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这个伤口裂开跟喝不喝鸽子汤没有一点关系好吗?夏叶把头撇向一边:“吴管家拿走吧,我不想喝。”

    “如果侯爷这几天还想去花楼的话,就喝了这碗鸽子汤,这样伤口就不会裂开了。”

    阿西吧!这丫的是在威胁他?而且就算她去花楼,徐凤无心蹭了她一下,也不会再蹭第二下吧?

    除非…除非吴管家以为她是做了什么运动,所以才把伤口扯开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夏叶咳了咳故作顺从道:“那好吧。”

    夏叶本来想用右手去接鸽子汤,结果吴管家却坐下来,拿着勺子要喂她。

    “这…我自己来吧。”夏叶不好意思道。

    “侯爷手臂受伤了,小人伺候侯爷。”吴管家一直在为自己没能劝阻住侯爷而自责,这个也算是弥补的机会吧。

    这么温情的画面,这么暖心的大叔,这么柔软的眼神,夏叶恍惚间竟然把吴管家看成了吴秀波蜀黍,害羞的眼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结果,做作的下场就是,她喝呛了…喝呛…

    吴管家吓的碗差点没砸在夏叶脸上,然后赶紧拿毛巾把夏叶呛出来的鸽子汤擦了擦:“是不是我喂太急了?”

    夏叶摇摇头:“好了,我不喝了。”然后用被子蒙住头,这么浪漫的一幕,她居然喝呛了,真是太丢人了。

    “是。”吴管家看碗里的鸽子汤,差不多也喝完了,所以拿着碗退下了。

    这一夜,夏叶睡着后时不时的就会闻道一股药和鸽子汤的味道,以至于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看见鸽子汤就想吐。

    可是吴管家非逼着她要喝,没办法,夏叶只好以去皇宫找太子下棋为理由逃出了侯府,她再也不想喝鸽子汤了。

    出了侯府,溜达了一会,她确实也没有别的地方去玩,于是真的去了皇宫,反正手里有令牌。

    在去皇宫的路上,夏叶巧遇了也要出府的五王,因为上次的事,她本想绕道走,结果却被五王给叫住了。

    “李侯爷。”五王冷凝的声音叫住了遇要逃离的夏叶。

    “五王。”夏叶回头冲五王友好的笑了笑:“这么巧?”

    “李侯爷这是要去哪里?”五王站在王爷府门口问。

    夏叶干笑两声:“去皇宫。”

    丫的,说完夏叶恨不得给自己一大嘴巴子,这么诚实干什么。

    “这么巧,本王正好也要去皇宫。”五王说完看了眼夏叶:“李侯爷,一起吧。”五王指了指门口豪华的轿子问。

    夏叶尴尬的愣在那里咬了咬嘴唇,她现在是步行,五王有轿子,他身为一个王爷邀请她一个侯爷,她要是拒绝岂不是说不过去?

    可是她真的不想和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狠毒王爷同坐一个轿子。

    “这…不太合适吧。”夏叶呵呵笑道:“王爷还是先去吧,我刚吃完饭溜达溜达再去。”说完夏叶做出要晨练的姿势。

    “难道李侯爷是看不起本王的轿子?”五王继续站在那里不咸不淡的问。

    “怎…怎么会…”夏叶吓的赶紧摇摇头:“五王的轿子看外观就很奢华,坐着一定很舒服。”

    五王冷笑一声:“那为何李侯爷不愿与本王同坐一个轿子?”

    “额…”夏叶摸摸脑袋:“那个…我这不是怕五王嫌挤嘛。”

    “本王不嫌挤。”五王说完径直上了轿子。

    得,这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再不上轿子也说不过去了。

    夏叶挪动这脚步,然后上了轿子,轿子两边有凳子,但是夏叶却选择和五王坐在同一边,不过她却是尽可能往轿门口坐。

    大家肯定会问,夏叶既然讨厌害怕五王,为何还跟他坐在一起?

    因为夏叶清楚,如果她坐在对面的话,这个五王就可以直接打量她了,她更是连躲的地方都没有,这样坐旁边,他总不能一直侧脸看她吧。

    其实夏叶还是有点小聪明的,所以在心里得意的笑了笑,和他坐在同一边至少不用看他丫的眼睛,有时候人的眼神也是可以杀人的,她可不想给五王用眼神杀死她的机会。

    轿子一上路,夏叶就把头撇向一边不看五王,也不打算和他说话,她今天就当搭了个顺风车了。

    “坐到对面去。”

    五王冷冷的声音从夏叶身旁飘来。

    嘎?夏叶内心刚刚升起的得意戛然而止:“我坐到对面?”夏叶指着自己问。

    五王撇了眼夏叶,然后点点头。

    你丫!夏叶忍住破口大骂的冲动,冷静道:“王爷不是不嫌挤吗?”

    “对面也有凳子,李侯爷又干嘛非要和本王坐在一块呢?”五王扭过头面无表情道。

    行,你丫有理行了吧?夏叶拍拍腿,然后半蹲着身子打算乖乖坐到对面。

    可是这个轿子主人跟她有仇也就罢了,这轿子好像也跟她有仇,她刚起身,轿子好像就压到了什么东西,整个轿子晃动了一下。

    “额啊…”夏叶一个没站稳朝五王倒去,五王表情一怔然后双手托住夏叶的后背。

    由于惯力的冲击,夏叶脖子上的象牙链弹了出来,露在衣服外面。

    夏叶胳膊上的伤还没好利索,这一下更是碰到了她的伤口,痛的她呲了下牙,不过还好刚才五王托住了她才没有摔到。

    “谢谢。”坐稳后的夏叶低着头道,然后右手抓着左手的手臂,不知道有没有再次扯动了伤口。

    五王看了眼神情不对的夏叶,然后对着轿子外面厉声道:“阿福,你是怎么看路的?”

    “回王爷,小的失误,刚才一只小狗突然冲了过来,小的没躲过去。”外面驾马车的伙计道。

    原来刚才是碾压到了一只小狗?夏叶赶紧挑开轿帘看了看,一只棕色的小狗正躺在路中间,痛苦的蹬哒着腿。

    “快停下!”夏叶对外面的伙计道。

    外面的伙计扭了扭头,没有得到五王的命令继续驾马。

    “你丫快停车!”夏叶直接怒了,马车没停她就想撩开轿帘出去。

    “停下!”五王看着疯狂举动的夏叶道。

    马车终于停了下来,夏叶也不顾的用板凳了,抓着手臂直接跳下了马车,然后朝那只小狗跑去。

    五王掀开轿帘看了看,就见夏叶把那只压伤的小狗抱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