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对于杨宰傅刚才的话,回应道:“臣以为杨宰傅说的事完全都是在不切实际,姜国与吐蕃交好,本着的是各国友好并存的信念,不知道皇上可听说了最近姜国大凉联手击退殇国,保住北漠的事情?”

    吐蕃皇帝点点头:“此事朕有耳闻。”

    “那皇上可知道姜国在出兵去救北漠时需要横叉大凉?”夏叶问道。

    确实,如果想要出兵北漠,确实要经过大凉才可以,吐蕃皇帝又点了点头。

    “那么试问有一个可以横穿大凉侵吞大凉的好机会,却不乘人之危的国家,怎么可能会和吐蕃交好是为了吞并?”夏叶直接抨击杨宰傅刚才的话道。

    “如果皇上真如杨宰傅所说行事的,那么皇上想象一下,把姜国王爷关进大牢,与姜国第一大国为敌,和杨宰傅口中的夷蛮小国交好,众所周知夷蛮都是一些不讲道理的****,到时候吐蕃惹怒了姜国,姜国出兵吐蕃夷蛮会出兵解救吐蕃吗?恐怕早就夹着尾巴先逃跑了。”

    说完,夏叶又看着杨宰傅道:“至于杨宰傅说的什么王爷寻找王妃荒唐一事,臣倒觉得不然,试问在座的各位包括皇上哪一个年少轻狂时没爱过一个女人,没做过疯狂的事情?此事哪里荒唐了?再说了姜国三王妃是个奇女子,相比大家都有耳闻,生性也和男孩一般,说不定她过不惯宫中规矩的生活,所以出来溜达散心来了,王爷担心出来寻自家的王妃,何处荒唐了?臣倒觉得姜国王爷是真性情,由此也可以看出整个姜国的为人待国之道,是个可以值得结交并且依附的国家。”

    “再反观刚才杨宰傅的话,臣倒觉得他是在一步步把吐蕃陷入死地,臣不知道杨宰傅究竟是居心何在?”夏叶最后两句话声音洪亮有气势,因为她知道吐蕃皇帝也不喜欢这个杨宰傅,所以这么说她可以确定不仅没问题,而且吐蕃皇帝心里还会很爽。

    “你…”杨宰傅气的指着夏叶:“简直一派胡言,皇上万不可相信这个姜国来的奸人,他刚才所言明明处处偏袒姜国,臣以为吐蕃的朝堂上不该有他这种吃里扒外之人!”

    “什么时候,这朝堂之上该立何人由杨宰傅说了算了?”臧明旭斜睨了杨宰傅一眼冷冷道。

    “微臣不敢。”杨宰傅忍着怒气低头道。

    臧明旭跨前一步道:“儿臣以为李侯爷说的言之有理,至于杨宰傅说的偏袒,臣也以为李侯爷话中确实有偏袒,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李侯爷爱国之心,因为他毕竟是姜国子民,如果李侯爷真的不顾自己的母国的话,那才真是可怕,连一个母国都不顾的人又怎么会忠心为吐蕃呢?而现在李侯爷是我吐蕃之臣,他刚刚句句之言无不是为我吐蕃着想,所以儿臣觉得李侯爷之言,善。”

    吐蕃皇帝点点头:“旭儿分析的很有道理。”

    “父皇,儿臣也以为李侯爷言之有理,但是杨宰傅之言也并非全无道理,对于任何国家,我们吐蕃都不应该深信不疑,至于夷蛮,儿臣想也不会有李侯爷说的那么不堪。”五王中和道。

    “既然这样,那么诸位爱卿觉得这姜国王爷到底是该放还是不该放呢?”吐蕃皇帝把球重新踢回来问。

    “臣以为万万不可放!”杨宰傅继续道。

    夏叶摇摇头,叹了口气,亏这个杨宰傅立足朝堂十几年,这吐蕃皇帝这么问明显就是想要放了,他丫居然还在那里冥顽不灵,真当自己是什么了?

    “臣以为该放,但是却不能就这么轻易放。”在诸位大臣议论时夏叶朗声说道。

    众人目光都看向夏叶,吐蕃皇帝也看着夏叶好奇的问道:“李卿这是何意?”

    “姜国王爷放与留相比,如同利大于弊,所以要放,但是却不能放的那么轻松。”夏叶心里打定了主意道。

    “那如何放的让他不轻松?”吐蕃皇帝追问。

    夏叶直言道:“臣以为,该把他金车玉辇好好送回姜国,然后皇上亲自修书一封给姜国皇帝,一来稳固吐蕃和姜国两国的和气,二来彰显我吐蕃气度,三来也好让这个姜国三王爷好好自省一下,另外说不定姜国还会有厚礼相赠,到时候就看皇上这信怎么写了。”

    如果真的这样做的话,姜国皇帝一定不会再允许他四处乱跑了,到时候她也落的自由。

    吐蕃皇帝赞赏的看着夏叶:“李卿果然智囊中生,此计甚妙!”

    “皇上难道真的要把那个姜国王爷金车玉辇送回姜国?”杨宰傅不可思议的问道。

    “难道杨爱卿还有更好的主意?”吐蕃皇帝问道。

    “皇上,此事万万不可啊!金车玉辇送姜国王爷回去,岂不等同我们吐蕃在俯首称臣,灭了志气?”杨宰傅痛惜道。

    “与杨宰傅之言,恰恰相反。”夏叶淡淡道。

    越是金车玉辇大张旗鼓的送楚承德回去,姜国越不敢轻视吐蕃,并且会和吐蕃长期友好。

    “退朝!”

    不等杨宰傅继续说什么,吐蕃皇帝便退了朝,夏叶简直心情大好,总算支走了一个跟屁虫。

    其实她明明就是听说楚承德被软禁所以才上的朝,现在还说什么支走了跟屁虫,真是违心!

    “哼!”下朝后,杨宰傅在经过夏叶身旁时冷哼了一声。

    夏叶无语的摊摊手,然后冲杨宰傅的背影做了鬼脸,然后唱到居心何在居心何在……

    臧明旭被留下听政了,所以下早朝夏叶一个人在走,但是却被五王追了上来。

    “今天在朝堂上,表现不错嘛?”五王问道。

    她反驳了杨宰傅,也就是间接反驳了五王,他现在又跟她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夏叶笑了笑道:“承让承让。”

    “看来以前还真是小瞧你了。”五王说完便越过她走了,留下一脸茫然的夏叶。

    这意思是说她以前很不起眼,现在是出头鸟了吗?都说枪打出头鸟,看来以后得日子不好过喽。

    而且,虽然今天上朝达到了她的目的,可是这以后她可就是要天天早朝了,这样岂不是很悲催?

    一想到这里,夏叶又突然暗怪自己鲁莽了,然后吹了吹刘海一脸颓废的出宫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