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太子妃说完,身后的女团成员也都跪在地上齐声道:“恭祝太后,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都起来吧。”

    “太子妃?”佛爷看着跪在地上的太子妃笑的像一朵花一样:“快起来快起来,到哀家这边来。”

    “怎么回事?”臧明旭看着夏叶问。

    “就这么回事喽。”夏叶很自然的说,不过看臧明旭那张快臭掉的脸,夏叶就觉得很虚伪,明明刚才还一副很享受的样子,知道是太子妃领舞后就变成这个表情,这算不算人格歧视?

    “哀家听旭儿说你身体不舒服,怎么又成了领舞了?”佛爷拉着太子妃的手亲昵的问道。

    “这不是想给皇祖母一个惊喜嘛。”太子妃娇羞的低着头。

    看到太子妃这么受宠,刚才还淡定自如的五王妃却是手里拿着茶杯,一直喝茶,甚至看臧明旭的眼睛里都好像隐隐泛有泪光。

    夏叶拿起一个糕点晃了晃,然后才吸引了五王妃的注意力,不过同时也吸引了五王的注意力,害的她吓的一口把糕点塞进嘴里了,以至于佛爷问话的时候,夏叶还噎着说不出来话。

    “李业,快说说这些都是谁,跳的舞为何哀家从未见过?”佛爷指着台下的女团问。

    “咳…”夏叶使劲的咽着糕点,可是糕点偏偏卡在喉咙与她作对一般,直到夏叶把眼睛都憋红了。

    “李兄快喝点水。”臧明旭紧张的倒了杯水给夏叶。

    喝过水后夏叶又站起来蹦了几下,卡在喉咙里的糕点才下到胃里。

    “快…噎…噎死我了。”夏叶擦了擦眼泪:“对不起皇祖母,失态了。”

    “你没事就好,用不用叫太医?”佛爷慈祥的问。

    “不用了,好多了。”夏叶又喝了杯茶才继续:“回皇祖母,这些人就是姜国有名的三十六姬。”

    “什么?姜国三十六姬?”杨天昊不可思议的看着女团。

    三十六姬可是人称天外飞仙的女子,舞姿更是只应天上有人间几回闻,今日一见果然人如其名,和外界传言一样。

    “李卿如何请的来姜国的三十六姬?”吐蕃皇帝问道。

    夏叶没有避讳,直言道:“臣与三十六姬的幕后之人叶子姐姐是很好的朋友,又加上现在三十六姬中的女团要各国巡演,所以臣特意留了她们一天给皇祖母庆寿宴。”

    吐蕃皇帝听后点点头:“姜国三十六姬果然名不虚传。”

    “业儿有心了,三十六姬的舞蹈确实让哀家大开眼界,本以为此生没机会看到远在姜国的三十六姬。”

    “这个多亏了太子殿下,听闻太子殿下说皇祖母喜欢舞蹈,所以才灵机一动想到献此贺礼。”夏叶看了眼臧明旭道。

    “没想到旭儿一句无心之言就让李兄如此认真,旭儿真的是惭愧。”臧明旭继而捧了下夏叶。

    佛爷满足一笑:“今年的寿宴,哀家着实满足,不知道女团的幕后编舞叶子姑娘今天可来了?”能编出此种舞蹈,想必无论是谁都想一睹幕后的芳容吧。

    “来了。”夏叶笑了笑,然后让文才去请侯在殿外的陌上了。

    温润如玉的陌上手执白色羽毛扇,眼神扫过之处无不起了身鸡皮疙瘩,好在夏叶已经看惯了,所以还扛得住陌上的媚眼。

    “小人陌叶参见皇上,佛爷,祝佛爷容颜不老,青春永驻。”

    “你就是三十六姬幕后的编舞,叶子?”佛爷有些惊讶的问,她一直以为三十六姬的编舞是女的,而且还是叫叶子姐姐,怎么过来的是个男的了,虽然长的很美。

    “正是。”陌上说完冲夏叶眨了眨眼睛,结果却换来夏叶的一阵白眼。

    “哀家一直以为姜国三十六姬的幕后编舞是女的,而且能编出这种舞蹈似乎非女的不可,看到又是哀家孤陋了。”佛爷自嘲道,但是确实满脸的开心。

    今晚对于佛爷来说,莫过于最开心的了。

    夏叶站起来,自动请缨道:“皇祖母,我们还有一首歌要送给皇祖母。”

    “还有?”佛爷明显被这些惊喜冲昏了头,点点头道:“快唱给哀家听。”

    夏叶走到大殿中间,和陌上站在一拍,女团还是站在后面分两排站开。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一首生日祝福歌,夏叶和女团一起唱了出来,送给佛爷。

    “难怪业儿和陌叶会是好朋友,你们两个的鬼点子还真是多。”佛爷看向夏叶的眼神也不一样了。

    “难得皇祖母喜欢。”夏叶笑了笑。

    “李侯爷这份寿礼果然稀奇。”杨宰傅一改刚才的话锋道。

    夏叶撇了眼杨宰傅,不知道他又想耍什么花样:“刚才杨宰傅不是还说我居心何在吗?”

    面对夏叶如此直白的质问,杨宰傅则是完全忽略,然后对着殿上的佛爷道:“佛爷,臣认为李侯爷这个寿礼极好,刚才是臣也是情急,没搞明白状况,不过现在看了李侯爷的寿礼,臣也是大开眼界,以后吐蕃皇宫有了李侯爷的这份寿礼,一定会更添花样。”

    坐在殿前的佛爷一脸茫然:“杨宰傅这话是什么意思?”

    “臣是说,以后吐蕃皇宫有了姜国来的三十六姬,以后的歌舞一定会添花样。”杨宰傅说的一脸开心道。

    “杨宰傅这话,在下倒是不明白了。”陌上挥着羽毛扇看着杨宰傅:“今天在下带着女团来给佛爷贺寿,可不是长留与此的。”

    夏叶悄悄拉了下陌上,担心他这话说的未免太直接了,毕竟殿内这么多人,她怕佛爷和吐蕃皇上难免脸色会挂不住。

    佛爷脸色确实不如刚才开心,但也没说什么,倒是吐蕃皇上开口了:“李卿,让你的人下去吧。”

    “是皇上。”夏叶给陌上使了个眼色,然后让他带着女团先退下了。

    “怎么?难道李侯爷这寿礼只是让看一眼,不是送给佛爷的吗?”杨宰傅装作一脸不知道的样子,然后又诚惶诚恐的跪在地上:“臣还以为李侯爷这寿礼是永久的,没想到只是昙花一现,刚才言语有失,还望佛爷和皇上赎罪。”

    佛爷面无表情的看了眼夏叶,然后看着跪在地上的杨宰傅:“杨宰傅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吧。”

    “刚才李侯爷也说了,姜国的三十六姬是来各国的巡演的,这次哀家寿宴,他不过是请来祝寿的,哪里说过要留下她们。”

    “是,臣糊涂了。”杨宰傅起身后低着头退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