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大胆!”臧明旭直接怒了。

    见情况,臧明旭身后的一个小奴才偷偷的溜出了酒楼。

    “赶紧给我闪开,少在这里吓唬人。”郭员外显然没把臧明旭放在眼里:“今天我还就非得要把我家姑爷带走。”

    夏叶看着臧明旭脸色越来越不好,她不想把事情闹大,于是缓和脸色道:“郭员外,我可以跟你走,但是有一件事我必须要更正,我确实是一品侯爷,如假包换!”

    “少废话,既然你说就要走,那就赶紧背着我女儿回郭家。”郭员外不耐烦道。

    “我是答应回去,但是却没有答应要背她。”夏叶也生气了,守着这么多人,夏叶已经率先低头给了郭员外台阶,可是他不仅不下,还弄的她一点台阶下都没有,这个可就说不过去了。

    “你信不信我弄死你?”郭员外恶狠狠的吓唬道。

    一旁的郭晶晶赶紧拉住她爹:“算了爹,相公答应回去不就行了吗?”

    “不行,他今天必须把你背回去!”郭员外厉声道。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臧明旭脸色铁青的看着郭员外。

    身后跟着的小太监也都围在臧明旭身旁。

    周围的客人一看要打架了,都自觉的闪出了一片空地。

    郭员外呵呵笑了笑:“怎么着?想以多欺少?来啊!”郭员外挽了挽休息,一副很拽的样子道。

    “闪开闪开!”

    突然间门口涌现了大量的御林军,然后酒楼的客人纷纷撤开道路。

    为首的图撒将军直接一把推开了郭员外和郭晶晶,然后带着御林军跪在地上:“末将参见太子殿下,李侯爷。”

    “免礼。”臧明旭负手而立,站在酒楼。

    被推开的郭员外和郭晶晶这次两个人都傻眼了。

    臧明旭看了郭员外一眼:“你不是还想与本宫切磋吗?来吧。”

    “小…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太子殿下,李侯爷饶命。”郭员外跪在地上道。

    郭晶晶也吓的跪在地上:“饶命饶命。”

    “太子殿下,要不要末将把他们押进大牢?”图撒拱手道。

    “李兄认为该怎么办?”臧明旭转身问向夏叶。

    这个郭员外虽然不讲道理,但是说到最后也是为了他女儿的尊严,他逃婚也许真的对她的伤害太大了。

    夏叶站在台子上,看着酒楼里的客人:“今天,我在这里替郭员外的女儿征婚,如有真心实意的男子愿意娶她为妻的,请登门郭府,她是个好姑娘,只是有点胖,但是也有追寻爱的权利。”

    “另外,郭员外也是为了自己的女儿,作为一个父亲那样为了女儿,我想我可以理解,但是婚姻不是儿戏,如果郭员外真的想让自己的女儿幸福,就找个真心实意爱她的吧。”

    “谢侯爷。”郭员外泪流满面道。

    郭晶晶更是感动的说不出话来。

    有了她这个侯爷的征婚,夏叶相信,郭晶晶一定会找到属于她自己的幸福的。

    酒楼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臧明旭笑了笑,然后道:“回宫。”

    御林军自动分列两排,恭迎臧明旭和夏叶上了马车。

    “李兄刚才的做的完全是在我意料之外,我还以为李兄会爆那个郭员外一顿呢。”臧明旭轻笑道。

    夏叶拿了个橘子:“他们并非十恶不赦的坏人,把他们关进大牢又如何,和和气气的多好。”

    这皇家的马车就是不一样,不仅大,里面居然还有桌子,桌上还摆有水果和糕点。

    “明天皇祖母的生辰,李兄一定要来啊!”臧明旭突然想到,于是提醒道。

    “皇祖母的生辰?那我可要好好想想准备什么礼物了。”夏叶拿着橘子把玩道,然后又一脸的思考表情。

    臧明旭靠在马车上:“那就看李兄到时候准备什么了。”

    “你先说说,皇祖母都喜欢什么?”夏叶还是决定从喜好入手。

    “我皇祖母心态很年轻,一般喜欢跳舞什么的。”臧明旭想了想道。

    喜欢跳舞,心态年轻,夏叶皱了皱眉头问:“那你说皇祖母会喜欢今天女团表演的舞蹈吗?”

    “一定会喜欢!”臧明旭听到这个来了兴趣,刚才被那个郭员外一打扰,他都忘了说了。

    “这姜国的十六姬果然不是盖的,闻名不如见面,今日一见简直是惊叹,那舞蹈完全是我毕生见所未见的啊。”

    臧明旭一说起来刚才女团的舞蹈便开始滔滔不绝。

    夏叶剥了个橘子放进嘴里。一边吃一边听,她觉得听别人夸三十六姬,就跟夸她差不多,很开心。

    就这样,一路上夏叶光听臧明旭滔滔不绝的对女团舞蹈的夸赞了,一整盘的橘子也都被她吃了个干净。

    到了侯爷府,夏叶便下了马车,没有其他的事,她就不跟着一起进宫了。

    “李兄,明天寿宴上见。”臧明旭掀开轿帘道。

    夏叶比了个OK的手势:“放心吧。”

    目送着臧明旭的马车,和随行御林军离开,夏叶才回了侯府。

    一回侯府,陌上就搭了过来:“李兄~”

    “不要这种口气跟我说话,有事就说。”夏叶起了身鸡皮疙瘩道。

    陌上一脸茫然的摇摇头:“我没事啊,就是想告诉你,我们巡演完了,明天我就会带着女团离开吐蕃去下一个国家了,到时候你一定要保重,不要让我每次看到你的时候,你都是受伤的。”

    夏叶把手里刚才忘丢的橘子皮塞进陌上的嘴里:“不许走!”

    “为什么啊?”陌上吐出嘴里的橘子皮,手捏着兰花指问。

    “明天皇祖母寿宴,我要你们去跟我一起贺寿。”夏叶淡淡道。

    “贺寿?”陌上跟着夏叶进了屋:“为什么呀?”

    “什么为什么?”夏叶翘着二郎腿坐在凳子上:“我现在是侯爷,皇祖母又喜欢舞蹈,你们又是姜国如雷贯耳的三十六姬,这个礼物她老人家一定会喜欢。”

    去贺寿什么的当然没问题了,只是…陌上坐在夏叶对面难得郑重其事的问:“可是叶子以什么身份请我们去呢?”

    这个问题夏叶在刚才说出要女团去贺寿时就想好了,所以自然不用做难:“当然是以我好兄弟的身份了,并且我会付你们高额的佣金的。”

    有钱拿?陌上两眼放光:“那叶子打算给多少佣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