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喂喂喂…”夏叶蹬哒着两条腿:“我不要被砍头,我要见你们太子殿下。”夏叶拖拉着拒绝被带出牢房。

    但是毕竟夏叶也只是一个弱女子,任凭她再怎么反抗还是被两个狱卒拖了出去。

    真是时不逢人,难道她就要这样被砍头了吗?她刚来到吐蕃,还没有游山玩水,还有好多事没做完,她还不想死啊!

    臧明旭这个挨千刀的,说好的要罩着她的,现在他人又在哪里?出了天牢,拖着夏叶的两个狱卒把她放了下来,然后跪在地上:“太子殿下,人带来了。”

    因为夏叶是被倒着拖出来的,所以夏叶并不知道臧明旭就等在天牢门口。

    “李兄,你有没有事?”臧明旭把两个狱卒遣退,然后看着一脸狼狈的夏叶问。

    “太子?”夏叶胡乱的抹了把脸上因为害怕而吓出来的泪水:“我还以为你不来救我了呢。”

    “怎么会呢,我说过要罩着李兄的。”臧明旭愧疚的看着夏叶:“让李兄受委屈了。”

    委屈什么的倒是没什么,只要不被砍头就好了,夏叶摸了摸脖子,然后还心有余悸的问:“那太子的意思,我现在是不是可以离开皇宫了。”

    这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她真是一分钟都不想待下去了,随便一个罪名就能让人立刻没了脑袋,实在是太提心吊胆。

    “李兄别急,我要先带李兄去见我皇祖母。”臧明旭说完就在前面带路了。

    见什么皇祖母?她现在只想赶紧出宫,见了吐蕃的皇上一个不三不四的帽子就扣了下来,再去见她什么皇祖母她铁定离死不远了,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

    “李兄,快点。”臧明旭见夏叶发愣叫了句。

    “太子殿下,我可不可以不去啊?”夏叶小心的问。

    看在她以前没少帮过他的份上,这个要求他总不会不答应吧?夏叶这么想着。

    臧明旭站在前面摇摇头:“我可是已经和我皇祖母说好了,我皇祖母知道李兄在外面没少帮我后执意要见李兄的。”

    听臧明旭的意思,看来去见他的什么皇祖母应该不是什么坏事吧?现在他丫的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任她吼的明兄了,他丫现在是太子,她还是乖乖听话的好,反正她也没什么反抗的权利。

    “不知道太子殿下跟皇祖母都说了些什么?”夏叶跟上去问。

    她现在还是提前探探口风,就像昨天,这个臧明旭不知道说了什么,惹得皇上勃然大怒,害的她进了天牢,这次万一再惹怒皇祖母可就不好了。

    “到了你就知道了。”臧明旭显得很轻松:“李兄不要紧张,我说了会罩着李兄就一定会罩着李兄,而且,我皇祖母人很好的。”

    夏叶撇撇嘴,她不紧张才怪,只是她还是选择暂时相信这厮的话吧,毕竟他也没给她第二条路选。

    臧明旭在前面带路,路过的太监和宫女都纷纷停下行礼,很奇怪这次臧明旭身边居然没有跟那个爱念叨的小太监。

    一路兜兜转转,臧明旭带着夏叶来到一座宫殿钱,静怡的宫殿外种着许多稀奇的花朵,争相的开放着。

    宫殿门口两个大丫鬟冲臧明旭行了行礼,然后推开了宫殿的门。

    “李兄,进来吧。”臧明旭抬脚刚想跨进宫殿就被夏叶一把给拉住了。

    “太子…我待会进去要说什么啊?”夏叶现在已经犯了皇宫恐惧症了。

    “一会李兄看我的眼神就行了。”臧明旭说完就带着夏叶进了宫殿。

    夏叶抬头看了看宫殿的布置,奢华中带着淡淡的安逸,然后又低下头跟着臧明旭的脚步。

    “皇祖母。”臧明旭进去后朝殿内的人行了行礼。

    殿内的人轻轻应了声:“旭儿,这个就是你说的李业?”

    “小人李业叩见皇祖母。”夏叶也不知道叫什么,干脆依着臧明旭的称呼叫了声。

    等说完夏叶跪在地上开始后怕起来,她又不是皇室子孙,这样唐突的叫皇祖母岂不是不太合适?

    “小人口无遮掩,还望太后赎罪。”既然臧明旭叫殿内的人皇祖母,那么按理说来殿内做的就应该是皇上的母亲,那么也就是太后了。

    谁知,殿内的人不仅没有动怒,反而笑了起来:“快免礼,哀家知道你与旭儿结拜了兄弟。”

    “皇祖母,李兄他来自姜国不来懂吐蕃的礼节,还请皇祖母不要见怪。”臧明旭替夏叶解释道。

    “怎么会呢,哀家凭空多个孙儿高兴还来不及。”臧明旭的皇祖母是越看夏叶越喜欢,心道这个小伙计长的还挺水灵呢。

    “让太后见笑了,小人万不敢菲薄当太子殿下的兄长,至于结拜,那也是小人不知道太子殿下的身份。”夏叶听不出太后的话音,所以诚惶诚恐道。

    殿内的人呵呵一笑,对臧明旭说道:“瞧把他吓的。”

    臧明旭看着以前天不怕地不怕,整天你丫你丫的李兄,这会吓的如此惊慌,也是无奈的摇摇头,这皇宫里他的皇祖母是最平易近人的了。

    “哀家听说,旭儿出宫这几日多亏了有你在一旁帮助,他没钱的时候还是你收留了他,还帮他赎回了玉佩?”殿内的人缓声问。

    夏叶低着头想了下,然后道:“这也是太子他鸿福绵泽,小人能帮到太子也是小人的福分。”

    殿内的人听后点点头:“既然你已经于太子结拜为了兄弟,你的身份未免也太低微了些。”

    没等殿内人把话说完,夏叶赶紧磕头在地:“结拜之事实属草率,小人自知身份卑微,与太子结拜之事不可做数的。”

    “既已结拜,又怎能不做数呢。”殿内说完继续道:“你救护太子有功,又与太子结拜,哀家也只好赐你一个称号匹配你的身份。”

    赐称号?这是什么意思?夏叶悄悄抬头看了眼旁边的臧明旭,就看见他嘴角挂着轻笑,看来是好事?

    “吐蕃高官俸禄,既有封侯和贝勒,你与太子结拜,职位不可太低,哀家就赐你侯爵如何?”殿内的人问。

    这突来的逆转让夏叶差点没搞明白,这意思是要封她做官了?

    “小人惶恐,恐怕难当侯爵一职。”她一个女的,当什么侯爵,如果当了侯爵她以后岂不是要为吐蕃效命,每天还要上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