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听到这句话更慌了,直接跑到了对面的一间烟花楼。

    那个丫鬟并没有看到夏叶,然后挠挠头道:“小姐兴许是认错了吧。”

    天啦噜!真是太可怕了,夏叶擦着脑门上的汗,心虚的扒着门偷偷的看着对面的情况。

    见员外的女儿没有太注意才松了口气。

    “呦,这位爷,怎么这么慌张啊?是不是背着老婆出来的?”

    一个柔媚的声音在夏叶背后传来,同时又一只不安分的手覆在了夏叶的肩头。

    夏叶突然浑身起了层鸡皮疙瘩,然后慢慢的回过头,一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正盯着自己。

    “哎呦,这位爷生的可真是俊俏。”说完娇羞的用扇子遮住半边脸:“这位爷为何这样看奴家?”

    “我…”夏叶眨巴眨巴僵住的眼睛,然后四处看了下,处处莺歌燕舞,两两作伴,慌不择路居然进到烟花楼了。

    “我…”夏叶那句我来错地方了还没说完,就被这个半老徐娘推搡着进去到里面:“姑娘们,快出来,有客人来了。”

    “来啦。”

    半老徐娘一声招呼,夏叶就感觉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十几个女的把她给围住在里面。

    这些女的直接上下起手,夏叶赶紧护着自己,大叫道:“不要啊,不要…”

    “来嘛…这位爷。”

    十几个女的来回争抢着夏叶,各种胭脂味熏得夏叶感觉都要晕过去了。

    没想到有一天她也会体会到美人坐拥的感觉,真的是太不舒服了!

    “都停下!”

    直到夏叶感觉快窒息的时候,那个半老徐娘突然制止住了她们。

    “怎么了麻麻?”

    十几个女的立刻停下手里的动作,这才使得夏叶松了口气,她真的快要憋死了。

    以后谁再说美人坐拥的感觉爽谁来试试,她可真的是承受不来。

    “都给我回去。”半老徐娘突然脸色严肃道。

    十几个女的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互相看了看退了下去。

    夏叶使劲的揉揉鼻子,这挥之不去的胭脂味真的可以顶的上十个陌上围着她了。

    半老徐娘缓缓蹲下,然后从地上捡起一个东西,拿着看了眼夏叶:“这是你的东西?”

    夏叶缓了口气,看到半老徐娘手里拿着的令牌后伸手要去抢:“给我。”

    半老徐娘躲了一下,然后拿着令牌继续问:“这是你的?”

    “不是我的还是你的。”夏叶没好气道,这个老鸨不会是看上自己的令牌价值不菲想要据为己有吧?

    “你快把令牌还我!”夏叶怒道。

    半老徐娘仔细看了眼令牌,然后突然拉住夏叶就要上楼。

    “喂喂,你想干什么?”夏叶挣扎着,这个老鸨不会是想强迫自己,然后换取她价值不菲的令牌吧?

    这个老鸨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直接拖着夏叶就进了二楼一间房间,然后把房门关上。

    “你想干什么?”夏叶下意识的护了护自己,然后把刚才混乱中不小心扯开的衣服整理了一下,警惕的看着这个半老徐娘。

    半老徐娘打量着夏叶,突然跪在地上:“属下徐凤,见过宫主。”

    停!什么情况?夏叶用背抵着门,愣了下然后反应过来,难道云宫在吐蕃的产业是间妓院?

    “起来吧。”夏叶平复了下内心淡淡道。

    一开始的时候徐凤也在怀疑,因为她知道云宫的新任宫主是女的,怎么突然现在一个男的揣着云宫的令牌,直到刚才看到夏叶做出的那些举动徐凤才敢确定,面前这个宫主是在女扮男装。

    徐凤把令牌双手到夏叶面前:“属下失礼了。”

    夏叶接过令牌然后装进兜里:“没事,不知者无罪。”

    “不知道宫主怎么来了吐蕃?还女扮男装?”徐凤奇怪的问。

    不是吧,她这就被看出来是女扮男装了?夏叶瘪瘪嘴然后径直走到桌边坐下:“此事说来话长,这次来吐蕃主要也是想打听一下我娘的下落,再者我女扮男装的事情不许向任何人透露。”

    “是。”徐凤恭敬的站在一旁,然后继续道:“老宫主的下落,属下只记得当初有消息说有人在殇国见过老宫主,还未曾听说过老宫主待过吐蕃。”

    这个夏叶知道,但是她总觉得她娘应该和她的心性差不多。

    吐蕃四季气候宜人,如果要躲起来,吐蕃离姜国又近,简直是最佳的选择。

    因为没有娘的消息,所以现在夏叶也只能凭空猜测,但愿能误打误撞找到她娘。

    云宫在吐蕃只有这一个产业点,看来这个徐凤就是吐蕃这一块的堂主了。

    “最近有没有云宫来的信?”夏叶想起来正事问道。

    徐凤突然想起来,然后走到床边拿出两封信交给夏叶:“这里确实有宫主的两封信,只是属下一直没能找到宫主。”

    夏叶点点头,然后拆开了第一封信,是飞浪的信,信的内容是有关她离开岷州的。

    信中飞浪说他已经知道了她离开岷州的原因,问她现在是否安好,如果有需要记得第一时间通知他。

    另外酒吧的生意很好,感谢三十六姬的助阵,让她不要担心。

    再一封就是陌上的了,信中说她离开岷州后那些人又来过酒楼了,守了三天确定她真的不在酒楼后便离开了。

    看到这里夏叶还比较欣慰,但是剩下的让夏叶惊的差点下巴没掉出来。

    叶子,为了让三十六姬更火,火遍全国,我特意亲自带着女团在各国巡回跳舞,我们第一站是大凉,现在已经到北漠了,正在犹豫去不去殇国。

    瓦特?这个陌上是不是疯了?他居然带着女团在全国巡演?

    那这么说,现在飞仙楼除了锦娘的瑜伽室就只有少女时代和罂粟两个队伍了。

    飞浪酒吧又需要舞队,罂粟留在酒吧的话,酒楼就只剩下少女时代了。

    好在她已经和红樱商量了更改跳舞的时间,这样只有少女时代也可以应付的过来。

    只是这个陌上的思维也太超前了吧?夏叶不仅汗颜的扶了扶额头。

    “宫主,是云宫发生什么事了吗?”徐凤见夏叶脸色不好担心的问。

    “没事。”夏叶摆摆手,然后让徐凤把两封信烧掉。

    “信到了多久了?”夏叶问。

    徐凤想了下,一封是两天前就到了,另一封是昨天刚到的。

    两天前的一定是飞浪的,陌上那厮都在大凉巡演完去北漠了,肯定是昨天刚到的。

    果然这厮真是闲不住,夏叶叹了口气,随便他怎么搞了,只要人怎么带出去的怎么给她带回来就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