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谁让她刚才死活要做一碗呢,这次自己也蹭不上喝了。

    “太子…”文才突然抱着个大竹筐进来:“这是太子妃刚刚摘的桃花,说是刚才影响了太子和侯爷摘桃花心里很过意不去,所以亲自带着宫里的奴婢摘了这些来。”

    “她真是这样说的?”臧明旭看着那一大竹筐的桃花,眼神闪过一丝愧疚。

    看到臧明旭表情有异,夏叶就大概已经猜到了些什么,然后直接把桃花羹塞到臧明旭手里。

    “太子妃真是有心了,这么多桃花可以做好几碗桃花羹了。”夏叶接过桃花满足道:“一会文才也留下来喝一碗。”

    文才受宠弱惊的站在门外,过了一会便闻到了香味。

    臧明旭已经把刚才的桃花羹喝掉了,他没想到小小桃花竟然也能做出如此美味,真是让他觉得惊奇,只是一碗桃花羹,他根本没有喝够,所以等着夏叶做的第二碗。

    这次大竹筐的桃花一共做了四碗,夏叶先给了太子一碗,然后又给了文才一碗。夏叶也可以犒劳一下自己的肚子喝了一碗。

    剩下这最后一碗,夏叶故意打着饱隔问:“太子要不要再喝一碗?”

    臧明旭摇摇头,他觉得桃花羹虽然美味,但是多喝就不能品尝其中的美味了。

    “文才要不要喝?”夏叶又问向门外的文才。

    见文才这厮居然耿直的想要点头,夏叶立刻一个眼神杀了回去,然后淡淡的说道:“这摘这么多桃花一定很辛苦,要是我早就不摘了。”说完把那碗桃花羹放在了桌子上。

    臧明旭眼神不自然的看了眼文才,然后咳了一声:“那个…文才啊…这碗桃花羹你去给太子妃送去,就说她辛苦了。”

    “是。”文才开心的端着桃花羹下去了。

    夏叶忍着笑意风凉道:“这才对嘛,毕竟她可是你的结发夫妻。”

    “不知道李兄在说什么。”臧明旭不敢再看夏叶的眼神,眼睛不自然的瞄着远处。

    吃完桃花羹,夏叶和臧明旭又回到了凉亭继续下五子棋。

    给太子妃送桃花羹回来后的文才,附在臧明旭耳边道:“太子,皇上有事要找你。”

    真是的!这么大声说还用附在耳朵旁边,夏叶真是为文才的智商捏了把汗。

    “既然太子有事,那我就先回去了。”夏叶自觉道。

    臧明旭点点头:“文才,替本宫送送李兄。”

    “不用了不用了。”夏叶摆摆手:“太子可不要忘了明天的事情。”

    “明天李兄可要早来。”臧明旭知道夏叶说的什么,所以回道。

    夏叶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走出了皇宫。

    出了皇宫,夏叶坐上马车直接先回了侯府,她待会要去看看红樱有没有来信。

    “吴管家,我待会要出去一趟。”夏叶这次防止吴管家再在门口空等待,于是跟他知会了一声,然后准备回房间一趟就去花楼。

    可是刚进房间,夏叶就被屋里一桌子的菜食惊呆了:“这是怎么回事?”

    “我见侯爷出门的时候没有吃饭,怕在皇宫吃什么不方便,所以吩咐下人提前热好了菜食等侯爷回来。”吴管家说完又道:“侯爷要不要吃点再出去?”

    要不要这么暖心?夏叶突然好感动,而且还有她爱吃的鱼,算了,还是吃了再去吧。

    “好,我吃了再去。”怎么着看在鱼的份上,也不能浪费了吴管家的一片好心。

    就这样夏叶被吴管家伺候着吃起了饭:“这个鱼炖的太好了。”夏叶赞美道。

    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夏叶无意间发现吴管家好像一直在盯着她,看她吃饭,

    难道吴管家饿了?夏叶猜测着,然后问道:“吴管家要不要坐下一起吃点?”她倒是不介意这个,在她眼里没什么主仆之分,反倒觉得人多吃饭香。

    “啊?”吴管家以为自己听错了,然后拒绝道:“小人不敢。”

    吴波在心里打着小鼓,他只是觉得侯爷吃饭的样子比较好看,所以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怎么侯爷还让他坐下一起吃了?

    “有什么不敢的,再说了这一桌子菜我又吃不完。”夏叶还傻乎乎的客气道,以为吴管家真的饿了。

    “小人还是伺候侯爷吃饭吧。”吴波说完心虚的夹了菜放到夏叶的盘子里。

    这种被人夹着吃饭的感觉真的不是很舒服,但是因为菜比较多,桌子又比较大,很多地方的菜夏叶也够不到,对于古代来说站起来夹菜那简直太粗鲁了,所以要有人在一旁伺候着。

    吃过饭后,夏叶看着一桌子的菜,有好多都只吃了一两口不免觉得浪费:“吴管家,以后让厨房不要做这么多菜了,我一个人也吃不完。”

    “是,侯爷。”

    夏叶擦擦嘴准备出门,却被吴管家叫住:“天色不早了,侯爷出门还是带两个仆人吧。”

    带什么仆人那么麻烦,夏叶舌头扫扫牙齿,然后突然点点头:“那就吴管家跟我出去吧。”

    “是。”吴波点点头,然后跟着夏叶出了侯府。

    其实夏叶带吴管家出来是有原因的,因为她要去花楼,对于今天早上的事,夏叶总觉得吴管家心里会有猜忌,所以她要让吴管家亲眼看她进花楼,也是为了彻底打消吴管家的猜忌。

    到了花楼,夏叶让吴管家先去对面的客栈坐回,并嘱咐,她可能要很久才出来。

    吴管家听后木纳的点点头。

    花楼老板娘看到夏叶后立刻亲自招待进了二楼。

    “宫主。”徐凤恭敬叫道。

    夏叶摆摆手:“不必多礼,可有云宫的消息?”

    徐凤摇摇头:“没有,宫主可是有什么急事?”

    “也没什么。”看来是她太着急了,即便红樱收到了信,这么些人从岷州出发去京城也要差不多一天的时间。

    等安顿好,再到跳舞,即便有什么事情也要两三天才能知道。

    可是现在就走可不行,夏叶突然想到吴管家还在外面等着,如果她刚进来就出去岂不是自己打脸。

    不行,她要在这里坐会。

    “去给我叫几个姑娘来吹曲。”夏叶无聊的敲着桌子。

    徐凤一愣,大概没想到夏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然后应了声便退出去叫了个姑娘进来。

    这个姑娘手里抱着琵琶,脸上带着面纱,一身白衣清纯安好,乌黑的秀发垂在双峰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