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难不成这厮喜欢的女子不可以放在明面上?还是这厮有什么难言之隐?夏叶跟在臧明旭后面猜测道。

    然后一直走在前面的臧明旭突然停下来,夏叶猝不及防撞到臧明旭,然后赶紧扶扶头顶的帽子,低着头道:“对不起太子殿下。”

    “李兄难道想跟我回东宫吗?”臧明旭淡淡的问道。

    “啊?”夏叶一时没明白臧明旭的意思。

    “我是说我要回东宫了,难道李兄不回自己的府邸去看看吗?”臧明旭依旧淡淡道。

    哦,对!皇上好像说过还赐她一个宝斋府邸:“那我就先回我的府邸了?”

    臧明旭转身看着夏叶,然后道:“我找个奴才送你过去。”

    “好。”正好她也不知道那个宝斋府邸在哪里。

    过了一会臧明旭的贴身太监文才,手里抱着个小匣子过来了:“侯爷,奴才带你过去。”

    夏叶点点头,然后和文才一起出了宫,宝斋府邸在宫外的一个繁华路段,位置比较好,听说和五王的府邸离得也比较近。

    出了皇宫,马车行驶了一会然后在一座府邸前停下。

    “侯爷,到了。”外面的小太监知会道。

    夏叶下了马车,红漆木门的府邸,门口放着两头石狮子,光从外面看上去就很豪华的感觉。

    进到府里面,偌大的侯府让夏叶觉得很是不错,她这个人以前的时候就是,不喜欢什么豪车,但是喜欢大房子。

    她认为车子买到手里会贬值,而房子只会升值,进到正厅后,小太监文才把手里的木匣子放到桌子上。

    “这是什么?”夏叶指着桌子上的匣子问,她一直以为这个东西不是给她的。

    文才把桌子上的木匣子打开:“这是太子吩咐奴才给侯爷的。”

    匣子打开后,夏叶看到里面放的全是金银珠宝,没想到这个臧明旭还挺讲信用的。

    “替我回去谢谢太子。”夏叶还是很欣然接受这个东西的,毕竟没钱的话是真的太难熬了。

    何况他一个太子,这点钱财还不是他动动嘴皮子的事情。

    “那奴才就先告退了。”

    “去吧去吧。”等文才走后,夏叶看了下匣子里的珠宝,然后把匣子暂时放了起来。

    夏叶坐在椅子上,打量着这个府邸,真是不错,这么大的房子居然是她的了,真是感觉就像黄粱一梦一样。

    “侯爷。”

    就在夏叶陶醉的时候,一个长相酷似吴秀波的大叔突然走了进来。

    夏叶眨了眨眼睛:“你是?”

    “我是这个侯府的管家,吴波。”

    噗!夏叶庆幸这会自己没有喝茶,不然肯定要喷了。

    “吴管家?”吴波?吴秀波?这也太巧了吧,而且两个长的也差不多。

    吴波点点头:“侯爷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小人就是了。”

    “内个…”夏叶砸吧砸吧嘴:“能先来点吃的吗?”惊心动魄了一早上她很饿。

    吴波先是一愣,然后笑了笑:“侯爷请稍等。”

    他居然冲她笑?夏叶下意识的擦了擦嘴,她只能承认她是鲜肉控,可是没想到面对如此有魅力的大叔的时候,还是会有种把持不住的感觉。

    这还宝斋府邸还真是齐全哎,管家丫头仆人都全了,好像就差她这个主人了。

    把自己的府邸溜达着跑了一圈,也算熟悉熟悉了一下自己的新家。

    过了一会吴管家就命人上了一桌子的菜,夏叶满足的被吴管家伺候着吃完饭后,这个吴管家又体贴的忙着要给她做新衣。

    “侯爷,小人帮你量量衣服尺寸,也好让府里的缝娘裁制合体。”

    还要量尺寸?夏叶有些扭捏,然后还是让吴管家量了下。

    等吴管家量好尺寸退下后,夏叶捂着嘴笑了起来,这个管家她还是比较满意的,和锦娘一样细心。

    说起锦娘,这几天她都没有收到云宫的信难道说是因为他们还没有找到她?

    夏叶赶紧趁空拿出绘布图研究了一下,可是这个图中标的位置很奇怪,她怎么看怎么感觉这个位置好像就在她这里。

    看来云宫产业就在信堰城,但是具体位置他还是出去看一下比较好。

    出了侯府,夏叶直接就进了信堰最热闹的街道,凭着绘布图上的感觉,夏叶走了好大一会,穿过热闹的街道到了另一条新街,然后停下抬头看了下,她居然走到了上次欠钱的客栈。

    不会就是这里吧?夏叶预感不好的用手遮着头顶上的太阳,然后仔细研究着客栈的门匾,同心客栈。

    好像没找到什么印记,兴许不是这里,夏叶猜测着走进了客栈。

    “客官,您…”门口的伙计话还没说完,看到是夏叶后就愣住了:“你…你怎么又来了?”

    客栈正在打算盘的老板听到伙计的话,然后斜着眼看了下门口,看到夏叶后直接停下了手中的算盘:“我说这位客官,您又来做什么?”

    夏叶哼哼着,心道谁稀罕看你这个斜眼,然后走到柜台那里,冲老板吹了个口哨。

    客栈老板一愣,然后歪着头上下打量了一下夏叶,双手突然抱在胸前:“你想干什么?”

    她丫想什么呢?就是非礼她也得找个看的过去的下手啊,夏叶忍着吐意从腰间拿出一个令牌。

    “这是什么?”客栈老板斜着眼,眼睛都快贴在令牌上了,然后看了眼令牌又看了眼夏叶:“客官,我们这里不当东西。”

    擦!谁要当东西了?夏叶撇撇嘴把令牌收了起来,看来真不是这里。

    夏叶又冲客栈老板吹了个口哨,然后一句话没说准备离开客栈。

    客栈的伙计和老板都莫名其妙的看着夏叶,最后客栈老板小声嘟囔道:“是不是有病。”然后整理了下衣服,继续打算盘。

    出了客栈后,夏叶叹了口气,按地图上的位置,就是这里没错啊。

    难道搬地方了?夏叶刚想拿出绘布图再看一下,就看到旁边一个大大的身影很眼熟。

    看清是谁后夏叶吓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真是冤家路窄,她居然在这里碰到了郭员外的那个女儿。

    二话不说,夏叶直接开溜朝对面跑去。

    正在买首饰的郭晶晶看到夏叶的身影后愣了一下,然后问向旁边的丫鬟:“你看那个人的身影像不像姑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