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到了前殿后,殿内已经聚集了很大大臣和皇室之人,等在殿内的臧明旭一眼就看到了夏叶:“李兄,这里。”臧明旭冲夏叶挥着手。

    夏叶用眼神回应了一下,刚想走过去就被人挤了路,定眼一看一个长的比自己还帅气的小鲜肉男子朝她左边走去。

    丫的,居然抢了我的帅气,夏叶狠狠的盯着那个男子的背影看了好久,她以为凭借这两撇小胡子就可以帅倒全场,没想到居然被人刨活了。

    “看什么呢?”臧明旭顺着夏叶的眼光看去,就见邵剑正朝五王走去。

    “那个人是谁?怎么找五王去了?”夏叶也没想到那个小鲜肉居然去找了五王,所以很惊讶的看着他们,看样子他们还挺熟。

    “那个是邵家贝勒。”臧明旭淡淡道。

    贝勒爷?有她这个侯爷大吗?夏叶撇撇嘴又问:“他和那个五王很熟吗?”

    “邵家的人已经被五弟拉拢了。”臧明旭说完不再看他们,拉着夏叶朝殿内走去:“李兄看这里布置的怎么样?”

    夏叶打量了一下殿内,四壁温馨,依次排列的桌子上也都摆放了新鲜的桃花。

    “很不错啊,这桃花摆放的很新意呢。”夏叶感觉这桃花摆放了很有新意,好像只有现代会这么搞吧?没想到吐蕃这么超前。

    “这桃花吗?”臧明旭垂了垂眼眸:“那除了这桃花,李兄没觉得别的吗?”

    “别的也都很好啊,很大气很奢华,金碧辉煌。”以前去看故宫也没觉得有如此奢华呢。

    长桌一直从殿内排到了殿外,统一摆放着桃花也不会显的那么单调了,给威严的宫殿增添了一份寿宴的温馨。

    “不过,这个桌子上摆放的桃花可谓是点睛之笔啊。”夏叶笑笑道。

    臧明旭显的有些不高兴:“李兄怎么说来说去都是这些桃花?”

    夏叶愣了下,别的也确实没什么好说的了嘛,不过为什么她一夸桃花臧明旭就显得很不高兴一样?

    “这桃花有什么问题吗?”夏叶问道。

    “没什么。”臧明旭揪了下桌子上的桃花,嘟囔道:“这次皇祖母的寿宴是让我和她一起布置的,这些桃花也是她要摆放的,我倒觉得俗不可耐,可是李兄却总是夸这些桃花,还说是点睛之笔。”

    “什么她,不就是太子妃布置了这些桃花吗?怎么了,我觉得很好啊。”夏叶看着臧明旭的样子就觉得好笑,跟太子妃两个人就像过家家一样。

    臧明旭叹了口气,然后戳了夏叶一下:“李兄怎么一夜之间还长胡子了?”

    “怎么样?”夏叶挑挑眉,然后做了个捏胡子的表情问。

    “好丑。”臧明旭嫌弃道。

    “啧,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夏叶没好气的锤了臧明旭一下,突然又想到臧明旭现在是太子,所以又轻轻的在刚才锤的地方捋了捋,嘿嘿一笑。

    “实话实说。”臧明旭认真道:“李兄怎么着也是一表人才,干嘛弄成这个样子。”

    一表人才她认,可是她现在不是更有男人魅力吗?算了,男人和男人之间是不会懂的欣赏的。

    夏叶转圈看了眼四周,殿门口又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不是杨天昊吗?夏叶不自觉的往臧明旭旁边靠了靠,旁边那个长的跟李逵似的不会就是杨天昊的爹,宰傅吧?

    臧明旭也看了眼殿门口,似乎知道了夏叶往他身边靠了靠的原因,然后递给夏叶一个放心的眼神。

    杨天昊刚进大殿就发现了夏叶,然后不知道跟他爹耳语了几句什么,他们父子竟然直接朝夏叶和臧明旭来了。

    “太子殿下。”杨宰傅过来行了行礼,杨天昊也行了行礼,但是眼光却是看向夏叶。

    夏叶又退后了两步,不是她怂,而是她真的怕他们父子冲动,连刺杀太子的事都干的出来,还有什么是他们不怕的。

    “李侯爷。”杨宰傅冲夏叶笑了笑,杨天昊则在一旁很不屑的看了一眼夏叶。

    这个时候夏叶也只好回了一个微笑:“杨宰傅。”

    “杨宰傅,今日皇祖母寿宴,你监管兵部,还是去巡视一下的好。”臧明旭袒护着夏叶,想赶快把这个杨宰傅支走。

    “太子说的是。”

    夏叶本以为这样杨宰傅就走了,没想到他却反过来走到了她的面前。

    “李侯爷,你与小儿也算不打不相识,往日恩怨一笔勾销如何?”杨宰傅伸出手,打算和夏叶握手言和。

    夏叶看了臧明旭一眼,然后伸出手:“说来惭愧,上次之事也是我鲁莽了。”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冤家宜解不宜结,既然别人主动来讲和,她又怎么能拒人于千里之外呢,夏叶这样想着,也是诚心的想要何解这个事情。

    但是让夏叶没想到的是,握着她手的杨宰傅表面微笑,手下却暗暗用力。

    “啊…”夏叶吃痛的叫了一声,她感觉骨头都要被捏断了。

    臧明旭皱了皱眉头,然后扯开了杨宰傅的手:“杨宰傅这是什么意思?”

    “太子殿下勿怪,老臣习武之人,难免力道大了些。”杨宰傅故作诚惶诚恐,关心的看着夏叶:“李侯爷,没事吧?”

    夏叶看着微微泛红的手掌,内心里早就把杨宰傅全家问候了一遍,把我手捏成这样,你丫不疼吧?可是她却不能说出来,只好摇了摇头。

    “杨宰傅还是巡查好兵部,不然宴会出了什么差错,杨宰傅可担待不起。”臧明旭口气不悦道。

    杨宰傅眼神讥笑的看了眼夏叶,然后带着他的儿子离开了。

    “李兄有没有事?”臧明旭看了眼夏叶的手:“要不要找太医看看?”

    “不用了。”手掌刚被捏的时候会疼,现在已经好点了,不至于再去找太医了。

    “他这分明是在公然报复。”臧明旭整个脸色冷了下来,眼神更是冰冷的盯着杨宰傅的背影。

    夏叶知道臧明旭之所以这么生气不全是因为她被杨宰傅欺负了,更多的是杨宰傅居然当着他的面捏她,这不明显的不把他这个太子放在眼里。

    “算了,皇祖母的寿宴,不要闹的不愉快。”夏叶说完无意的撇了眼旁边,发现五王也正朝他们这边看来,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果然一个老鼠洞里走出来的老鼠,蛇鼠一窝,夏叶哼的一声把头扭向了一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