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吓得赶紧捏了捏嗓子,她这段时间都没怎么注意,她的嗓子好像真的正在恢复,而且声线也变细了。

    “师傅是不是觉得我现在的声音越来越像女人了?”夏叶紧张的问。

    “你不本来就是女人吗?”齐飘渺反问。

    “嘘!”夏叶对齐飘渺做了个禁嘘的动作。然后神经兮兮的赶紧开门看了看,隔墙有耳,被人听到就糟糕了。

    还好没什么人,夏叶看看门外然后又关上门:“师傅你不知道……”夏叶刚想说什么,转身却发现屋里已经没了齐飘渺的人影:“人呢?”居然又来这一套!夏叶围着屋子看了一圈,确定人是真的走了。

    “侯爷,您睡了吗?”

    门口突然传来吴管家的声音,难怪齐缥缈突然就消失了,一定是他发现吴管家来了。

    “还没有。”夏叶坐在桌子旁收拾着齐缥缈刚才带来的包袱。

    听到夏叶的声音后,吴管家推门进来:“刚才小人看到侯爷屋里还亮着灯,这么晚了侯爷怎么还没睡。”

    “心里有事,还没睡着。”夏叶睁眼胡说道。

    “侯爷可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要不小的帮侯爷捏捏肩膀放松一下?”吴管家问。

    捏肩膀,这待遇不错哎,夏叶挑挑眉道:“好。”

    夏叶坐在凳子上,一脸的享受,还真别说,吴管家活不错,好像专业练过一样。

    “侯爷肩膀真窄,不像其他一些男子一样虎背熊腰的。”吴管家边捏边说。

    听到吴管家这么说夏叶猛的睁开了眼睛,她怎么感觉这个吴管家老在试探她一样?

    “好了,别捏了。”夏叶伸伸胳膊道:“好多了,吴管家还是回去休息吧,我也要睡了。”

    吴管家应了声便退下了。

    夏叶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突然觉得这份荣华富贵来的有些不踏实。

    这一夜她想了很多,到天快亮才迷迷糊糊睡着。

    醒来的时候,还是被吴管家从床上叫了起来,说宫里来圣旨了。

    夏叶赶紧穿上衣服出去接旨了,并且随行的还有臧明旭。

    这是几个意思?夏叶突然有些搞不明白的,但还是先跪下接旨了。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

    等小太监宣读完圣旨,夏叶突然不知道这圣旨到底该不该接。

    圣旨中说昨晚的寿宴,她用心良苦,博得佛爷欢心,所以要赏赐她,但是想来想去觉得赏赐什么都不太合适。

    于是决定让她这个侯爷拥有实权,圣旨中还说昨晚三十六姬表演甚的皇上欢心,所以今日特地要设宴再请她们去皇宫。

    如今三十六姬已经连夜赶回了岷州,她本想着过段时间又要辞去侯爷一职,现在突然来这么一道圣旨,岂不是为难她?

    “李兄,快接旨啊?”臧明旭见夏叶发愣催促道。

    “太子殿下。”夏叶一脸为难的看着臧明旭:“这圣旨臣不知道该不该接。”

    “为何不接?父皇让你拥有实权,这难道不是好事吗?”臧明旭欣喜道。

    “可是…可是姜国三十六姬现如今已经不在我府内了。”

    臧明旭一愣:“不在李兄府内,那在哪里?”

    “她们得姜国急召,已经连夜回姜国了。”夏叶只能说三十六姬得姜国急召,不然吐蕃皇帝一定以为是她让她们连夜逃跑的。

    “这样啊。”臧明旭想了下道:“那没事,李兄先接旨,回去我向父皇解释。”

    要接旨吗?有了实权可就是不能在其位不谋其职了,但是她现在还不能说要辞官的事情,不接旨那就抗旨,现在她只能接旨了。

    “臣,接旨。”夏叶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接了旨。

    “不知道太子殿下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回到府里后,夏叶让吴管家把圣旨收起来后问道。

    臧明旭叹了口气:“今天确实有事要问李兄。”

    “什么事?”夏叶站在一听说有事就惶恐不安。

    “今天一早,父皇就收到了姜国三王爷的信。”

    楚承德?夏叶一惊,着急的问:“怎么了?”

    见夏叶这么大反应,臧明旭眼神闪过一丝疑惑,问道:“李兄难道认识姜国三王爷?”

    “不,不认识。”看到臧明旭怀疑的眼神,夏叶赶紧摇摇头,她刚才的反应确实激烈了些。

    “姜国王爷信中说今天会来吐蕃,说是要找什么人,好像就是那个奇女子三王妃。”臧明旭想了想继续道:“我想李兄是姜国来的,可见过那个三王妃?”

    他找到这里来了吗?夏叶突然心里一紧,他还追着她不放干什么?

    “李兄?”臧明旭在发呆的夏叶眼前晃了晃:“李兄怎么了?”

    “没有,我没见过。”夏叶摇摇头。

    臧明旭点点头:“父皇就是说这个姜国三王爷来吐蕃恐怕不只是找人,恐怕还有别的事情,李兄想,他的三王妃怎么会来我们吐蕃,还要他亲自找呢?”

    夏叶没听清臧明旭接下来的话,只是木讷的点点头。

    “既然李兄不知道,那我就先回宫了,三十六姬的事我会去向父皇解释。”臧明旭说完便离开了侯府。

    送臧明旭离开后,夏叶突然觉得后怕,昨晚幸亏让陌上带着女团先走了,不然今天这场鸿门宴肯定逃不掉。

    可是他追来了,现在该怎么办呢?夏叶坐立不安的在房间里踱着步。

    “吴管家。”夏叶突然冲外面叫了声。

    “怎么了侯爷?”吴管家进来后问。

    “你去外面打听一下,姜国三王爷是什么时候进的宫。”现在能躲就躲,躲不掉她就只能逃了。

    她现在不想再跟他有任何联系和瓜葛,她只想安静的过自己的生活。

    “是,侯爷。”吴管家出门前,夏叶又想到什么叫住了吴管家:“另外给我备辆马车,我要去花楼。”

    “去花楼?”吴管家怔了下便去安排了。

    现在她只能去花楼看一下了,只要拖到楚承德离开吐蕃就可以了。

    离开侯府后,马车一路到了花楼,还未进花楼夏叶就发觉哪里不对劲,今天的花楼似乎比往常热闹。

    徐凤也不在花楼,花楼也不像往日一样热闹非凡,而是变得很严肃,所有的人坐在那里喝茶,却无心在莺莺燕燕。

    怎么回事?夏叶还以为自己来错了地方,自从她一进花楼,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她,打量完后又开始各干各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