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280章 这次侯爷这么快?
    夏叶站起身打了个恶寒,就连旁边的小太监文才都一脸的惊讶,心道他家太子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么撩人了?

    “吴管家,替我送送太子殿下。”

    不是夏叶不送,而是臧明旭说她受伤了,要留步。

    等臧明旭走后,夏叶披了件披风,准备去趟花楼看有没有红樱的消息。

    “侯爷,太子走了。”送太子回来的吴管家看到夏叶这打扮又问道:“天色不早了,侯爷这是要出去?”

    夏叶点点头:“我要去趟花楼,吴管家要不要去?”夏叶冲吴管家挑挑眉问。

    “又去花楼?”吴管家显然有些吃惊:“可是…侯爷,你肩膀还没好啊。”

    “不碍事。”

    夏叶说完就要出府,然后看到吴管家一脸的沉思,夏叶猜想吴管家大概又是想歪了。

    “那小人还是跟着侯爷吧。”吴管家想了想,觉得夏叶胳膊受伤了,可能会多有不便,于是抬脚跟在夏叶后面。

    夏叶勾了勾嘴角,心道这个吴管家还真是可爱。

    到了花楼,夏叶本想请吴管家进去放松放松,可是没想到,他居然顿时就脸红了,还执意说要去对面的客栈等她。

    这个夏叶自然也不强求,见吴管家却是不需要,她也只好答应让他去对面的客栈等她了。

    这次徐凤没在花楼,夏叶只好径自上了二楼的那个房间。

    人烟迷乱的花楼,夏叶经过一间房间的时候还听到了一些不雅的声音,羞的赶紧大步跑回了房间。

    推开房间,徐凤正坐在房间里。

    “宫主?”徐凤赶紧起身行礼。

    “你怎么没在楼下招呼客人?”夏叶解开披风挂到一旁好奇的问。

    “每天对着这些人,不免有时候觉得乏乱,所以上来小憩一会。”徐凤说完反问夏叶:“宫主这几天没来,不会是上次的事情对宫主有什么影响吧?”

    “我没事,倒是花楼,那个叫杨什么的,没来捣乱吧?”夏叶担心的问。

    徐凤摇摇头:“花楼在信堰城也算数一数二的风花雪月之地,不是他想怎样就怎样的,只不过为了不给花楼带来什么麻烦,花楼首先示好,上次杨天昊来都没有收他的银子。”

    “没什么麻烦就好。”夏叶点点头:“那最近云宫可有信?”

    “有。”徐凤从床头拿来一封信给夏叶:“今早刚到的。”

    夏叶以为是红樱的信,所以赶紧拆开了,没想到居然是陌上的信。

    这丫信中说,他已经巡演了几个国家,下一个就要来大凉了,还要她赶紧迎接他。

    “你妹!”夏叶一掌把信拍在桌子上,真是不够他添堵的。

    “宫主?”徐凤看夏叶生气了,有点紧张的问:“是云宫出什么事了吗?”

    “不是。”夏叶摇摇头,然后让徐凤把信烧了。

    “对了,上次我让吴管家送来的信,你可看到信封上有根头发?”夏叶突然想起来问。

    徐凤点点头:“有。”然后又道:“不过属下已经把头发扯下来了。”

    “……”夏叶无语的看了徐凤一眼,然后点点头,反正那个头发她也是为了考验吴管家,这么说来,吴管家还是可以信任的。

    “好了,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夏叶刚站起身,徐凤大概是想要去开门,不小心蹭到了夏叶的胳膊,疼的夏叶啊的一声。

    徐凤愣了下,然后跪在地上:“属下莽撞了。”然后看着夏叶捂住的胳膊:“宫主受伤了?”

    “没什么,起来吧。”夏叶摆摆手,不过那一下她感觉伤口好像被蹭开了。

    “属下帮宫主看看。”徐凤担心道。

    “不用了,没什么事。”天色不早了,她不想在这里耽搁时间,另外吴管家还是外面等着,她还是回侯府再看吧。

    徐凤的担心的送夏叶出了花楼:“宫主真的没事吗?”

    “我没事,你快回去吧。”夏叶说完便走了,刚走了几步,还没等夏叶吹口哨,吴管家就跑了过来。

    “小人刚才在客栈看到侯爷出来了。”吴管家说完,然后又小声道:“这次侯爷这么快?”

    夏叶回头看了眼吴管家,他丫这是什么意思?

    吴管家好像也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哪里不对,其实他只是想说今天比上次等的时间短,但是好像用词不对,所以一路低着头不再说话,默默跟在夏叶身后回了侯府。

    回到侯府,吴管家本来想伺候夏叶洗漱,却发现她脸色不对,解开披风后,胳膊处也被血迹浸湿了。

    “侯爷,你的胳膊。”吴管家赶紧扶夏叶坐下。

    “可能是伤口又裂开了。”夏叶忍着疼道:“这次又要劳烦吴管家帮忙了。”

    吴管家赶紧回房间取来了药箱,然后把夏叶衣服上的袖子剪开。

    夏叶中箭的部位,大概在肱二肌那里,只要稍微用劲或者什么,伤口也都会容易扯开,很不利于恢复。

    剪开夏叶衣服的袖子,一条粉臂露了出来,白皙细长,完全不似男人的手臂。

    但是手臂上的伤口也同样触目惊心,吴管家先是替手臂上的伤口擦洗消毒,然后再涂上一层祛疤愈合伤口的膏药。

    最后用纱布轻轻的包了起来,其实夏叶已经把干裂的嘴唇都咬出血了,因为真的很疼,她甚至觉得这次伤口裂开比上次中箭时还要疼。

    “侯爷忍着点。”吴管家见夏叶额头上已经疼的出了一丝缜密的汗珠,手头尽量放轻的给纱布打了个结。

    等给夏叶处理好伤口,吴管家的额头也紧张的出了一层汗:“侯爷快躺床上休息一下。”

    吴管家看到夏叶伤口裂开的那一瞬间就在自责,责怪自己当时没能阻止侯爷去花楼,要不然伤口也不会裂开。

    夏叶躺在床上调整了一会,伤口才感觉没那么痛了。

    “侯爷。”出去的吴管家过了一会又端着什么东西进来。

    “这是什么?”夏叶声音低沉的问。

    “这是鸽子汤,侯爷这次必须要喝,如果侯爷听小人的多喝几碗鸽子汤,也许今天伤口就不会裂开了。”吴管家把鸽子汤端给夏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