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下倒换夏叶为难了,事情本来是很简单的,她的目的也就是让陌上带着女团来表演贺寿。

    现在被杨宰傅这么一搅局,事情居然变了味道,夏叶知道杨宰傅肯定是故意的,但是现在事情被这么一搅,倒是让她夹在中间为难了。

    “皇祖母,此次姜国三十六姬确实只是来给皇祖母贺寿的。”夏叶思索着接下来该怎么委婉的说的时候,太子妃开了口。

    “皇祖母,您不知道李侯爷为了您的寿宴花了多大心思。”

    原本气氛有些凝重的大殿,因为太子妃甜甜的话缓和了不少。

    脸上一直没有颜色的佛爷此时也有些松动:“太子妃说来听听。”

    太子妃嫣然一笑,然后看了眼夏叶:“姜国三十六姬因为属于姜国,别国无权留下,李侯爷就想着万一皇祖母喜这寿礼可怎么办?等三十六姬走了,岂不是让皇祖母思念的厉害?于是李侯爷就和刚才的陌公子商量,教了些我姜国的舞蹈,到时候方便皇祖母思念时,彩茹跳给皇祖母看。”

    原本夏叶的一个无心举动,没想到被太子妃伶牙俐齿说的现在成了莫大的苦心,这还真是让她心虚了一把。

    不过看来太子妃的确是个重情义,知恩图报的女子,她没有帮错。

    有了太子妃的解释,夏叶继而轻松道:“如果皇祖母喜欢的话,不仅可以让太子妃跳给您看,皇祖母还可以学着一起跳也可以,这个舞蹈的舞步很简单的,只有几个重复动作而已。”

    “原来是这样。”佛爷又重新开怀大笑道:“看来业儿确实下了苦心,太子妃也辛苦了,皇上觉得呢?”

    吐蕃皇上见佛爷开怀大笑,龙颜也喜悦了些:“李卿费心了,此次寿宴难得李卿考虑周全,朕要好好想想该如何赏你才是。”

    吐蕃皇帝之所以开心,多数也是因为太子妃的那番话,他希望旭儿可以好好对他的太子妃,今日夏叶又正中了所有人的下怀,自然吐蕃皇帝要赏。

    “谢皇上。”夏叶笑了笑,总归最后的结局还是很完美的,虽然中间有杨宰傅的打扰。

    回到座位前,夏叶还故意得意的朝杨宰傅那里看了一眼。

    她想现在杨宰傅一定很生气吧,他这一军没有将到她。

    寿礼都纷纷呈现完毕后,寿宴便开始欢声笑谈中。

    本来夏叶想着太子妃来了,它就让空吧,没想到太子妃却是被佛爷拉着和她坐在一起,没让下来。

    夏叶现在越看太子妃是越喜欢,聪灵的女人谁不喜欢,只不过臧明旭好像真的傻,眼睛居然还在盯着对面的五王妃。

    现在的情况就是,太子妃和佛爷坐在一起眼神却时不时瞄着臧明旭,臧明旭和五王妃暗送秋波。

    真是个复杂的三角恋!夏叶摇摇头继续吃自己的东西,不过她总感觉对面好像有电报一样在呼叫自己。

    于是抬头看了眼,偏正好上上了五王的眼睛。

    这厮看她干什么?夏叶皱了皱眉头,然后把头撇向一边,但是却发现他还在看着她。

    夏叶拿起筷子做了个戳眼的动作,然后不再看五王。

    五王看着夏叶的样子笑了笑,然后又看了眼旁边的五王妃和臧明旭,拿起茶杯请嘬了一口,眼神中笑意更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皇祖母太宠爱太子妃的,五王妃吃醋了,还是想要表演给臧明旭看。

    一直未有太大动静的五王妃,居然站起来说要为佛爷献舞。

    “今日皇祖母寿宴,太子妃舞姿惊人,臣妾也技痒想要跳支舞给皇祖母祝寿。”五王妃声音柔弱道。

    一直拉着太子妃的佛爷这才搭眼看了眼殿内的五王妃,然后点点头:“既然五王妃有兴致,那哀家也就饱饱眼福了。”

    五王妃步履轻盈,手执丝绸扇,然后缓步来到殿中间,一身白色的纱衣轻飘而起,乌黑的秀发贴附在后背,额前的垂发随着舞姿飘动,给人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夏叶看的入神,这轻盈的舞姿恍若仙女下凡,古舞讲究轻盈曼妙,所以按现在赏舞的眼光,五王妃的舞姿可谓是精湛。

    再看臧明徐,完全一副陷进去的表情,这厮也真是够了,还有五王妃居然敢当着五王的面公然和臧明徐眉来眼去,真不知道他是看不见还是什么。

    一曲舞毕,周围那些皇子什么的都看呆了,还是五王带头鼓掌才打破安静,端坐在殿前的佛爷勾了勾嘴角:“五王妃的舞姿不愧是信堰城屈指可数的,一曲舞毕还能让人沉浸在刚才的美妙中。”

    “皇祖母缪赞臣妾了。”江琉颔首道。

    “今日佛爷寿宴,各皇子王妃积极贺寿,朕心甚悦。”吐番皇帝说完看了眼旁边的太监。

    小太监立刻奸细着嗓子道:“奏乐。”

    献完寿礼,寿宴便正式开始了,殿内轻歌曼舞,夏叶拿起就被朝杨宰辅敬了一杯,然后自顾的吃起来了。

    这朝堂布局还真是复杂,可谓是步步惊心,像臧明徐这中傻白甜不想当太子的人在电视里最多活不过五集,不过谁叫人家后台硬,可以随便任性呢。

    寿宴结束后,天色也不早了,夏叶和臧明徐在前殿分开后便准备回侯府了,不过却在经过通往出宫的一条小路上遇到了太子妃。

    太子妃身后跟着她的婢女铃儿,铃儿手里拿着灯笼,这深更半夜的,寿宴结束后太子妃不回东宫却在出宫的这条小路上,明显的不是偶遇,而是在故意等她。

    “太子妃。”夏叶猜测着走上前行了行礼。

    “李侯爷。”太子妃装作偶遇的样子问:“李侯爷这是准备回去吗?”

    夏叶不知道太子妃的来意,所以点点头:“是,不知道太子妃可有什么事?”

    宁彩茹笑了笑:“没什么,只是今日之事还没来得及谢过侯爷。”

    “谢我?”夏叶一脸茫然道:“今天该是我谢谢太子妃才是,太子妃何来谢我之说?”

    “谢侯爷今日寿宴上的领悟之恩。”太子妃淡淡道。

    “那太子妃大可不必客气,今日之事也是上天的安排。”夏叶指了指天。

    太子妃抬头看了眼满天繁星,然后点点头:“侯爷言之有理。”

    “如果太子妃没别的事,下官就先告辞了。”深夜之下,她一个侯爷和太子妃在这僻静的小道,被人看到终归是不好,她可不想再惹什么是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