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无妨,你大可只谋侯爵一职不履侯爵之事。”殿内人说完吩咐一旁的太监:“去向皇上请旨吧,就说哀家已经和旭儿商量好,封李业为一品侯爷。”

    “是,佛爷。”小太监领命退了出去。

    佛爷?原来吐蕃的皇上的母后不尊太后,尊称佛爷,难怪刚才臧明旭说她不懂吐蕃礼节。

    “小人谢佛爷。”既然现在已经知道,夏叶立刻改口了。

    “谢皇祖母。”臧明旭也跪在地上谢恩。

    殿内人点点头:“都起来吧。”

    夏叶起身后自觉的站到臧明旭旁边,因为比较有安全感点。

    “太后是你们姜国的称号吧?”殿内人问。

    “回佛爷,是。”夏叶瞄了眼殿内人答到。

    难怪尊佛爷不尊老佛爷,夏叶这才看清殿内坐的之人,年芳不过五十,再加上精致的妆容,如果说是臧明旭的母后,她恐怕也会相信。

    “哀家还是喜欢听你叫皇祖母。”

    这?夏叶瞄了眼臧明旭,然后又跪下道:“皇祖母。”

    殿内人笑了笑:“起来吧。”

    这还真是逆袭了,昨天他还担心会掉脑袋,今天就加官进爵为侯爷了,不过吐蕃皇上不是说他不三不四教坏太子吗?怎么还会答应封她为侯爷呢?

    难道说这个佛爷才是执掌皇宫的大BOOS?就在夏叶猜测的时候,刚才出去的小太监手里捧着圣旨来了。

    “圣旨到!”

    所有人除了佛爷都跪在地上。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国家施仁,养民为首。庶人李业,天惠聪颖,品行端正,施助太子有功。朕实嘉之。今特奖尔为一品侯爷,卿尔任封侯爷,只谋侯爵一职可不履侯爵之事,另赐宝斋府邸一座,钦此。”

    “侯爷,接旨吧。”

    小太监宣读完后,把圣旨递给夏叶。

    “臣,谢主隆恩。”夏叶忐忑的接过圣旨,虽然这只是一个挂名侯爷,但是也蛮厉害了。

    看来这个佛爷还真是厉害,竟然能让皇上如此快的下了圣旨。

    “臣,谢过皇祖母。”夏叶接过圣旨后既然朝佛爷拜谢一下,毕竟是人家跟她向皇上求的情。

    “快起来吧,如今哀家也算是多了个孙儿,日后还希望业儿对太子多多辅助。”佛爷话里有话道。

    夏叶光顾着高兴了,也没想那么多,满口点头道:“臣一定尽力辅助太子殿下。”

    臧明旭见夏叶终于笑了,于是开心道:“旭儿多谢皇祖母。”

    佛爷不吃臧明旭的这颗糖衣炮弹,严肃道:“你用不着谢哀家,要谢还是去谢你父皇,他昨天也是在气头上,你身为一国太子,随意溜出宫外,可知道让你父皇多难做?”

    “旭儿知道,旭儿谨记皇祖母的话。”臧明旭乖乖道。

    听佛爷这意思,感情昨天皇上在气头上,没舍得罚他的宝贝太子殿下,所以拿她出气了?

    这还真是打了一巴掌又给个糖豆吃啊?夏叶拿着圣旨,心里愤愤的想着。

    “你是一国太子,日后是要继承王位的,你如今这般自由散漫,怎么可以让朝中的文武百官信服?”佛爷说完叹了口气:“如今你大了,翅膀硬了,居然也敢逃婚了,你知不知道你父皇都是在为你好,要不是哀家替你在旁边求情,你父皇早狠狠的惩罚你了。”

    “可是旭儿,并不喜欢那个国相的女儿。”臧明旭继续任性道。

    佛爷脸色愈发不好:“你是太子,谈什么儿女私情,娶宁相的女儿,不是你喜不喜欢就可以的,如今虽然你逃婚了,但是宁相的女儿还是嫁了过来,哀家也见过了,是个好女子,如果你真想让你父皇不再生气就好好对你的太子妃,只有得到宁国相的支持,你这太子才可以稳坐,你也已经老大不小了,做事不可以再由着性子胡来!”

    “可是…”臧明旭还想继续顶撞,被夏叶给拦了下来:“皇祖母说的对,太子殿下一定会理解皇祖母和皇上的一片苦心的。”

    臧明旭皱了皱眉看着夏叶,夏叶给他使着眼神,这会可不是耍性子的时候,她看的出这个佛爷很疼爱臧明旭,可是如果臧明旭继续不知好歹,恐怕真的就要受罚了。

    “是,旭儿记住了。”臧明旭极不情愿的回答。

    听到臧明旭这么说,佛爷才松了松紧绷的脸:“罢了,你们先下去吧,哀家也乏了。”

    夏叶撇撇嘴,然后跟着臧明旭一起出了佛爷的宫殿。

    “李兄刚才为何不让我说?”臧明旭还有些气於道。

    “太子糊涂。”夏叶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也大概能猜出一二,这个宁国相一定在吐蕃很有实力,所以想让太子拉拢宁国相,与宁国相的女儿成亲,这样一来太子日后继承王位便轻松多了。

    如今不光佛爷支持臧明旭,就连皇上都在为他扫清障碍,真不知道这个臧明旭是不是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还乱作,整天惦记个有夫之妇。

    “看的出来皇祖母对太子殿下很是疼爱,既然皇祖母一片好心,太子又何必逞一时口舌之快,惹得皇祖母不高兴?”

    “可是我不喜欢宁国相的女儿,我不想撒谎。”

    得!这个臧明旭还真是一根筋:“有时候善意的谎言也是好的,你这边只管答应了皇祖母便是,至于你想怎么对宁国相的女儿还不是你的事?”

    “难道李兄也是阴奉阳违之人?”臧明旭突然停住脚步,一脸严肃的看着夏叶。

    夏叶抽了抽嘴角,她现在真想给这厮一巴掌:“这与阳奉阴违有半毛钱关系?这只是变通你丫懂不懂?”

    一时情急,夏叶突然就蹦出了句你丫,吓的赶紧捂住了嘴:“我…我的意思是,你又不了解宁国相的女儿,说不定互相了解以后你就会喜欢上人家呢?”

    臧明旭好像没把夏叶那句大不敬的话放在心上,淡淡道:“我心里只有她一个人,不会再容第二个人了。”说完便越过夏叶径直走了。

    还真是个痴情的汉子,夏叶摇摇头跟上去:“啊喂!太子等等我,太子还没说过,那个女人是谁呢…”

    夏叶纠缠了臧明旭一路他喜欢的女子是谁,可是这个臧明旭却是一个字都没告诉夏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