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来真的?夏叶心里发虚,嘴上却严肃道:“火鸟翅不在我这里。”

    “不在前辈这里?”小旋风狐疑了一下继续道:“不可能!前辈掉在台子上火鸟翅就不见了,就凭前辈的身手怎么可能会掉在台子上,依在下看分明就是故意使的计俩,拿走火鸟翅。”

    我擦!你这脑洞怎么不去写小说?夏叶无语的看着小旋风,解释道:“火鸟翅真的不在我这里,我已经把火鸟翅交给刚才打斗的那个白衣男子手里了。”

    小旋风头都没回道:“前辈不要再骗人了,我刚从他们那里过来,他说火鸟翅还在前辈手里。”

    我靠!这年头想诬赖一下都不行了,这谎言被赤裸裸揭穿的感觉真是让人羞涩。

    “那你为什么不觉得他们是在骗你,而觉得我是在骗你呢?既然他们没有火鸟翅又为什么打在一起却不来打我呢?”夏叶试图劝说道。

    “这…”小旋风觉得夏叶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又觉得哪里不对:“前辈不要再说了,咱们打一架吧!”

    “君子,能动口不动手,小小少年何必这般粗鲁?”夏叶斥责道。

    “前辈说的是,晚辈受教了。”小旋风说完朝夏叶跑了过来。

    见这情况夏叶也不再愣着了,突然蹲在地上抓了两把黄土朝小旋风撒去。

    小旋风用双臂挡住,然后挥着双拳朝夏叶袭来,拳头快的果然如同小旋风一样。

    夏叶一点点的倒退着,然后从腰间摸了一会,摸出一颗白色的药丸朝小旋风丢去。

    白色药丸砰的在家空中炸开,变成了一团白色的粉末,由于风向的原因夏叶也吸了一点,然后打了个喷嚏。

    这里面装的居然是石灰粉,夏叶捏着鼻子转身就跑。

    被撒中眼睛的小旋风倒在地上痛苦的叫道:“啊…我的眼睛,没想到前辈居然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她一个小女子才不是你的什么前辈,夏叶一溜烟跑了没影,跑了这么久都没有一个人,她这是跑到哪里去了?

    夏叶累的弯着腰喘了口气,趁着月色,四周也不过能看清百米,四周都黑乎乎的谁知道往哪里跑啊?

    现在还真是叫天天不应了,夏叶又走了一会,突然听到有溪水流动的声音。

    顺着声音,她找到一个浅薄的溪流处,正好跑了这么久她也急需补充水分了,夏叶蹲在小溪那里,捧了口水喝。

    等她捧过水的地方波纹平静后,夏叶发现水中除了她又多出了一个倒影。

    夏叶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人往脑袋上打了一拳,不过却没有打晕夏叶,而是让夏叶一不小心跌进了小溪。

    溪水比较浅,夏叶只是跌进去后只是湿了衣服:“你丫,居然搞偷袭!”夏叶趴在小溪里看着老伯吼道。

    “我就是无名氏,居然敢冒充我,还不赶快把火鸟翅交出来!”老伯抠了抠鼻孔道。

    “你居然是无名氏?”夏叶嘴角抽了抽,然后用手舀起水泼了过去,都追着她要火鸟翅,她丫没有怎么拿出来,随便捡个木棍要不要?

    哎,对啊,既然都跟她要火鸟翅,她就捡个木棍给他们不就好了?

    无名氏躲过夏叶泼来的水厉声道:“你要是再不交出来,小心我现在就取了你的命?”

    “别别,我给你不就是了。”夏叶服软的在小溪里摸出一根大小差不多的木棍:“给,火鸟翅。”

    “怎么是湿的?”无名氏接过木棍问道。

    “你刚才把我打进水里,能不湿吗?”夏叶机智的回答。

    无名氏仔细看了看火鸟翅,然后装进怀里,看着夏叶道:“我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我拿到了火鸟翅。”

    “放心,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夏叶站在小溪里发誓道。

    “我还是比较相信死人。”无名氏突然眼神一狠,就要对夏叶动手。

    真是不讲诚信,她把东西拿出来也是一死,早知道就拼了。

    无名氏见夏叶想跑,一把抓住了夏叶的后脖颈领了出来,大力的拖在地上。

    “啊…”夏叶想要站起来,但是却被无名氏按着站不起来,可是后背和臀部在石子地上摩擦真的是太痛了。

    “你放开我。”夏叶扭头想看看他要带自己去哪里,就看到无名氏正拉着他朝一颗比较粗的树那里快速跑去。

    这丫的难道是想摔死她?那样死相岂不是很难看?夏叶抓着无名氏的手臂挣扎道:“你赶紧放开我,你手里的那个火鸟翅根本就是假的。”

    夏叶说出这句话,无名氏才停了下来:“你说什么?”

    “我说你手里的火鸟翅根本就是假的,那是我随手捡的一个木棍而已。”夏叶见能暂时保命,实话实说道。

    无名氏拿出怀里的火鸟翅看了看,然后从中间断开两半:“居然真是假的,你居然敢拿假的骗我?真的火鸟翅到底在哪里?”

    夏叶用手蹲在地上后退着:“我真的没有火鸟翅。”

    无名氏见夏叶不说,两只手把夏叶举了起来,然后跳到旁边的一棵树上,把夏叶横放在树枝上:“说不说?不说我就摔死你!”

    难道无名氏的必杀技就是摔死人吗?借用陌上的话来说就是太粗鲁了:“能不能换个死法?”夏叶害怕的问。

    “不行,赶紧说!”无名氏被骗急眼道。

    “我就不说。”夏叶闭着眼睛不看下面,哭着道:“反正横竖都是被摔死,我还不如不说。”

    “好,那我就送你归西!”无名氏松开了抓着夏叶的手。

    然后夏叶就像从树上脱落下来的人参果一样头朝下直直的掉了下来。

    “宫主。”赶来的徐凤看到后快速跑啊两步接住了夏叶:“属下来迟了。”

    被救后的夏叶抱着徐凤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吓死宝宝了。”

    “谁在多管闲事?”无名氏从树上跳下来看着徐凤。

    徐凤把夏叶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看着无名氏:“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敢动云宫的宫主,今天她绝对不会放过他!

    “那就试试看!”无名氏和徐凤打在了一起,十几招过后,两个人几乎实力相当,难分上下。

    不过徐凤还要顾及一旁的夏叶,所以显得吃力一些。

    为了不让徐凤分心夏叶主动道:“我先跑,你小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