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一种很珍贵的宝马,不进跑的快,毛色也很好看。”臧明旭自豪的说道:“那是我父皇在我生日的时候赐给我的。”

    “好,我赌。”至于什么宝马不宝马的这个夏叶倒不在意,因为她已经决定了这盘棋要输给臧明旭,而且她晕马,这胭脂马她要不要都无所谓。

    为了不让自己输的太假,夏叶故意把自己的智商打残了一半,愣是下了大半盘五子棋才装作输了。

    “太子好厉害,这次竟然和我斗了十几个回合,出师了出师了。”夏叶欣喜道。

    臧明旭眼神复杂的看了眼夏叶,然后朗声笑道:“那是,这次李兄可以为本太子做桃花羹了吧?”

    “当然可以了。”夏叶欣然的点点头:“别说太子今天输了这盘棋,就是太子平时想喝,跟我说一声也就行了。”

    “我不想让李兄觉得我用太子的身份胁迫你,我希望和李兄还是如以前在宫外面的时候一样。”臧明旭真挚道。

    说实话,夏叶听到这里还是蛮感动的,但是,进了这宫门臧明旭就是太子,一切都不会和以前一样了。

    “知道啦,咱们快去摘桃花吧。”夏叶笑了笑,然后站了起来。

    皇宫后花园的桃树虽然比不上桃园多,但是桃花却开的不必桃园的差,一个个争相绽放,花香四溢。

    本来文才在旁边拿着小竹筐,夏叶负责摘,后来臧明旭也加入了进来。

    摘了一会,夏叶发现里面的桃花似乎开的更好一些,于是往里走了走,回眸间,桃花纷落时,一个妙龄女子,身着粉色裙衣,站在一颗桃树下,正嗅着一株桃枝。

    “李兄?”臧明旭跟过来发现夏叶愣在那里叫了一声,然后就看到了夏叶看到的一幕。

    树下的女子也被臧明旭的声音惊醒了,然后突然表情变的很慌张,立刻福身道:“妾身见过太子殿下。”

    女子身后的丫头也跟着跪在地上。

    夏叶回头看了眼臧明旭,只见刚才也同样被惊艳呆住的臧明旭此刻正黑着一张脸:“不好好在宫里待着来这里做什么?”

    “妾身看花园里的桃树开的鲜艳,所以跟着玲儿过来看看。”女子柔声中夹杂着害怕。

    臧明旭冷哼一声:“没事就在宫里老实待着。”

    “是,妾身告退”女子委屈的看了眼臧明旭,然后转身待着丫头离开了。

    “太子这是做什么?”怎么一个小帅哥这么不懂的怜香惜玉呢,刚才女子的眼神,让夏叶看了都觉得心疼。

    “李兄,她就是宁相的女儿。”臧明旭厌恶道。

    夏叶一听直接就来气了:“人家是宁相女儿就惹到你了?人家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这样做真的是太过分了!”

    “我…”臧明旭不知道夏叶怎么突然这么愤怒,难道他做的真的很过分吗?

    “把这个给我。”夏叶走过去接过了文才手里的小竹筐然后就要离开。

    “李兄,那些桃花够吗?”臧明旭跟上去问。

    夏叶忍着生气,冷冷道:“只做一碗桃花羹,够了。”

    什么叫只做一碗,李兄不是说要多做几碗给他尝鲜的吗?

    臧明旭跟着夏叶一路进了厨房:“李兄,怎么生气了?”

    “我没有生气。”夏叶把摘来的桃花放在清水里洗净,然后浸泡。

    其实夏叶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生气,只是觉得臧明旭刚才做的很过分。

    “既然李兄没有生气,为什么又只做一碗桃花羹了,李兄不是说要多做几碗让我尝鲜吗?”臧明旭知道夏叶肯定生气了,只是因为他刚才对她的态度,所以李兄看不过去了吗?

    夏叶拿起菜刀直接立在菜板上:“刚才是刚才,现在我只想做一碗,而且刚才和太子殿下的赌约,说的也只是一碗。”

    “李兄还说没生气?”臧明旭看着桌子上的菜刀咽了咽口水:“李兄是在怪我刚才对她的态度?”

    “…”夏叶张了张嘴,最后却没有说什么:“她是太子妃,太子怎么对她我怎么管得着。”

    “李兄不要这样夹枪带棒,有什么就说,我想听李兄说的。”臧明旭直言道。

    夏叶把洗好的桃花捞出来放在案板上,然后拿起菜刀,手起刀落,一片片桃花立刻变成了晶莹的细丝。

    趁着煮粥的时候,夏叶坐下来心平气和的看着臧明旭:“你了解她吗?知道她是个什么性格的女子吗?”

    臧明旭摇摇头:“李兄为何这样问?”

    “那你又为何那么对她,太子不了解她,却直接否定她,只因为她是宁相的女儿,她打扰了你喜欢你心里的那个人?”

    “我…”臧明旭无言。

    夏叶又继续:“我相信任何一个女子都想要一个完美的爱情,就像你一直追求你自己心里喜欢的那个人一样,这一切不是她的错,如果太子真的不喜欢她并且不打算了解她,那么就请太子至少可以尊重她。”

    “李兄说的对。”臧明旭垂下眼眸,也许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太已自己为中心了,他不该平白无故的去伤害一个也许和他同样无奈的女子。

    “太子明白就好。”夏叶转过身装作去看粥,然后暗自给了自己一巴掌,又多嘴。

    “在这个宫里,除了李兄,他们都是对我百般阿谀奉承,越是这样有时候就越是会看不清自己。”臧明旭突然很感伤。

    夏叶抿抿嘴,看来臧明旭已经认识到她刚才说的话的意思了,也算她刚才没白激动。

    过了一会粥熬好后,夏叶把切好的桃花放进粥里,搅拌两下后起锅。

    “太子,粥好了。”

    夏叶等粥稍微冷却后才端给臧明旭,看着晶莹的玉碗,里面盛着诱人的桃花羹,夏叶的肚子突然咕咕叫了两声。

    臧明旭突然尴尬的不知道该不该接那碗粥:“李兄也饿了?”

    真是太不给力了,刚才的糕点居然这么快就消化完了,这碗桃花羹夏叶突然觉得很粘手:“还是太子殿下吃吧。”

    面对这碗梦寐已久的桃花羹,臧明旭内心做着激烈的挣扎,不接的话他实在是想喝,接的话好像又太对不起李兄。

    见臧明旭犹豫不决,夏叶直接狠了狠心:“太子还没有喝过桃花羹,这碗又是为太子做的,太子快喝吧,凉了就不好喝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