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回到侯府,第一件事就是补觉,夏叶褪了朝服便去睡觉了,然后一觉就睡到了午时。

    因为每天都要上早朝,所以她每天的生活就是早起毁一天,晚起毁上午。

    “侯爷,吃午饭了。”

    夏叶睡眼惺忪的从被窝里露出一个头:“这么快就到中午了吗?”

    “是啊,侯爷快起来吃饭吧。”

    “吴管家?”夏叶就听着今天送饭的人声音不对:“你病好了吗?怎么下床了?”

    看到是吴管家,夏叶赶紧下床把饭菜接过来自己摆在了桌子上。

    “你快回去吧,我不差你这一两天,我还想着以后你多伺候我几天呢。赶紧回去把伤养好再说。”夏叶催促道。

    吴管家笑了笑:“小人的伤已经好了。”

    “好什么?听你说话都没有力气。”夏叶嗔怪道:“赶紧回去休息!”

    “好,我待会就去休息。”吴管家替夏叶夹了菜问道:“我听说侯爷最近这些天去上早朝了?”

    夏叶点点头,让后让吴管家坐下:“你以为这朝廷的俸禄这么好拿?”

    “朝堂上明争暗斗,侯爷可要小心。”吴管家提醒道。

    “那是自然。”夏叶嘿嘿一笑,然后继续吃菜。

    “我还听说侯爷去上早朝都不吃饭?”吴管家又问。

    “来不及吃。”每天困的跟狗似得,还得从被窝里爬出来,还吃什么饭。

    吴管家关心道:“那样对身体不好,侯爷该多少吃点。”

    夏叶发现怎么吴管家这次受伤后,变啰嗦了?

    “知道了知道了。”夏叶有些不耐烦道,虽然知道吴管家是好心,但是真的太啰嗦了她好不容易从噪杂的朝堂回来,实在不想再听唠叨。

    “吴管家快回去休息吧,我还有好多事需要吴管家呢。”夏叶改用激励方法道:“吴管家要是一直这样不好利索,有什么事我怎么敢用你呢?你说是不是?”

    这么一说,吴管家就人听了,连忙点头道:“那我这就去休息,等伤快点养好。”

    “哎,这就乖了嘛。”夏叶赞许的点点头:“快回去休息吧。”

    吴管家走后,夏叶又吧啦了两口,然后又躺床上去睡了。

    春困秋乏,她真的感觉最近觉都不够睡的,白白浪费这春和日丽,夏叶真觉得罪孽感爆棚啊。

    刚睡下正香,夏叶就被人给打扰了。

    “侯爷,五王来了。”小家丁进来通报道。

    夏叶皱着眉头,一把掀开被子:“****,还能不能让人睡觉了?他丫也上早朝都不困的吗?”

    不过这厮找她来做什么?夏叶想了想,然后随便披了件外套就出去了。

    “五王怎么突然驾临我侯府了?真是让敝府觉得蓬荜生辉啊!”夏叶上来先是恭维道。

    看到夏叶的打扮,和哈欠连连,五王问道:“没打扰道李侯爷休息吧?”

    打扰不打扰都已经打扰了,现在问又有什么意思?夏叶嘿嘿一笑:“哪里哪里,五王能来敝府,何谈打扰一说,五王请!”

    夏叶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请五王进了房间。

    “不知道五王突然驾临所谓何事啊?”夏叶问道。

    五王坐到椅子上,打量了一下夏叶的房间,然后平常道:“本王的府邸和李侯爷的府邸这么近,总觉得是上天安排我们该多走动走动亲络一下。”

    “额…呵呵。”夏叶摸摸鼻子坐在另一边讪笑道:“是啊是啊。”

    “斧头,看茶。”夏叶冲门外这几天一直伺候她的小家丁喊道。

    “是,侯爷。”

    “李侯爷和太子殿下结拜了兄弟,按理来说也算是本王的兄长,以后本王私底下也叫李侯爷李兄如何?”五王手指敲打着椅子把手问道。

    这厮又想搞什么?夏叶警惕了一下,看着五王尴尬的笑了笑:“这怎么敢当。”

    “太子殿下的兄长当的,为何本王的就当不得,难道是李侯爷看不起本王??”五王问道。

    真是怪了,这个五王怎么这么喜欢强迫别人做什么?上次强迫她上他的马车,现在竟然强迫她做他的哥哥,夏叶也是醉了好吗?

    虽然这样看起来不吃亏,但是她好像还没做好收两个人弟弟的准备,不过现在好像已经没时间准备什么了,也容不得她准备了。

    “既然五王不介意,那我自然没…没什么意见。”夏叶结巴道。

    这时候下去沏茶的斧头进来,把沏好的茶水端了上来。

    五王端着茶水朝夏叶示意了一下:“那我敬李兄一杯。”

    这声李兄叫了,夏叶只感觉浑身发冷,吓的披在身上的衣服都掉了。

    夏叶赶紧捡起衣服继续披上,然后冲五王隔空碰了一杯。

    “李兄府里的茶果然好喝。”五王品尝了一口继续道:“看来以后我少不了要来讨茶喝了。”

    “如果五王喜欢,走的时候带走一些便是了。”休想用喝茶的借口三番五次来我侯府,夏叶直接掐断五王的想法道。

    “这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怕这茶叶拿到五王府就变味道了,还是以后多来叨扰的好。”五王淡淡道。

    什么鬼?他们两座府邸离的那么近,怎么可能水不一样,真是烂借口,夏叶虽然心里这么想,但脸上还是笑嘻嘻道:“好的呀。”

    “那今日我就不多打扰李兄了。”喝完茶后,五王起身道。

    终于要走了!夏叶继续呵呵笑道:“五王慢走,斧头,替我送送王爷。”

    等五王走后,夏叶捏捏了酸掉的脸。真的是笑僵了。

    不过有了这次的打扰,夏叶也就一点困意没了,因为过了一会天就要黑了,她还是吃完晚饭再一起睡好了。

    第二天,夏叶打着哈欠站在朝堂上,整个人都没有了精神,早起傻一天。

    “皇上,臣觉得夷蛮之举并无不妥。”杨宰傅赞同道。

    “臣以为不可,太子乃是一国之本,怎么可以随便送去别国当质子!”

    夏叶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朝堂上就吵了起来,听了一会才明白。

    原来夷蛮说有心和吐蕃交好,为表诚意特地送来了他们夷蛮的太子来吐蕃为质,正在商讨吐蕃该拿出什么诚意回复夷蛮。

    杨宰傅那边很为太子抵太子,而另一边忠臣则认为,太子是国本动不得。

    这太子要是去了夷蛮为质,那这吐蕃岂不就真成了五王的天下了?

    那怎么可以,夏叶也是举手表示反对啊,同时心里也好奇这个夷蛮怎么突然要交好了。还送太子为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