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吴管家无言以对的看着夏叶手里的鸽子汤:“如果对身体好,那也要喝不是?”

    “说的好!现在你失血过多,最要补这个。”夏叶端着鸽子汤过去:“来,我喂你。”

    “这可使不得。”吴管家摇头道。

    “有何使不得的。”夏叶倒觉得很正常,吴管家是忠仆,为了护她受伤,她喂药又算的了什么?

    “来,张嘴。”夏叶舀了勺鸽子汤送到吴管家的嘴边。

    吴管家受宠若惊的张了张嘴,然后低着头一直不敢看夏叶。

    夏叶怕鸽子汤烫所以每一口都吹一下,等喝完后,夏叶报复性的问道:“怎么样?好喝吗?”

    “好喝。”吴管家笑了笑道。

    好喝?夏叶觉得吴管家是在骗人,于是不相信的问道:“怎么好喝了?”

    “很甜。”吴管家美滋滋道。

    这丫的不会是受伤傻了吧?夏叶看了眼碗里的鸽子汤,居然甜,难道是熬汤的小伙计放了什么特殊材料?早知道她先喝一口了。

    喂完鸽子汤后,夏叶碗放到一旁,起身道:“好了,吴管家这几天就好好休息,好好养着吧。”

    然后转身对大夫道:“这几天你就是吴管家的私人大夫了,好好把他的伤治好,银子少不了你的。”

    “是,侯爷。”

    夏叶又回头看了眼吴管家:“好好休息。”

    吴管家点点头,然后看夏叶的眼神从此多了一份特殊,以前他总以为他对侯爷有好感是不正常,如今看来他应该很正常。

    回到房间后,夏叶思考了很久,但还是决定从明天开始去上早朝。

    她现在已经是有名有实的侯爷,去上早朝也是理所应当,只不过是她以前不愿意去罢了,现在她恐怕要去一趟了。

    第二天一早,夏叶就让人伺候着换上了朝服,然后坐上马车去上早朝了。

    大概是来的太早了,朝堂上也没有几个人,夏叶找了角落等着,毕竟这里面没有她熟悉的人,没什么好交谈的。

    “呦,李侯爷?”

    大摇大摆,走路都像螃蟹一样横着走的杨宰傅刚进朝堂就看到了夏叶,所以主动近前来打招呼。

    夏叶站在最不想见的人就是杨宰傅,但是被发现了又躲不过去,只好干笑两声道:“早啊,杨宰傅。”

    “今日李侯爷怎么这么稀奇,竟然来上了早朝?”杨宰傅问道。

    “我身为吐蕃侯爷,并且有实权,不来上朝才是真说不过才对。”夏叶反击道。

    杨宰傅笑着点点头,然后道:“那李侯爷待会可要小心说话,这朝堂比不得别处。”

    “那是自然,多谢杨宰傅提醒。”夏叶一副很感激的样子说道。

    “哈哈…”杨宰傅笑着朝别处走去,那样子还真是猖獗的欠揍。

    夏叶嗤之以鼻的继续站在那里等着早朝,心道没想到这个吐蕃皇帝这么懒,早知道就不来这么早了。

    又过了一会,臧明旭也来了,进到朝堂后四处看了看,扫过夏叶后头也没回的继续往前走。

    突然又停下来,一脸狐疑的看着夏叶站的那个角落:“李兄?”臧明旭直接走了过去。

    “你今天这是怎么…?”臧明旭指了指夏叶身上的朝服问。

    “怎么了,我来上早朝不可以吗?”夏叶一脸理所应当的问。

    “当然可以,只是…怎么这么突然?”臧明旭好奇的问。

    “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所以就来早朝了呗。”夏叶继续说的风轻云淡。

    好吧,这么任性的理由,臧明旭也是没招了:“总之,李兄能上朝,我还是很开心的。”

    夏叶挑挑眉:“那是,我可是站在你队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巧不巧的五王正好从身边经过,然后一脸见意昧深长的看了眼夏叶。

    “皇上到。”

    小太监奸细的嗓子响起,所有大臣都按秩序排好队,然后跪在地上齐声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诸爱卿平身。”吐蕃皇帝坐在龙椅上威严道。

    “今日尔等可有事奏本?”吐蕃皇帝问。

    “臣有本奏。”

    邵剑跨出一步道。

    “邵爱卿何事?”吐蕃皇帝问。

    “臣奏本姜国三王爷。”邵剑继续道:“臣以为姜国三王爷此次来吐蕃,意图不轨,万不可大意放归,应该行大牢令。”

    “邵爱卿的意思是说,要朕把姜国来的王爷关进大牢?”吐蕃皇帝问道。

    邵剑低头道:“正是!”

    “臣以为邵贝勒所言不妥。”

    邵剑说完后,一位大臣反对道。

    “晋大夫认为哪里不妥?”吐蕃皇帝这几日为了姜国王爷的事,是整日捉摸不定,放也不是拘着也不是。

    “臣以为,姜国和吐蕃两国交好,若是因为姜国王爷来寻王妃便把人关进大牢,于情于理说不过去。”晋大夫说完又继续道:“如果真的把姜国王爷关进大牢,那岂不是向各国宣布,我们吐蕃外人进不得?而且姜国和吐蕃的两国交好也终会破解。”

    晋大夫说完吐蕃皇帝赞同的点点头:“晋大夫所言有理”

    “皇上,臣以为晋大夫所言未免太过于骇人听闻了。”杨宰傅跨前一步,声音洪亮道。

    吐蕃皇帝一脸不悦的看着杨宰傅:“那依杨宰傅的意思呢?”

    “姜国皇帝此次来吐蕃找王妃,臣以为分明就是借口,哪里有身为王爷跑到别国来找自己的王妃?又正如晋大夫所言,姜国和吐蕃两国交好,皇上认为吐蕃和姜国为什么会交好?两国实力悬殊,臣以为姜国其实就是一只笑面虎,与吐蕃交好无非就是意图侵并我们吐蕃,此次姜国王爷来吐蕃,用意一定不纯,臣以为吐蕃应该放弃和姜国的交好,然后和吐蕃实力差不多的夷蛮交好。”

    “我看在骇人听闻的是杨宰傅吧?”夏叶跨前一步道。

    “李爱卿?”吐蕃皇帝看着夏叶问道:“今日李爱卿怎么来来早朝了?”

    “臣觉得拿着朝廷的俸禄,却不来朝堂之上替皇上解难,臣良心不安。”夏叶拍马屁道。

    吐蕃皇帝本来还在为三十六姬离开吐蕃的事生气,现在听到夏叶这么说心情不由的好了些:“那依李爱卿之言,此事该如何?”

    “臣是姜国而来,如果有些话皇上觉得臣偏袒姜国,那皇上听听便罢,但是我今天要说的却全都是大实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