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太子殿下,房间已经安排好了。”图撒恭敬道。

    臧明旭点了点头,然后坐下看着图撒道:“没有到汗中之前,尽量避免惹事生非。”

    “是,太子殿下。”图撒领命出去安排了。

    吃完饭后,夏叶便回了房间。

    夷蛮的房间属于那种比较低矮的感觉,一进去给人一种发闷的感觉,里面的布置也很奇特。

    明明是屋子又矮又宽,但是里面确实放了上下床,然后整齐的垫子铺放着,地面很光滑,八角有蜡烛,屋内照的橘黄色。

    但是这一间房就有六张床是什么意思?夏叶没有多想,随便找了一个床坐下,然后拿出绘布图研究了一下。

    然后研究了一会,夷蛮这个位置,怎么没有产业点呢?夏叶看着绘布图上夷蛮的那块地方,怎么没有标记呢?难道云宫在夷蛮没有产业点?

    那这么说来,她岂不是要死死抓紧臧明旭这颗大树了?

    不是说好全国都有产业点的吗?怎么夷蛮这里没有?夏叶失望的戳了戳绘布图,然后重新把绘布图放进怀里。

    感觉床还蛮软的,夏叶便躺下了小憩,一会光线突然暗了下,夏叶睁开眼看了下,一个魁梧的汉子进到房间里来,然后也看了眼夏叶。

    夏叶本能的意识自卫了一下,然后看着魁梧的男子径直走到另外一张床躺下。

    哎?这是什么意思?夏叶看着突然躺下的魁梧汉子,以为他是走错了房间,然后盯着那个魁梧的汉子看了会,想要提醒却又有点怕怕的感觉。

    然后犹豫了好久,才小声道:“哎…那个…你好?”

    魁梧的汉子抬头看了眼夏叶,然后指了指自己:“你在跟我说话?”

    夏叶尴尬的点点头,然后指了指房间问:“请问你是走错房间了吗?”

    “没有啊?”魁梧男子摇摇头,然后看了看手里的牌:“就是这个房间啊。”

    “可是这个房间我租了的。”夏叶解释道。

    “这是通房,可以租好几个人的。”魁梧男子一脸看白痴的样子看了眼夏叶,然后又重新倒下了。

    什么叫通房?意思难道是说,这个房间六张床,要来睡六个人?

    夏叶抽了抽嘴角,然后跑到臧明旭的房间看了看,结果这厮正在被人伺候着洗脚。

    “哎,李兄,你怎么来了?”臧明旭看着夏叶欣喜道。

    “太子殿下,这个图撒将军租的是什么房间啊?”夏叶看了眼臧明旭的房间,也是六个床,以为臧明旭还不知道,所以想要告诉臧明旭。

    “怎么啦?”臧明旭一脸不解得问。

    “他租的房间都是大通铺啊。”夏叶惊讶道。

    “什么大通铺?”臧明旭看着夏叶紧张的样子问道。

    “就是这六个床,要睡六个人的。”夏叶指着那些床气愤的说。

    臧明旭点点头:“六个床当然要睡六个人。”

    好吧,看来臧明旭已经知道了,夏叶突然想到什么然后赶紧又回了自己的房间,果然房间里又多出了两个租客。

    不过还好她刚才的位置没有被抢,夏叶长舒一口气,然后赶紧坐回自己的位置,想着先占个好位置。

    过了好久,等到夏叶快睡着的时候,房间里的另外两位租客也来了,其中一个居然是图撒将军。

    夏叶迷迷糊糊给图撒将军打了个招呼,然后翻身超里面睡了。

    半梦半醒间,夏叶感觉自己放佛置身与了臭气层之中一样,然后睡的浑浑噩噩的,周围又响起了此起彼伏的鼾声。

    终于夏叶彻底从这种迷糊的状态中醒了过来,然后就发现床边的一直图撒的鞋子,散发着浓浓的味道。

    真是受不了了,夏叶捏着鼻子,然后跑到啊臧明旭的房间。

    什么鬼!一进房间,夏叶就发现臧明旭的六张床只有他自己睡。

    阿西吧!图撒将军这也欺人太甚了吧,居然让臧明旭一个人睡这么大的房间?难道不知道她和太子殿下结拜了吗?怎么着也该把她和臧明旭安排在一起吧。

    不管了!夏叶干脆在臧明旭的房间找了张床睡下,这一夜才睡的安稳。

    第二天的时候,睡姿大马哈的夏叶吓了臧明旭一跳,然后臧明旭直接把夏叶给拍醒了:“喂,李兄,醒醒…”

    夏叶擦了擦嘴,然后翻了身继续睡,把拍她的臧明旭的手给拍开了。

    “李兄?李兄?”臧明旭叫了几声,见夏叶还不醒,直接揪住夏叶的耳朵叫了声:“李兄。”

    “怎…怎么了?”夏叶突然吓的坐起来问道。

    臧明旭翻了个白眼,然后扯了下夏叶的帽子:“李兄怎么会跑到我房间睡?”

    意识还不太清醒的夏叶,看到臧明旭后突然就想起了她的怨气,然后对着臧明旭抱怨道:“太子殿下,我昨晚真是受了好大的苦啊…”

    “怎么啦?”臧明旭好奇的问。

    夏叶象征性的抹了抹眼泪,然后哭诉道:“昨天,昨天图撒将军给我安排的是大通铺啊,六个人睡在一间房,鼾声此起彼伏,简直是根本没法让人睡啊。”

    难怪昨天李兄说什么六张床,六个人睡,臧明旭略微抱歉道:“让李兄受委屈了。”

    “说起来这些都怪那个图撒将军,居然不把我和太腻安排在一起。”夏叶怨怼道。

    “这个…这个说起来也怪我,怪我没想的周到。”臧明旭刚说完,图撒将军就起床了,看到臧明旭后行了个礼:“太子殿下。”

    这下正好让臧明旭说了一顿,吓的图撒将军看了夏叶一眼后,赶紧点头哈腰的伺候着。

    就这样在素关住了一宿,第二天一早便开始启程了,然后直到傍晚,终于在汗中关门前,马车进了汗中。

    到了汗中后,一路随行的人马便离开了夷蛮,现在只剩下夏叶,晋大夫,臧明旭和图撒将军,还有一名太医随行,夏叶他们先找了家驿馆住,然后又让驿丞把国书递了上去。

    刚住下的第一天还好,第二天的时候就因为气候温差的不适,臧明旭害了感冒。

    不过还好有随行的太医,及时给臧明旭把脉煎药。

    但是就这样臧明旭感冒了好几天,也不见好转。

    眼看图撒将军就要发飙了,夏叶只好出去找一些夷蛮的大夫来,可是走遍了整条街都没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