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是跟太子殿下入质子去的,哪里还能带什么随从享福。”夏叶觉得不妥的摆摆手。

    “那有怎么啦,侯爷即便是陪太子去,身边也该有个扛行李的下人才是,只要侯爷肯带着小人,侯爷的一切小人承包了。”

    呦呵!今晚这话倒是让夏叶对吴管家刮目相看了,简直霸气十足啊。

    而且内容说的也特别诱人:“只是…”夏叶为难道:“如果吴管家跟着我一起入了夷蛮,这侯府上下可就没人打理了。”

    “这个侯爷放心,小人以前特地带了个小伙计,我走后,她会代替我打理好侯府上下。”

    吴管家说完好像感觉自己的话比较苍白没有说服力一样,继续道:“侯爷去夷蛮带上小的,饿了有爱心早餐,累了有捏胳膊捏腿的,东西也有人帮忙拿,侯爷就当是带了个小管家吧,怎么样?”

    这都有后备手,这下夏叶也是没有理由推脱了,只好点头答应道:“那好吧,就允许你跟本侯一起出去长见识了!”

    “谢侯爷。”吴管家高兴的端起盆子道:“侯爷请洗脚。”

    夏叶美滋滋的坐在床边,这要是去夷蛮带上吴管家,那简直就舒服多了,而且会省去她不少麻烦。

    “吴管家刚才说的,可都得要做到才行,不然的话我可不带你去。”夏叶傲娇道。

    “侯爷放心,那是自然。”吴管家听说夏叶要带他一起,心里美滋滋的觉得做牛做马都可以。

    晚上的时候,夜深人静,夏叶睡姿奇葩的翻了翻身,枕头已经掉在了地上。

    月光趁着夜色,慢慢沿着轨道行进,行驶到半夜后突然一道乌云遮住了明月。

    天空中弥漫着沉重的气息,侯府在一片阴郁下笼罩着,门口的灯笼在微风中摇曳了几下,然后突然熄灭。

    “来人呢!有刺客!”

    突然府内传来锣鼓声,夏叶迷糊了翻了下身,就看到外面有火把在簇动,还有叫喊声。

    “发生什么事了?”夏叶吓的顿时睡意全无,然后拿起衣服就朝外面跑去。

    府内,一群拿着火车的伙计围着一群黑衣人,正在互相厮杀着。

    但是府里的家丁哪里是这些黑衣人的对手,不一会便撂倒了一大片。

    怎么又是他们,夏叶慌乱的站在那里,她没想到这些黑衣人居然还不放过她。

    “侯爷,小心。”吴管家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然后拉住了夏叶:“侯爷,快跑!”

    夏叶木讷的任由吴管家拉着跑,有黑衣人追在后面,还有刀剑的声音,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细密的小雨,那些火把在雨中燃烧了一会便都熄灭了。

    “侯爷,快跑!”吴管家护在夏叶身后,然后催促道。

    跑,他们那么多人,她要跑去哪里?跑到侯府门口后,夏叶回头看了一眼,黑衣人显然已经追了上来。

    这次跑不掉了,夏叶失望的看着那些追来的黑衣人,浑身的衣服已经被湿透,还是吴管家用力推了她一把:“侯爷,快跑!”

    这一把,直接把她推出了侯府的大门:“侯爷,快跑!”

    最后一刻,吴管家用身体挡住那些黑衣人,然后用力的关上了门。

    刀剑刺入肉体的声音,隔着木门仍然清晰的可以听到。

    “侯…侯爷,快…!”

    “啊!”夏叶撕心裂肺的叫了一声,然后转身跑去。

    吴管家,你这个大骗子,说好一起陪我去夷蛮的,说好一路要照顾我的,大骗子!

    夏叶一边用尽全力的跑,一边哭着,泪水和雨水傻傻分不清,脚步落在地面时溅起一层水花。

    她拼命的跑,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总觉得浑身都湿透了,但是却在流汗。

    可是她终究还是没有跑掉,那个黑衣人追上她把她围了起来。

    所有黑衣人都举起剑朝夏叶砍去,夏叶抱着头朝地上蹲去。

    但是剑没有落下,那些黑衣人却倒了下来,一个接一个,但是夏叶却只是抱着头蹲在地上哭。

    直到所有黑衣人都被放倒在地,夏叶被抱起。

    “师傅。”夏叶哽咽的叫了声。

    齐缥缈脸色阴郁的看了眼夏叶,然后带着她离开了。

    中途,夏叶不知道他在哪里拿了件毯子一样的东西,把她包了起来。

    然后雨慢慢的停了,夏叶也不知道自己被带到了哪里:“这是哪里?”

    “寺院。”齐缥缈看着头发弯曲的夏叶,问道:“你在想什么?”

    “我想吃肉包子。”夏叶面无表情的说完,然后肚子咕咕叫了两声。

    “肉包子?”齐缥缈皱了皱鼻子:“这里可是寺院。”

    见夏叶呆愣的坐在地上不说话,齐缥缈只好挽起袖子跑到旁边的桌子旁开始亲自动手做包子。

    等到天快亮的时候,包子香的味道已经弥漫开来,夏叶微微抬了抬眼,就看到齐缥缈笨手笨脚的从笼屉里拿出两个歪歪扭扭的包子,然后装在盘子里朝夏叶走来。

    “喏,你要的肉包子。”

    “这里可是寺院,你蒸肉包子不怕被打吗?”夏叶干涩着嗓子问。

    “在他们发现之前离开就可以了。”齐缥缈说的风轻云淡。

    夏叶拿起一个肉包子吃了一口,然后三五口就把一个肉包子塞进了嘴里。

    第二个肉包子,夏叶还没来得及吃就听见外面和尚的撞钟声。

    “糟了,他们起床了。”齐缥缈看了看外面,天已经微微亮了。

    “去哪里?”齐缥缈问夏叶。

    “回侯府。”夏叶紧了紧手里的肉包子道。

    “好。”

    只是一个问题,一个回答,一声好,没有再多的语言。

    等夏叶回到侯府,站在大门前她却不敢进去,她害怕。

    “进去吧。”齐缥缈说。

    夏叶回头看了眼齐缥缈:“师傅,谢谢你。”

    “别犯傻了,赶紧进去吧。”齐缥缈说完便离开了。

    托着沉重的步子,夏叶走进了侯府,侯府里已经恢复了正常,但是大堂前却挂了白布。

    “侯爷,你总算回来了。”斧头哭丧着脸道。

    “吴管家呢?”夏叶咽了咽嗓子干涩道。

    斧头指了指里面的灵堂:“吴管家他…他死了。”

    “不会,他答应我今天要跟我一起去夷蛮的,他怎么会死呢?”夏叶推开斧头,直接朝里面的灵堂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