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个烟雾弹是信号,提醒大家树林里有刺客。

    信号发出后,不过多大一会所有的人马都从四面八方涌来。

    “旭儿,这是怎么回事?”吐蕃皇上下马后看着中箭的夏叶问。

    “父皇,有刺客。”臧明旭紧张的看着夏叶。

    夏叶已经疼的处于半昏迷状态了,这一箭可真疼。

    “怎么会有刺客?”吐蕃皇上勃然大怒:“御林军,给朕死守这里,一定要抓住刺客!”

    所有御林军开始戒备起来。

    “旭儿你有没有什么事?”吐蕃皇上紧张的问。

    “孩儿没事,只是要不是李兄替孩儿挡这一箭,恐怕现在躺在这里的就是孩儿了。”

    “你是说刺客是冲着你去的?”吐蕃皇上皱眉道。

    臧明旭点点头:“如果不是李兄刚巧上马,手臂正好挡住孩儿,恐怕这一箭中的就是孩儿的心脏。”

    “查!给朕彻查!竟然敢在朕的狩猎场行刺!”吐蕃皇帝坐在龙椅上勃然大怒。

    “太子,剑上有毒。”太医看着逐渐发黑的伤口惊恐道。

    “什么?箭上有毒?”臧明旭看着已经昏迷的夏叶问道:“什么毒,可有解?”

    太医着急道:“是阑尾草,此毒可解,但是需要在中毒三个时辰内服下解药,否则神仙也难救活。”

    三个时辰,狩猎场离皇宫甚远,三个时辰除非快马加鞭。

    “来人,快备马!”臧明旭扛起夏叶便要走。

    “御林军,护卫!”

    刚才经过刺杀一事,吐蕃皇帝已经害怕了,所以此刻臧明旭回宫,吐蕃皇帝命一行御林军同行。

    然后剩余的随后同行回宫。

    臧明旭骑着他的胭脂马,一路上没有停歇,并且在天黑前终于赶回了皇宫,进宫后直奔太医院。

    经过了一夜的观察,夏叶的毒总算是解了,但仍在昏迷中。

    臧明旭还有太医院的太医在夏叶身旁守在旁边一夜,直到毒彻底解了。

    “佛爷。”

    东宫地上跪着的太医,突然齐声道。

    臧明旭扭头看了眼门口:“皇祖母。”

    佛爷走过去,看了眼昏迷的夏叶:“怎么样了?”

    “毒已经解了。”臧明旭帮夏叶掖了掖被角道。

    佛爷点点头:“哀家听说,她昨天是替你挡了箭?”

    “嗯。”臧明旭猫满眼的愧疚。

    “别太担心了,毒已经解了,会好的。”佛爷看了眼夏叶,她就知道她没有看错人。

    “皇祖母。”昨晚他一夜都在提心吊胆,他真怕李兄有什么不测,一想到这里他就感觉心揪着的难受。

    佛爷拍了拍臧明旭的后背:“没事了没事了。”

    “皇祖母,太子。”

    宁玉茹从外面端着一碗药进来,然后朝佛爷和臧明旭行了行礼。

    “太子,药煎好了。”

    臧明旭结果药,然后一点点的亲自喂夏叶。

    佛爷看到这里把宁玉茹叫了出去,说了几句无非就是贴心的话。

    等夏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中午,臧明旭正趴在床边,地上还跪着一大堆的太医。

    “咳咳…”夏叶轻咳了几声,打扰醒了一旁的臧明旭。

    “李兄,你醒了。”臧明旭赶紧让太医为夏叶诊脉。

    太医诊完脉后大喜:“回太子,毒已经全部解了,现在只需要慢慢调理便可以了。”

    “太好了!”臧明旭激动的看着吓我:“李兄可还感觉哪里不舒服?”

    夏叶摇摇头,除了胳膊有些疼,她没哪里不舒服:“我就是有点饿了。”

    臧明旭一听赶紧让人把粥端来,然后亲自喂她。

    “我自己来吧。”夏叶还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李兄胳膊受伤了,就让我来吧。”臧明旭坚持道。

    “我睡了几天了?”夏叶现在比较关心这个。

    “算上你中箭那天,三天了。”臧明旭吹了吹粥,一点点的喂夏叶。

    三天了?红樱那边该来信了,她不能再在这里躺着了。

    喝完粥后,夏叶要求回她的侯府,可是臧明旭非说侯府的大夫没有宫里的太医好,要他留在宫里养伤。

    “其实在哪里都一样,我还是比较喜欢我的侯府。”夏叶躺在床上无比煽情道:“只有我躺在一个开心的地方了,伤才会好的快,太子还是送我回侯府吧。”

    臧明旭实在是受不了夏叶的肉麻,最后只好点头答应,然后派了辆堪比劳斯莱斯的豪华轿子送她回侯府,还随身配带了一名太医。

    回到侯府,吴管家更是着急了,他只知道夏叶进了宫,却没想到居然三天都没了音信。

    好好的站着进宫,这次回来居然还是躺着回府了,吴管家的担心的问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吴管家,没啥好大惊小怪的,你就别揪着人家不放了。”自从她回了侯府,吴管家就追在太医后面问东问西,太医不觉得烦,夏叶都觉得烦了。

    “侯爷,你别说话了,好好养着,我再去吩咐下人去炖点鸡汤来。”吴管家忙前忙后着。

    “你别忙了。”夏叶叫住吴管家,然后低声道:“你去花楼一趟,帮我取信来。”

    “去花楼?”吴管家脸色一红,但是听到去取信还是赶紧去办了。

    夏叶着急的等着,不知道红樱有没有来信。

    期间太医煎好药给夏叶服下,又换了比药膏,吴管家才回来。

    “侯爷,有信。”吴波拿着信进来,然后把信递给了夏叶。

    “什么时候来的?”夏叶还是比较关心时间。

    “听花楼老板娘说是今天早晨。”

    “嗯。”夏叶点点头。

    吴波想了想又道:“花楼的老板娘还问侯爷为什么不自己来?”

    夏叶笑了笑:“吴管家怎么回答的?”

    “小人说侯爷有事忙,脱不开身。”

    “很好。”她不能让徐凤知道她受伤的事,凭白添担心。

    吴波纠结了下继续道:“花楼的老板娘还问,说侯爷打宰傅儿子一事没受到什么牵连吧。”

    擦!这个徐凤怎么什么都说,她要是有事还能让人去取信?

    夏叶翻了翻白眼:“那吴管家又是怎么说的?”

    吴波咬咬嘴唇:“我看侯爷挺好的,就说没有。”

    “嗯,知道了。”这个吴管家还算机智,不过这样一来她那天晚上岂不是装X失败了?

    吴波说完后便退了出去。

    夏叶费劲的拆开了信封,是红樱的信。

    信中说,姜国的皇上有意留下罂粟以后在皇宫跳舞,成为宫中的歌姬。

    你丫,真是太贪心了吧?夏叶继续往下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