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怎么了?”臧明旭赶紧跑过去问。

    “我的金子不见了。”夏叶把床上翻了个遍,可是她藏在被子里的金子真的不见了。

    臧明旭也帮着夏叶翻了翻被子:“李兄是不是放在别的地方忘记了?”

    “不可能,我出去的时候就放在被子里的。”夏叶着急的把屋子里都翻了个遍,她不会记错的,她出去的时候就放在被子里了。

    “难道这是一个黑店?”臧明旭赶紧下了楼,直接找到柜台老板那里:“你们谁偷了我的钱?”

    柜台的老板被臧明旭吓了一跳,然后喝上账本问道:“这位客官,发生什么事了?”

    臧明旭直接拍了下柜台嚷嚷道:“少假惺惺的,我们放在客栈房间里的金子不见了。”

    “金子不见了?”老板一听赶紧问道:“不知道客官丢了多少金?”

    “四百多金。”这个时候夏叶也从楼上下来了,金子不见了,最大的嫌疑就是客栈了。

    “四百多金?”老板一听就慌了,本来他打算如果就几金的话,他也全当息事宁人赔给他们算了,可是这四百多金可不是个小数目。

    “我说两位客官,这四百多金这么多钱,你们怎么不带在身上呢,这客栈人来人往说不定是被那个扒手顺走了也不一定啊。”老板解释道。

    臧明旭认定了这钱就是客栈里的人偷的,听到客栈老板这么说心里更来气了:“客栈的房间都有锁,我们房间的门锁都是好好的,怎么可能会是其他人偷走的。”

    听到臧明旭说房间门锁好好的,客栈老板也觉得事情非同小可,于是安排一个伙计把客栈里所有的伙计都叫来。

    “两位客官稍安勿躁,我们客栈是绝对不会拿两位客官的东西的。”

    “掌柜的,小刘不见了。”一个瘦小的伙计把人全部叫来后发现少了一个人。

    “什么?小刘不见了?”掌柜的大惊失色,心里已经猜测这钱恐怕真的被他自己手下的人拿去了。

    夏叶皱了皱眉头问:“小刘是谁?”

    “小刘就是今天招待两位客官的那个伙计。”瘦下的伙计回答道。

    看来金子一定是那个小刘拿了,也都怪她,觉得那个小刘嘴挺甜的所以出手阔绰的打赏了他一点,都说财不外漏,一定是小刘那个伙计看到那么多金子,所以心生歹念了。

    “没想到那个小刘平日里看起来挺灵活的,竟然会干这么下作的事。”客栈老板狠狠道。

    “不管这钱是谁拿的,反正这钱是在你们客栈丢的,如果你们今天不给个交代,我们就报官:!”臧明旭吓唬道。

    “哎呦,两位客官,这事真的跟我们客栈没关系,都怪我用人不当,没想到竟然用了个手脚不干净的伙计,可是两位客官,这四百多金我们客栈确实拿不出来啊。”客栈老板为难的看着夏叶和臧明旭:“要不然两位客官看这样行不行?两位客官就先在小店住下,我让伙计去报官,等什么时候抓到小刘那个小伙计两位客官再走。”

    现在也只能这么办了,夏叶点点头:“那就有劳老板了。”

    “无妨,无妨。”客栈老板也只能自认倒霉:“,小王,明日一早就去报官,伺候好两位客官。”

    “是,老板。”那个瘦小的伙计赶紧小心的伺候着夏叶和臧明旭。

    其实臧明旭现在在担心,如果明天混沌摊的老板来给他送玉佩怎么办,现在李兄钱已经被偷了。

    回到房间,夏叶总算是尝到了什么叫大喜大悲,上一秒还腰缠万贯,下一秒就只剩下这几金了。

    “还好出门的时候装了几金在怀里,不然我真以为早上拿五百金只是我在做梦。”夏叶悲凉的说道。

    臧明旭叹了口气:“李兄不必太伤心,还是早点睡吧,明天看能不能抓到那个偷钱的伙计。”

    夏叶点点头:“那明兄也早点休息。”

    等臧明旭回他的房间后,夏叶把绘布图拿了出来,找了下吐蕃的位置,然后研究了一下吐蕃标注的位置。

    她现在在吐蕃的信堰,类似京城首都的那种地方,不过这个产业点标注的地方,夏叶有点看不明白,看来她还是先研究好吐蕃东西南北的走向再说。

    不知道陌上在岷州怎么样了,酒楼还好吗?怎么都没人给她来信了?

    夏叶又研究了一会,才回床上睡觉。

    这一夜脸做梦夏叶都在追金子,然后扑通一声从床上掉了下来,腿还不安份的蹬哒着。

    门口传来敲门声,夏叶软绵绵的应了声:“谁呀?”

    “我们是信堰府衙的官差,来向你打听银两失窃的事的。”

    官差?夏叶一听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开开门让官爷进来。

    “你就是失主?”一个官爷进来后问。

    夏叶揉了揉眼,然后点点头:“是我。”

    “好,把你失窃的过程都说一遍。”

    “好。”夏叶让官爷坐下,然后事无巨细的把昨天发生事情的前前后后一字不落,一个细节都不放过的讲了清楚。

    听夏叶讲的官差打着哈欠:“还有吗?”

    夏叶想了想:“嗯…我还有一个朋友可以为我作证。”

    “把他叫来。”官差清醒了一下道。

    “明兄?”夏叶跑到臧明旭的房间看了一眼,可是里面空荡荡的连个人影都没有。

    “官爷,我那个朋友可能出去了。”夏叶不好意思道。

    官差点点头:“那就改天再问他吧。”官差一连打了几个哈欠,他感觉如果再听夏叶讲话他就真的要睡着了。

    “好,那就有劳官爷了,一定要把那个偷钱的人抓到。”夏叶把一切希望都放在了官差的身上。

    “一有消息会来通知你的。”

    等那些官差走后,臧明旭不知道从哪疙瘩又蹦了出来,手里拿着开的鲜艳的桃花。

    “明兄,你这是去哪里了?”夏叶看着臧明旭手里的桃花诧异的问。

    “桃开二度。”臧明旭把手里的桃花放在桌子上:“今天是吐蕃桃开二度的节日,许多少男少女都会去桃园里玩,李兄要不要去?”

    夏叶拿起桌子上的桃花闻了闻:“什么叫桃开二度?”她只听说过梅开二度,这桃开二度是什么鬼?

    “桃开二度就是桃树第二次开花,因为吐蕃的气候与其他国家不同,所以每年桃花会开两次,第一次就是和各国一样的四月份左右,第二次就是春节后的一月。”臧明旭耐心的解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