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侯爷请便。”太子妃闪开一条道给夏叶。

    夏叶怀着坎坷出了宫,坐上马车后突然很自责,今晚和太子妃此番的话也就说明了她现在是和太子妃是在一条阵线上了,可是她本无心参与这些,难道是她做的什么让太子妃误以为她在刻意的帮忙了?

    希望以后这个不会是她的牵绊,夏叶叹了口气,也许是她太杞人忧天了。

    回到侯府,夏叶就看到陌上带着女团已经收拾好等在了侯府:“你们这是做什么?”

    见夏叶回来后,陌上着急的凑了过去,刚想开口就被夏叶一个眼神杀了回去。

    陌上这才想起吴管家还在,于是结巴了下问:“侯爷,没事吧?”刚才在皇宫,那个杨宰辅说了那些话后叶子就让他带着女团回来了,他回到侯府后就一直担心,不过好在叶子现在平安回来了。

    “我能有什么事,不过倒是你们,这是要干嘛?”夏叶指着他们大包小包的问。

    “我们这不是担心会出什么事,所以想着等你回来就连夜赶回酒楼。”

    “你丫怎么就不能盼我点好?”夏叶让女团先回房间,然后带着陌上回了她的房间。

    吴管家一直在旁边听着,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也能听出来侯爷在皇宫一定是出了什么岔子,于是赶紧吩咐家丁把门关上了。

    “叶子,真的没事吗?吐番皇帝没说什么吧?”陌上刚才一直担心那个吐番皇帝会要留下女团,然后对叶子不利。

    “没事。”夏叶坐在椅子上,然后看着陌上:“既然你准备带着女团连夜回酒楼就赶紧回去吧。”

    陌上抓着包袱坐下紧张的问:“不是说没什么事吗?”

    “虽然今晚没什么事,但是我怕明天会有什么变故,所以你还是赶紧带着女团离开吧。”夏叶怕今晚寿宴佛爷和吐番皇帝只是不想中了杨宰辅的圈套所以才那样做,明天说不定会有什么变故。

    “那好。”陌上看着叶子:“要不然叶子也跟我们一起回去吧?”

    夏叶翻了下白眼:“我在这里当侯爷好好的干嘛回去?”

    “我这不是怕吐番皇帝对你不利吗,毕竟你现在可是吐番的侯爷。”陌上继续怂恿道,其实他还想和叶子一起回岷州,过以前那种无忧无虑的日子。

    陌上的话说的也在理,她现在是侯爷,虽然是个光杆司令,但也是要听命于吐番皇帝的,正所谓伴君如伴虎,可是那也不见得回岷州就是好事了,在吐番至少风和日丽气候适宜,大不了让他过段时间辞去这侯爷继续逍遥就是了。

    权衡之下,夏叶还是决定留在吐番:“回姜国我也不一定会过的多舒坦,你还是赶紧带着女团离开吧,不然我真担心你们明天出不了这信堰城。”

    “叶子不是说过,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陌上继续不死心道。

    “我还没玩够,还没找到我娘,我是不会回去的。”夏叶摆摆手,催促着陌上:“你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赶紧带着我的女团安全回到酒楼,要是少一个人,你丫就死定了。”

    “既然叶子决心不回去,那我就先回去了。”陌上抱着包袱,现在已经是三更天了,再不走天亮之前就出不了城了。

    “快走吧。”夏叶推开门,让吴管家备了马车,然后又拿出一个包袱给陌上:“我就这些钱,拿着路上用,别亏待了我的女团。”

    陌上接过包袱点点头:“那侯爷多保重,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其实陌上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已经打定了把女团安全送回酒楼,再一个人来找夏叶的主意。

    不过夏叶听了却感觉就像是噩耗,她可不希望陌上这厮再缠着她,他这货典型的拉屎不擦腚,过后还少不了她给他处理烂摊子。

    临上马车陌上又回过头神秘的对夏叶道:“我还留了东西在你房间。”

    “什么东西?”夏叶好奇的问。

    “自己去看。”陌上丢下这句话便上马车离开了。

    目送马车走远后,夏叶回了房间看了看,然后在床边发现一个九宫格的盒子,里面全部都是小药丸,其中黑色和红色夏叶都知道,可是还有一种白色和黄色是什么?难道是他有研制的新毒药?

    看来陌上那厮是担心她会有什么事,夏叶感动归感动,只是他丫的不说这两种新毒药是什么,她怎么用?

    先不管了,夏叶把九宫格放好后准备睡觉,然后突然就感觉背后一凉,夏叶眼神晃了晃,然后迅速的朝背后挥出一拳。

    “难道你还想打师傅?”齐飘渺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夏叶赶紧收回拳头,然后转过身看着齐飘渺:“师傅?”

    齐飘渺撇撇嘴,然后坐下倒了杯茶:“这才多久不见,没想到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居然还女扮男装当上了吐番的侯爷?”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夏叶惊奇的问,都这么长时间了她一直以为齐飘渺早就离开吐番不知道去哪里了。

    “要找到你还不容易?”齐飘渺把手里的包袱丢在桌子上,然后道:“你的包袱。”

    夏叶赶紧拿过她的包袱看了看,她一直以为齐飘渺拿着她的包袱不知道去哪里了,心里还挺懊恼的,没想到今天包袱又回到了她的手上。

    里面东西一样都没少,夏叶高兴的拿出包袱里北漠公主送她的鞭子挥了两下。

    “你还会用鞭子?”齐飘渺问。

    “不会。”夏叶收回鞭子看了看,然后又放进包袱里:“别人送的。”

    “瘦了。”

    夏叶愣了下,然后看着齐飘渺一脸茫然的问:“什么?”

    齐飘渺看着夏叶的眼睛:“我是说你最近瘦了。”

    瘦了吗?夏叶摸了摸脸嘿嘿一笑:“瘦点好啊,女人不是都喜欢瘦吗?”

    “还是肉嘟嘟点比较可爱。”齐飘渺淡淡道。

    他这意思是说她以前很可爱吗?夏叶眨巴着眼睛娇羞道:“师傅什么时候也会问这么肉麻的话了?”

    该死!被夏叶这么一问,齐飘渺脸色有点挂不住了,难道他刚才说话有很肉麻吗?然后故作淡定的样子:“难道师傅关心徒弟不是应该的吗?”

    怎么了吗?夏叶看着齐飘渺板着个脸:“我这不就是开个玩笑吗?师傅干嘛这么认真?”

    “你嗓子也好多了,不想以前那么沙哑了。”齐飘渺本来是想掩饰一下自己的尴尬的,结果发现自己问出来的话好像又肉麻了,于是不停的喝着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