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臧明旭一看这情况,眼疾手快的把狗的绳子死死的拴在了树上。

    扑倒在地的夏叶只听狗凄惨的叫了一声,然后她麻利的翻身一起,一兜子的桃花全部撒在了狗身上。

    “汪…”大黑狗甩甩头上的桃花,呲着牙恶狠狠的冲夏叶叫道,可惜绳子被拴住了,大黑狗只能干呲牙缺咬不到夏叶。

    “李兄没事吧?”臧明旭也是惊出了一身的汗。

    “我的桃花。”夏叶看着她护了一路全部撒在地上的桃花撇了撇嘴,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臧明旭离的大黑狗远远的:“没事,我们待会可以再摘。”

    “摘什么摘,一点心情都没有了。”生气中的夏叶开始耍起了小性子,然后捡起地上一个桃枝戳着大黑狗:“都怪你都怪你!”

    大黑狗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是牢中囚,只是呲着牙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斜着眼看着一直戳自己狗头的夏叶,却不敢再吠叫一声。

    戳了一会,夏叶也解气了,然后不甘心的坐在地上:“真是累死我了。”

    “你说这桃花都掉在地上多可惜,我就摘一点做桃花羹怎么了,他居然放狗咬我?”夏叶感觉很委屈的抱怨道。

    “因为在吐蕃没有使用桃花的习惯,那位大叔应该是觉得咱们在破坏桃花吧,在吐蕃桃花只是具有欣赏的功效。”臧明旭猜测道。

    夏叶颓废的坐在地上,她好不容易摘的桃花啊,就这么没了。

    “李兄,不如我们结拜吧?”臧明旭突然提议道。

    “为什么?”夏叶不明白臧明旭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古有桃园三结义,今天我与李兄也算是同生共死了一会,在这漫天的桃花园里,我觉得不结拜都对不起谁。”臧明旭煽情道。

    你丫的,她才不会上当:“明兄不会是想和我结拜成为兄弟。然后就不还我钱了吧?”夏叶挑着眉毛哼哼道。

    “李兄又把我想成什么人了。”臧明旭不开心道:“即便我与李兄结为兄弟,李兄的恩情和钱我也是会一分不少的还给李兄的。”

    “好吧好吧,看来是我以小人之心度明兄之腹了。”夏叶站起身问道:“在哪里结拜?”

    臧明旭选了个平坦的地方,然后折了两支桃花插在地上:“就在这里吧。”

    “好。”夏叶点点头,然后两个人双双跪下。

    “李兄多大了?”臧明旭抱着拳向天问。

    夏叶想了下,她今年该是十七了:“十七。”

    “那李兄比我大。”臧明旭说完又道:“我今年十六。”

    那这么说我就是哥哥了?夏叶嘿嘿一笑:“嗯,继续。”

    臧明旭抱着拳严肃道:“我臧明旭。”在说他的姓的时候,臧明旭故意含糊了一下,因为臧在吐蕃是王族的姓氏。

    很自然的夏叶把臧明旭的姓听成了张:“原来明兄姓张啊?明兄当日没有说姓,还以为明兄就是姓名呢。”

    臧明旭干笑两声,含糊道:“该李兄了。”

    “我李业。”夏叶也学臧明旭的样子抱拳道。

    下面是两个人齐声宣誓的时候:今日在桃园义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如若违背誓言必将天谴!

    “大哥。”扣完三首后,臧明旭亲切的叫道。

    “明旭。”夏叶忍着笑意,纠正道:“咱们还是以原来的称呼吧,不然你叫我大哥,别人还以为咱们是混黑社会的呢。”

    “这怎么可以,如今咱们结了兄弟,你是哥哥我是弟弟,就该以礼待之。”臧明旭很严肃的说道:“不如以后我还是叫你李兄,你就叫我的名字吧?”

    夏叶点点头:“好,就这样吧。”

    “天色不早了,咱们也该回去了。”夏叶看了看日头,今天桃花没摘成,倒是差点被狗咬了。

    臧明旭点点头:“那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看偷咱们钱的伙计抓到了没有。”

    两个人商量好后准备离开桃园,临走的时候夏叶还特意跑去和老实窝在那里的黑狗打了声招呼。

    “嘿,大黑狗,你就在这里等你的主人来寻你吧。”

    可是这只大黑狗好像并不领情,夏叶一靠近便发出呜呜的声音。

    夏叶和臧明旭两个人避开桃园的管理员大叔,然后一起离开了桃园,返回了客栈。

    刚进客栈,夏叶就发现客栈里有好多官差,她不仅大喜:“是不是偷我钱的伙计抓到了?”

    臧明旭一看到又官差第一个反应就是要跑,结果臧明旭跑了,夏叶被抓了。

    “哎?这是怎么回事?”夏叶莫名其妙的看着抓她的官差:“官爷,搞错了吧?我没犯什么事啊?”

    “到了衙门不就知道犯没犯事了。”官差没好气的带着夏叶离开了酒楼。

    夏叶朝旁边看了看,臧明旭呢?不是刚结拜了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吗?怎么这会就丢下她自己溜了?

    真丫的不靠谱!

    等夏叶两个被带到衙门,她就看到堂上跪着的男子很是面熟:“哎?你…你不是那个馄饨摊的老板吗?”夏叶指着跪在地上的男子问。

    “堂下不许喧哗!”堂上坐的大人拍了下案板道。

    夏叶赶紧乖乖的跪在地上,她自认为她殇国三王妃的身份在吐蕃并没有什么卵用,何况她现在还是女扮男装。

    “怎么又是你?你不是就是那个失窃的人吗?”衙役的头头看着夏叶问。

    “对,是我啊。”夏叶赶紧点点头:“不知道大人突然把小的带来衙门是不是我偷我钱的伙计抓到了?”

    堂上的大人以为夏叶是在胡言乱语什么,拿起桌子上的一个玉佩问夏叶:“这个可是你的东西?”

    夏叶看了眼大人手里的玉佩,很眼熟,那不是臧明旭的玉佩吗?

    “回大人那不是小人的,不过那是小人一个朋友的。”夏叶如实回答。

    “朋友?那你的朋友呢?”堂上的大人又问。

    “回大人,我们在抓他的时候,他的那个朋友跑了,我们已经派人去抓了。”一个衙役解释道。

    夏叶皱了皱眉头不知道这个玉佩有什么问题,然后问道:“大人,这个玉佩怎么了?”

    “你可知道这是何物?”堂上大人严肃的问。

    “不知道。”夏叶摇了摇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