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虽然是寿宴,但是从大臣战列的位置就可以看出来,两股势力的分拨,但是夏叶发现有一个人很奇怪,他自从来了后就站在殿中间,没有向任何一边倾向的感觉。

    “那个人是谁?”夏叶指了指现在中间,一脸淡然的男子。

    “江廷尉。”臧明旭看了眼,然后把手上的湿透的毛巾递给夏叶,说是敷在手上可以缓解疼痛。

    “为什么他一直站在中间?”夏叶接过毛巾敷在手上问。

    “李兄可知道他是谁?”臧明旭问。

    夏叶摇摇头:“谁?”

    “五王妃的父亲。”臧明旭说完看了眼在对面拉拢官员的五王。

    五王妃的父亲?那他不是应该站到五王那边吗?:“他为什么要站在中间?”

    “想必李兄通过今天皇祖母的寿宴就看出来了,这殿内凡是官职显赫的都自动站在了自己的队伍中,而这个江廷尉,他直接表明态度,不会参与党政,所以就站在中间了。”这一点臧明旭其实也很欣慰的,因为这都是琉儿的功劳。

    不知道为什么,听完臧明旭这么说,夏叶倒感觉这个江廷尉有点跳梁小丑的感觉:“那他是五王的岳父,不是该站到五王那队吗?”

    臧明旭一脸茫然:“什么是岳父?”

    “额…”夏叶挠挠头:“就是老丈人。”

    “也就是说岳丈?”臧明旭问。

    岳父和岳丈有什么区别吗?夏叶只好点点头:“嗯,差不多吧。”

    张明旭一脸明白的点点头,然后脸上挂着笑意:“江廷尉人比较刚正不阿,又加上知道我与琉儿的关系,所以一直保持中立。”

    看臧明旭笑的一脸春风得意,夏叶真想看看那个琉儿到底是何等的人物?竟然都成了别人的老婆了还能让臧明旭念念不忘。

    “人家只是保持中立,又不是归了你们这一边,有什么高兴的。”夏叶打量着那个江廷尉道。

    臧明旭却不以为然,反倒很自豪的说:“他毕竟是五王的岳丈,虽然不依附我,但是五王比我更亏不是吗?”

    这么一说倒也有些道理,他们这些皇家子弟,娶亲都是娶的娘家背景,如今五王虽然娶了江廷尉的女儿,但是却没得到江廷尉的支持,也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么看来,支持太子殿下的比较多啊?”光看分列不明显的两队,明显的就能看出来臧明旭这边人多点。

    “那当然了,我现在可是太子。”臧明旭喵了眼夏叶得意道,然后用手抹了下夏叶的胡子。

    夏叶垂着眼睛看了下自己的胡子:“太子殿下干吗碰我的胡子?”

    “擦掉吧,太丑了,感觉你都不是我的李兄了。”臧明旭任性道:

    我擦啊简直!她丫好不容易画了个性感的小胡子,就这么被破坏了,夏叶赶紧拿起一个茶杯照了照。

    左边半边的胡子都没有了,现在才是真难看,夏叶只是用毛巾把另外的胡子都擦掉了,结果擦的鼻子下面一团黑,像个日本胡子一样。

    她只不过是用木头灰烬擦了个胡子,怎么这么难擦:夏叶对着茶杯使劲用毛巾擦了擦,结果胡子是掉了,鼻子下面的一块皮肤全红了。

    “李兄,你要不要先坐下吃点糕点?”臧明旭拍了下背对着他不知道在干吗的夏叶。

    夏叶捂着嘴巴转头来,然后一脸怒气的看着臧明旭。

    “怎么了?”臧明旭看着捂着嘴巴的夏叶问。

    还问怎么了,还不都是你丫害的?夏叶把手拿下来,然后给臧明旭看。

    “这…李兄你是不是喝茶烫到了?”臧明旭看着夏叶那块红红的皮肤问。

    “烫你妹。”夏叶重新捂上嘴巴,这厮居然还装糊涂,还不是他刚才惹的祸。

    臧明旭眨眨眼,一脸的茫然:“我哪个妹妹?”

    阿西吧!简直不能交流了,夏叶干脆打断臧明旭的话问:“这里哪个是宁相?”

    “最后面那个。”臧明旭指了指,然后问道:“李兄问这个做什么?”

    “没事。”她只是好奇而已,所以问了问,然后朝臧明旭指的地方看了一眼,一个胡子半百的老夫,脸上多少还能看出来点与太子妃相像的地方,正站在后面与人交谈着。

    “佛爷到。”

    随着一个奸细的嗓音响起,刚才还三五成群,两队分列的情况立刻变为一体。

    “恭贺佛爷寿宴,佛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等佛爷坐到中间的位置后,所有的大臣皇子们都跪在地上贺寿道。

    “都免礼吧。”佛爷坐在上面,今天的妆容很精致,一笑起来竟然有种母仪天下的感觉。

    午时佛爷的寿宴是宴请所有大臣的,只有大臣没有女眷,到了晚上还会再单独宴请一些皇家亲脉什么的。

    因为午时的寿宴没有太大的意思,所以夏叶一直都是坐在那里吃东西了。

    按照依次的排位,夏叶居然坐到了门最后一桌,里臧明旭十万八千里,差一点就要被分出去外面吃了。

    她还以为侯爷是多大的官,原来再低一个档次她就出去吃了,也许是她没有实权的原因吧,反正她最后被安排在了这里。

    夏叶的斜对面坐的就是那个邵贝勒邵剑,正对面坐的不认识,旁边坐的也不认识。

    在这个四周陌生的地方夏叶只好老实的坐在那里吃,因为午时的寿宴没有多大的意思,贺完寿后佛爷便走了,说让他们这些人随意。

    期间有人互相敬酒,夏叶也被人敬了一杯,宫里的佳酿味道接近与现代酒了,味香浓醇,酒精度也不是很大,一口喝下去很爽口的感觉。

    再配上这些小菜和吐蕃特有的新鲜水果,简直也算是人间美味了。

    个人单桌,每人的饭菜也都是一样的,所以这种自己吃自己碗里的方式,夏叶还是很吃的开的,直接进行了光盘行动。

    午时的寿宴结束后,夏叶跟着臧明旭回了东宫,她要去排练一下女团,临时磨枪不快也光。

    “李兄为什么这么着急的回东宫?”夏叶惊讶的问。

    本来夏叶是想先不告诉臧明旭的,但是现在女团在他的东宫,如果不告诉他也瞒不住了。

    “因为…”夏叶刚想说,就被跑来的文才打断了。

    “太子殿下,佛爷要你过去一趟。”

    “什么事这么急?”臧明旭问文才。

    文才摇摇头:“不知道,太子还是快去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