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属下怕此事会牵连到云宫,所以想请宫主启动云宫势力,打压火鸟翅幕后之人。”徐凤请命道。

    启用云宫的力量不是不可,只是现在幕后之人在暗处,不知道他的背景,万一到时候惹得云宫和整个江湖为敌那就不好了。

    “还有别的解决办法吗?”夏叶想着此事能不闹大还是不要闹大的好。

    徐凤想了下,面露难色道:“火鸟翅幕后的主人说,除非花楼可以赔偿当初火鸟翅在花楼时的拍价。”

    “一百万金?”夏叶吃惊的问道。

    “是,目前花楼能动的资金也就五十万金。”这个事情徐凤也是实在解决不了了,所以想启动云宫势力解决。

    “但是一旦调用云宫势力,我们不知道火鸟翅幕后主人的背景,只怕此事也不好解决。”夏叶想了想问道:“如果…如果我们能找到火鸟翅还给他的话,是不是这件事就可以解决了?”

    “如果能找到火鸟翅,这个自然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可是关键现在没有火鸟翅的下落,而且江湖各势力都在找火鸟翅,仍然没有任何消息。”能想的办法,徐凤已经都想过了,如今花楼屡遭困顿,实在是让她力不从心。

    “丫的,这宝物丢了,也不能全怪在咱们花楼头上吧?当初你们怎么谈的啊,没说宝物丢了概不负责吗?”做这种事情前,怎么着也得达成个协议吧,到时候出了事情也好推卸不是,夏叶律师本行上身的问道。

    “关键,那时候守在宝物旁边的是属下,所以现在属下也是嫌疑难逃,火鸟翅的主人找不到拿火鸟翅之人,自然把这一切都怪在了花楼头上。”

    得,这下真成冤大头了,夏叶挠挠头问道:“那你上次不是说火鸟翅的事全部推在那个…那个无名氏身上了?”

    “无名氏他,死了。”头上带着一朵茉莉花的徐凤低声道。

    听到徐凤这么说,夏叶心里一凉,这下岂不是连替罪羊都没有了,如果当初没有这个替罪羊,那岂不是她很危险?

    夏叶吓的摇摇头又问:“那无名氏死了,那些人的目光岂不是都盯上了花楼!”

    “宫主放心,这个倒没有。”徐凤还是比较严谨道:“这种事情,无名氏死了,自然还会有人制造另外的风波,只是这火鸟翅的主人实在是不好骗。”

    那要是这么说,岂不是现在只有她拿出火鸟翅才能摆平这件事了?

    调动云宫势力,这个事情要慎重,总不能从云宫调五十万金过来吧,为了那块破木头好像也不值:“那个火鸟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多人争抢?”夏叶好奇的问道。

    “听说那个火鸟翅是灵山一仙根,有起死回生长生不老的功效。”徐凤如是说道。

    这么神奇?那岂不是说谁要是拥有了火鸟翅就等同于有了两条命?没想到那个看着像树根一样的东西还真是个宝贝,难怪那么多人都要争抢。

    “如果因为这件事情调动云宫难免有些不周全,恐怕到时候还会引起云宫和江湖的恩怨。”夏叶一方面担心云宫,另一方面像火鸟翅这种宝贝,她也稀罕。

    “那宫主说该怎么办?”徐凤着急的问道。

    “既然火鸟翅的主人同意用钱解决,那我就立刻休书给云宫,让云宫出五十万金,凑足一百万金给他。”

    其实夏叶也不知道云宫有多少钱,但是云宫旗下产业这么多,每年各地点都要上交银子,恐怕早就是富可敌国了吧。

    想来她也是宫主,竟然连自己家多少钱都不知道,也是醉了,改天有时间还真要问问。

    “让云宫出钱,这…”徐凤显得有点受宠若惊。

    “花楼有困难,云宫就是你们最大的依靠,这没什么。”夏叶霸气十足道。

    “属下替花楼谢宫主。”徐凤跪在地上道。

    还真是不习惯这样跪来跪去,何况对方还比她年长,真是太折寿了。

    “快起来吧。”夏叶扶起徐凤后便写了书信,让她拿去通过信息网传给云宫。

    等徐凤走后,天色便快暗了,晚饭的时候,吴管家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看她的时候,眼睛总是若有若无的闪躲着。

    她长的很吓人吗?夏叶莫名其妙的摸了摸脸,然后吃着吴管家夹的菜,眼神一直盯着吴管家。

    过了一会,夏叶实在受不了了,撂下筷子看着吴管家问道:“你怎么了?”

    吴管家见夏叶放下筷子,也赶紧放下筷子问道:“是不是饭菜不合侯爷的胃口?”

    “不是,我是说你今天怎么了?”夏叶一脸懵懵的问。

    “我?我没怎么啊?”一脸茫然道。

    阿西吧!夏叶翻了翻白眼,然后起身道:“我吃饱了,更衣,我要睡觉了。”

    “是。”吴管家走到夏叶身后开始给她解腰带,但是好像手脚也不利索了一样,解了半天还没解开。

    一直闭着眼睛,想象着自己是皇上的夏叶,感觉到吴管家的墨迹后,睁开眼看了看。

    一双捏着兰花指的手在笨拙的给她解着腰带,等着好不容易解开后,又因为手指没有捏住腰带掉在了地上。

    “小人笨拙,还请侯爷见谅。”吴管家跪在地上把腰带捡起来,然后开始给夏叶宽上衣。

    今天这个吴管家真的很奇怪?平常更衣都是很麻利的就弄好了,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她身上有粑粑一样,宽衣都在刻意的不碰她。

    夏叶一直打量着吴管家,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出来。

    等到宽衣结束,打水洗脚的时候,吴管家好像更扭捏了。

    搞什么?夏叶皱了皱眉头,看着吴管家微微红了点的脸,然后用脚舀水踢了一下:“吴管家是哪里不舒服吗?”

    吴管家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没有,小人没有不舒服。”

    “那为什么你脸好像发烧了一样?”夏叶狐疑的问。

    听到夏叶这么问,一直再给夏叶搓脚的吴管家,突然双手带着水就捂住了脸:“可能…可能是低着头,比较了。”

    看着吴管家这可爱的样子,夏叶毫无招架之力的点点头:“好吧,洗完脚吴管家也快赶紧睡去吧。”

    “侯爷的脚真是纤白。”吴管家在给夏叶擦脚时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