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属下已经跟姜国皇帝说明了情况,但是姜国皇帝坚持,不过也有些松口,说必须得留下一个,宫主看现在该怎么办?

    她就知道,她就知道会是这样!夏叶拿着红樱的信思量着该怎么办才好。

    看来少女时代想全部出宫是不可能了,但是留一个在宫中也许并非是坏事,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夏叶心想少女时代的队长比较机灵,或许只能留下少女时代的队长了。

    看红樱信中,姜国皇上同意只留一个怕是有诈,夏叶决定留下队长也是有原因。

    夏叶已经打定主意,但是她手臂受伤了,虽然伤的是左手,但是她现在回信也费劲。

    “吴管家。”夏叶冲门外守着的吴波叫了声。

    “怎么了侯爷?”吴****门进来问。

    “拿笔墨,我要写信。”夏叶躺在床上非常不方便道。

    “是。”吴波出去拿来了笔墨,顺便搬了个凳子放在床边:“侯爷,你手臂受伤了,要不要小人替写?”

    “没事。”夏叶现在还不能完全相信这个吴管家,所以还是决定自己写。

    夏叶稍微动了身子,不小心扯动了手臂上的伤,疼的皱了下眉头。

    “侯爷。”吴波赶紧小心的帮夏叶翻了个身。

    不过是一个翻身的动作,现在对夏叶来说简直比登天还难,夏叶虽然翻过身来了,但是右手却翻到床里面了。

    没办法,夏叶又让吴管家把笔墨放到床上,下面垫上书本。

    “我去看看给侯爷煎的药。”吴波识趣的退了下去。

    夏叶调整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然后开始动笔。

    红樱,少女时代既然不能全部出宫,那就留下少女时代的队长打草,记住,一定要让打草自己亲口说,她会在宫里重新训练一支和少女时代一样歌姬。

    等姜国皇上同意后,你再向皇上请一道圣旨,大概的意思就是以后酒楼的三十六姬可以得到皇上的庇佑,不会随意被官宦朝职动用。

    另外,留在宫里的打草,你该知道嘱托什么,切记一切妥善后立刻离开皇宫,以防变故!

    夏叶费劲的写好信后,撇了眼自己的字迹,虽然凌乱放荡不羁,但是也能看的清楚,然后又费劲的把信塞进信封,特意在信封口留了一根头发。

    这个时候吴管家也把煎好的药端来了,在门口敲了敲门后才进来。

    “侯爷,药煎好了。”吴波端着药进来,然后把药放在凳子上,准备帮夏叶翻过身来。

    “先不用翻了,我趴一会。”夏叶说完从被子里拿出她写好的信递给吴波:“交给花楼的老板娘。”

    吴波接过信点了点头:“侯爷别忘了喝药。”

    “知道了,快去。”夏叶抬着头说完,脖子都快酸死了。

    等吴波送信回来发现夏叶居然趴在床上睡着了,而且凳子上的药也凉了。

    “侯爷。”吴波走过去叫了声。

    夏叶侧着脸,口水流了一枕头,听到吴管家的声音后哼哼了两声,然后睁开眼睛看着吴管家:“信送到了?”

    “送到了。”吴管家点点头,然后看着夏叶的枕头:“侯爷流涎水了,要不要小人帮侯爷换个枕头?”

    涎水?夏叶尴尬的看了眼湿了一大片的枕头:“不用了,一会就干了。”

    “那小人扶侯爷翻个身?”见侯爷趴了这么久,吴波觉着都累了。

    其实夏叶早就想翻身了,只是身边没人,苦等吴管家等着等着就睡着了,现在她感觉她的两只兔子已经麻木,都闷死了。

    “好,快帮我翻身。”夏叶感觉她现在就像个残疾人一样,刚准备抬头让吴管家帮忙翻身,才发现脖子居然睡落枕了。

    “啊哇!”夏叶一手扶着脖子,然后阻止吴管家翻身:“别动。”

    吴波吓了一跳,赶紧问道:“怎么了侯爷?”

    “我落枕了。”真是人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

    “那我去叫太医来。”吴波赶紧出去找那个从宫里随行来的太医了。

    太医进来后,先是给夏叶按了一会,然后问夏叶是那个地方疼。

    这应该讲的是穴位吧,夏叶感受着太医的指位,然后总结了一句:“整个脖子都疼,靠近脑袋的地方更疼。”

    太医严肃的从药箱里拿出几根银针,长度如中指一般。

    “你要干吗?”夏叶捂着脖子紧张的问。

    “侯爷不要紧张,待下官施针几次便会好了。”太医说完,拿着针靠近夏叶。

    “不要!”夏叶惊恐的看着太医,然后幸存的两只腿胡乱的挣扎着:“不要,我不要扎针…”

    太医扶住夏叶:“侯爷莫怕,这针不疼的。”

    少骗人,这么长的针,不疼才怪:“吴管家,你快拦住他,他想害我啊!”夏叶杀猪般嚎叫道。

    听夏叶说完,太医抬眼看了眼吴管家然后递给吴管家一个眼神。

    吴管家一脸淡定的走到床边,夏叶感动的看着吴管家,以为吴管家是来帮她带走那个太医的,结果没让她想到的是,吴管家居然联合太医按住了她的双腿。

    太医一手按住夏叶唯一可以动的手臂,然后对着夏叶的脖子,找准穴位就刺了下去。

    “啊!”夏叶提前为她预想的痛感大叫了出来,结果脖子上就传来像蚂蚁咬了一下的痛感。

    “怎么样侯爷,是不是不痛?”太医施完针后问。

    夏叶撇撇嘴:“谁说不痛了,只不过不是很痛而已,也有痛啦!”夏叶没好气的说完,然后开始怀念有陌上在的时候。

    如果陌上在,他一定不会用施针这么粗鲁的手段,还是这个吴管家,居然帮着太医按住她,夏叶想到这里,然后恶狠狠的看了眼吴管家:“吴管家,本侯真是对你太失望了。”

    吴管家低着头道:“小人也是想让侯爷快点好。”

    快点好?夏叶动了下脖子:“施针又怎么样,本侯脖子还是好痛。”

    太医略微尴尬道:“侯爷,这施针只是缓解脖子的痛楚,要想痊愈还得再施针几次方可。”

    什么?还要施针?夏叶听后一脸惊愕的看了眼太医,然后忍痛转了下脖子:“不,太医,我感觉脖子好多了,不用再施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