边好奇的问:“那他长什么样?”

    夏叶停住脚步,然后看了眼手里包袱的五百金:“明兄知道他们为什么给我五百金吗?”

    “封口费?”臧明旭不确定的回答。

    “是的。”夏叶眨眨眼,然后继续道:“我是个言而有信的人,所以对文墨阁阁主的事情我是只字不提的,明兄也就不要为难李兄我了。”

    “好吧。”臧明旭蛮失望的点点头,然后跟着夏叶进了酒楼。

    这有钱和没钱感觉就是不一样,夏叶进到酒楼感觉自己的腰板都直了。

    “呦,两位爷吃点什么?”小二点头哈腰道。

    夏叶看了眼臧明旭然后阔绰道:“给我们弄个雅间,然后把你们酒楼最好的最贵的都上来。”

    “好嘞,两位爷这边请。”小二忙去引路。

    臧明旭也算是沾了夏叶的光,两个人一起进了二楼的包间。

    然后又上了一桌子的好菜:“李兄,我敬你一杯。”臧明旭寻思着也不能白吃,于是举杯要敬夏叶。

    “明兄客气。”夏叶也举杯,干了那一杯上好的女儿红。

    两个人也不再多做客套,开始吃起来,早上跑了几条街,又对了那么些对子,眼看到了正午肚子里早就没食了。

    “明兄尝尝这条鱼,味道真的不错。”这条红烧鲫鱼不仅色泽不错,吃起来鱼肉也很鲜嫩,真是让夏叶爱不释口。

    臧明旭摇摇头,然后夹了快豆腐:“李兄吃吧,我不喜欢吃鱼。”

    不喜欢吃鱼?丫的,早上不是还说和她情趣相投?夏叶翻了翻白眼,不吃拉到,这条鱼还不够她吃的呢。

    “燕大人,这太子已经失踪了两日,朝廷上下都乱了套了,这可怎么办是好?”

    “福大人又何必着急,我还不是和你一样,现在皇上勃然大怒,满朝文武自然不敢懈怠,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赶紧找到太子。”

    隔壁突然传来两个人的低语声,夏叶只隐约听到什么太子失踪了。

    臧明旭显然也听到了隔壁的对话,竟然吓的筷子都掉在了地上。

    “明兄怎么了?”夏叶夹了块鱼,看着跟掉了魂一样的臧明旭问。

    “没…没什么…”臧明旭捡起来筷子,然后心虚道:“这房间的隔音效果真差,咱们说话还是小声点好。”

    “这里是酒楼又不是啪啪啪的地方,隔音效果那么好干什么?”夏叶笑嘻嘻的打趣道。

    啪啪啪?臧明旭虽然没听懂夏叶的话但还是小心翼翼的压低了说话的声音,如果被隔壁的两位大人知道了他在这里就死定了。

    “听隔壁说,你们吐蕃的太子失踪了?”夏叶漫不经心的问了句。

    “噗!”听到夏叶这么问,臧明旭一口豆腐喷了出来,然后紧张的嘘道:“李兄,小声点。”

    夏叶看着盘子里浑身沾满了臧明旭嚼碎了的豆腐的红烧鲫鱼,整个小脸皱巴在一块:“我的鱼,我的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