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可是灵牌上赫然的吴波两字,却让她不得不的相信,可是她没有勇气掀开白布再看他一眼。

    如果昨晚吴管家不是因为她,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泪水顺着脸颊无声的落下,夏叶把手里的肉包子放在吴管家的灵柩前,然后转身看着斧头:“厚葬!”

    出了灵堂,夏叶直接回房间取了包袱,为了不让更多的人因为她受伤,她必须离开吐蕃了。

    吴管家,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你的好我会永远记得,那个酷似吴秀波的暖男管家。

    上马车后,夏叶直接去了皇宫,宫里护送太子的马车已经都排好了,随行的有图撒将军带领的护卫。

    “李兄,我以为你不会来了。”臧明旭看到夏叶的狼狈模样后愣了一下。

    “我既然已经答应你了,怎么会不来。”夏叶说完便朝后面的一个马车走去。

    “启程。”

    马车开始上路了,在施离了吐蕃的皇宫后,道路开始变的不太平了。

    此去夷蛮路途不仅遥远,道路也很难走,越往西去,越是水土不服。

    夏叶的脸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突然长了好多红痘痘,然后茶水不思。

    结果臧明旭非嚷着要照顾她,就让她上了同一辆轿子里。

    “李兄,你这脸可花的太严重了。”臧明旭手上拿着清凉油替夏叶涂抹着。

    “花就花了,我都快没命了,还要什么脸。”夏叶懒羊羊的靠在马车里。

    “李兄是到变声期了吗?”臧明旭一边帮夏叶涂抹清凉油一边说道。

    夏叶捏了捏嗓子:“大概吧。”其实内心早就心虚死了。

    就这样马车摇晃着行驶了三四天,终于算是抵达了夷蛮的边境。

    一路艰辛总算是到了,夏叶脸上蒙着面纱,看着一望无际的边境,黄沙漫天飞舞。

    “还真的是荒芜哎。”看着寸草不生的边境,夏叶只感觉一股凄惨的荒凉感。

    “再行驶一段时间,午时前就能赶到素关了,那里有驿馆,到时候太子殿下就不必再这么委屈了。”图撒看着边境的黄沙,揉了揉眼睛道。

    歇息了一会,夏叶便跟着太子殿下又上了马车,重新赶路了。

    马车又行驶了一段时间,就来到了素关的驿馆。

    下了马车后,周围的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

    夏叶也回看了他们一眼,夷蛮的服饰和吐蕃和姜国的都不一样,夷蛮的衣服很民族又很佛教的感觉。

    进到译馆,图撒将军去负责安排了,然后夏叶和臧明旭就等在楼下。

    “李兄,你看他们这里的人看起来都好凶。”臧明旭看着外面的人说道。

    “也许不是凶,他们就这样吧。”因为夷蛮的人看起来脸都是丑丑的,所以给人一种很凶的感觉。

    “李兄脸好点没有?”臧明旭看着蒙面纱的夏叶问道。

    夏叶把面纱扯下来给臧明旭看了看:“好点了吗?”

    臧明旭看后点点头:“好多了,脸上的小水泡已经结痂了。”说完臧明旭突然拍了夏叶一下,吓了夏叶一跳。

    然后就看到臧明旭示意夏叶看后面,夏叶狐疑的转头看了一眼,四五个穿黄色半漏肩衣服,头生戴着鸡冠子一样的黄帽子的礼佛僧进来,然后坐在了他们的斜对面。

    “这就是礼佛僧吧?”夏叶小声的问道。

    “嘘,小点声。”臧明旭提醒道:“他们在夷蛮地位还是蛮高的,不可以直呼他们礼佛僧。”

    还有这说法?夏叶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几个礼佛僧,然后其中一个礼佛僧也看向了夏叶,然后把手里的酒碗嘭的一下放在了桌子上。

    吓的夏叶赶紧转过了头,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老板,上酒肉!”

    身后的礼佛僧叫嚣道。

    “来啦来啦。”一个小二屁颠屁颠的赶紧跑了过去:“几位客官,你们慢用。”

    上完酒菜后,身后的礼佛僧就像撒了欢一样推杯换盏,然后肆意的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听着声音夏叶都忍不住想回头多看几眼,结果看了没两眼就惹怒了其中一个礼佛僧,突然就拿着一个啃过的骨头丢向夏叶。

    “嘿,臭小子,瞅什么?”

    砸中夏叶后背的骨头,又从夏叶的肩膀出蹭到她的桌子上,骨头上还带着恶心的粘人肉沫。

    夏叶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没有说话。

    不是她怂,这人生地不熟的实在是不好惹事。

    本来夏叶想息事宁人,结果一个大骨头又砸中了夏叶的后背:“问你话呢,哑巴啊?”

    “瞅你咋滴?”夏叶转过身捡起地上的骨头,然后直接丢在了他们的桌子中间。

    那几个礼佛僧直接就拍桌子站了起来:“臭小子,哪里的人啊?看着不像我们本地的啊?”

    “确实不是本地人。”臧明旭拉住夏叶淡淡道。

    那几个礼佛僧撇了臧明旭一眼,不屑道:“问你了吗?”然后一把揪住夏叶的衣服:“一个大男人还带着面纱。”说完就把夏叶的面纱扯了下来。

    看着一脸宫痘痘印的夏叶,那几个打开它突然笑道:“居然是个丑八怪,难怪要带着面纱。”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臧明旭推开一个礼佛僧,想要救出夏叶。

    “居然敢推我?”那个被推礼佛僧刚想对臧明旭动手,就被一个飞来的盘子打中了手腕,然后哎呦一声,后退了几步。

    那几个礼佛僧都朝盘子飞来的地方看去,就见图撒将军铁青着脸从楼梯上走下来。

    “公子,你没事吧?”图撒来到臧明旭面前问道。

    “我没事。”

    我有事啊喂!夏叶想用眼神通知图撒将军,结果人家根本不理她。

    “哪里又来的多管闲事的?”抓着夏叶衣服的礼佛僧问道。

    图撒将军冷眼看了眼那个礼佛僧:“放开他!”

    “居然跟跟我横,你算什么东西?”抓着夏叶的那个礼佛僧松开手就要去抓图撒,结果被图撒直接抓住手腕像领小鸡一样被领了起来。

    “今天事情如果是个误会,那就到此为止,我们初来夷蛮,不想生事。”图撒松开那个礼佛僧对着驿馆所有人道。

    被松开的礼佛僧,握着自己的手腕,然后恶狠狠的看了他们三个一眼:“走!”

    等那些礼佛僧走后,夏叶看着图撒将军问道:“不会有事吧?”

    图撒将军摇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那还惹他们,万一他们待会再找人来岂不是惨了?

    夏叶好像忘了,刚才好像是她先惹的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