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奴婢多谢太子妃。”小宫女如临大赦,赶紧退了下去。

    “太子妃,这不会有事吧?”夏叶担心道。

    宁彩茹摇摇头:“她一个粗使宫女,不会去乱说话的。”说完宁彩茹好笑的看着紧张的夏叶:“何况,我们也没做什么啊?”

    话是这么说,可是在外人眼里,她和她还是一个男子和一个女子,一个侯爷和一个太子妃,终究是说不过的。

    怕待会再生什么事端,夏叶赶紧把做桃花羹的步骤,和需要的火候教给了太子妃。

    太子妃一边做桃花羹一边和夏叶聊天聊着聊着突然问道:“李侯爷知不知道姜国王爷来吐蕃的事?”

    夏叶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问:“怎么了吗?”

    “我听下人说,这个姜国王爷是来吐蕃找王妃的。”宁彩茹笑了笑问夏叶:“你说好不好笑,他的王妃怎么会跑到吐蕃来,还要找?难不成她的王妃在吐蕃有情人,所以跑出来了?”

    夏叶干笑两声附和道:“是啊。”

    “所以父皇就觉得有诈,把那个姜国王爷留在皇宫了,也算是软禁起来好,怕姜国派他来其实是有什么目的。”宁彩茹把切好的桃花入粥,无心的说着。

    楚承德被软禁了?夏叶皱了皱眉头,吐蕃皇帝怎么敢这么大胆?而且吐蕃和姜国不是友好两国吗?而且还是邻国。

    不过说来也正常,楚承德莫名其妙来找什么王妃,这理由谁听起来不荒唐?难怪吐蕃皇帝会先暂时软禁了他。

    见夏叶不说话,宁彩茹继续把她知道的说了出来,因为她觉得这件事很搞笑:“李侯爷还记不记得姜国的三十六姬?就是你的那个好朋友。”

    夏叶点点头问:“怎么了”

    “父皇就问那个姜国王爷凭什么确定他的王妃就在吐蕃,你猜那个姜国王爷说什么?”宁彩茹笑着问。

    “什么?”夏叶淡定的问。

    “他说他是跟着三十六姬的脚步一路追来的,还说他的王妃叫叶子。”说到这里宁彩茹噗嗤笑了出来:“然后父皇就说,可是那个叶子是男的啊?”

    “你说那个姜国王爷会不会是断袖?”宁彩茹把熬好的粥起锅问道。

    难怪臧明旭会专门跑去问她姜国王妃的事情,如果她现在不是假扮男装的话,那么她岂不是就是最符合那个条件了的人了?

    宁彩茹回头看了眼发呆的夏叶,然后突然反应过来,指着夏叶问道:“难道你是…”

    夏叶暗道不妙,只好点点头,这下完蛋了,一切都暴露了。

    “为什么啊?你身为王妃为什么要跑到吐蕃来啊?”宁彩茹不解的问。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太子妃还是不要问了。”夏叶不知道这个太子妃会不会为她保密,更不知道能保密多久,反正这个吐蕃她恐怕是待不长了。

    “好吧。”宁彩茹也不想管那么多,于是端着新做好的桃花羹给夏叶:“尝尝看怎么样?”

    夏叶接过桃花羹却是食之无味,现在她只希望太子妃可以替她保密。

    “怎么样?味道有没有差?”宁彩茹问。

    “没有,很好了。”夏叶又吃了一点点点头:“可以出师了。”

    宁彩茹高兴的笑了笑:“好啦,你别不开心了,我发誓会替你保守秘密的。”

    “多谢太子妃。”夏叶苦涩的笑了笑,都到这份上了她还有什么可开心的。

    “不过说真的,你能让姜国王爷如此痴迷的追寻,是不是这厨艺也占了很大的分量?”宁彩茹好奇的问。

    说起厨艺,夏叶才想起来,她好像还欠楚承孝一顿火锅鱼。

    “也许吧。”夏叶也不确定的回答。

    教会了太子妃做桃花羹,夏叶便要离开了,刚从东宫出来,夏叶正巧碰到了臧明旭。

    “李兄?”臧明旭看着夏叶问:“李兄是来找我的吗?”

    “额…”夏叶愣了下,然后点点头,她心想总不能说是来找太子妃的吧。

    “我刚从前殿听政回来,咱们进去吧。”臧明旭拉着夏叶就要回东宫。

    “内个…太子殿下。”夏叶叫住臧明旭道:“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些事,还是改天再来找你吧。”

    臧明旭愣了下问:“我刚回来李兄就要走吗?”

    “改天吧,改天我再来找太子殿下。”夏叶站在心情很乱,所以没心思再想什么。

    “那好吧。”臧明旭叹了口气:“早知道李兄来,我今天就不去听政了。”

    “太子殿下是太子,如果太子殿下为了我不去听政,那我岂不是妖言惑众的奸佞之臣了?”夏叶淡然道:“其实还是听到太子说去听政了,我高兴。”

    “好吧好吧,说不过李兄。”臧明旭摆摆手:“那李兄路上慢点。”

    “谢太子殿下。”夏叶拱拱手,然后乘轿辇离开了皇宫。

    回到侯府后第一件事夏叶就去了吴管家房间,想去看一下吴管家醒了没有。

    还没进房间,夏叶就在门外听到了吴管家的声音。

    “我们家侯爷…我们家侯爷怎么样了?”吴管家虚弱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

    “吴管家放心,侯爷只是过度疲累和晕血已经好没事了。”大夫解释道。

    “不行,我要去看看我们家侯爷。”吴管家说着就要下床。

    大夫赶紧扶住了他:“吴管家刚醒,还是不要乱动了。”

    夏叶听到这里赶紧推门进去了:“吴管家,怎么刚醒就乱动?还要下床,你以为你是钢铁人吗?”

    吴管家看到夏叶后,眼神划过一丝异样,然后虚弱的叫了声:“侯爷。”

    “好了,快别说话了。”夏叶生气吴管家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他难道不知道他昨晚流了多少血?

    “看到侯爷没事我就放心了。”吴管家淡淡道,然后老实的趴在床上。

    嘴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度失血而变的惨白。

    “我吩咐炖的鸽子汤熬好了没有?”临进宫前夏叶安排了要炖鸽子汤,所以问门口的家丁。

    小家丁应了声好了,然后便下去端了

    等小家丁端来鸽子汤,夏叶笑嘻嘻道:“吴管家,以前我手臂受伤的时候你长让我喝这个,今天也让你尝一下这个滋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