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还是在附近的一个小拐角找到了一间小药铺。

    “您好,请问你们这里有没有苦黄?”听太医说苦黄能退烧,要她买点来。

    “有的,公子你要多少。”药铺的大夫问道。

    “五两。”这些都是太医吩咐的量,夏叶只好按照吩咐抓药。

    拿着药回到驿馆后,夏叶把药交给了太医,然后去看了眼臧明旭,量了下他的额头,怎么这么两天了,烧还是不退?

    “桃花羹,桃花…”臧明旭说着梦话,却正好让夏叶听到了,然后赶紧跑到厨房准备去做桃花羹了。

    这夷蛮想要取点桃花真的是太难了,夏叶手里的一把桃花还是从隔壁的大娘那里摘的,应该够臧明旭喝的了。

    拿着新摘的桃花,夏叶刚看到厨房,就发现旁边一个熬药的小伙子吓了一跳,然后看到夏叶后又淡定的继续煎药。

    看煎药上的标志,这个应该是臧明旭的煎药罐,可是怎么这个煎药的伙计这么面生?

    夏叶奇怪的一边切桃花一边看着那些伙计,直到她看到那个伙计的鞋子,他们这一行人的鞋子都是统一的,但是这个伙计的鞋子虽然看起来差不多,但是却有些陈旧。

    “你是哪个手下的?怎么看着你面生?”夏叶随口问了句。

    结果那个小伙计直接手一抖,把药罐的盖子一丢,直接朝外面跑了出去。

    “哎?”夏叶追了出去,正好碰到了图撒将军,他一脸奇怪的看着夏叶:“怎么了李侯爷?”

    “图撒将军,我刚才发现一个人很可疑。”夏叶指着刚才逃跑的那个伙计说道。

    图撒将军一听,立刻追了出去,夏叶觉得不妙,赶紧去厨房看了看给臧明旭煎的药。

    药还在沸腾着,夏叶拿了块布把汤药倒了出来,然后把药渣和汤药分开装,立刻去找了太医。

    等找来太医,夏叶先是把汤药给太医看了看,太医看过后摇摇头:“李侯爷,这药方是臣亲自写的,不会有错的。”

    药没有错?那刚才那个煎药的伙计跑什么?夏叶看着汤药,难道是她多疑了。

    “这个是什么?”太医突然指着桌子上一块包着药渣的布问道。

    “这个?这个是药渣。”夏叶看着太医紧张的样子问道:“怎么了吗?”

    太医拿起药渣看了看:“这里面怎么会有硫石?”

    “什么硫石?”夏叶也凑过去看了看。

    只见太医从药渣里拿出一颗白色的石头,这种硫石和苦黄若放在一起煮的话,会产生毒素,长时间下来可是会要人命的。

    糟了!夏叶暗道不好,然后赶紧跑到了臧明旭的房间,刚走到门口,夏叶就听到了臧明旭的干呕声。

    进去一看,臧明旭的枕前一片猩红:“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你醒醒。”夏叶拍着臧明旭的脸,心道这丫要死了,她在夷蛮人生地不熟的可要依靠谁。

    况且臧明旭是太子,如果他死了,她们这一干人等岂不是都要陪葬?

    臧明旭咳了几声,然后半眯着眼睛看着夏叶,气息微弱道:“李兄…你再拍就真的要…拍…咳咳…拍死我…”

    “太子殿下胡说什么,太子殿下不会有事的,我还等着跟着太子殿下一起回吐蕃呢。”夏叶紧张的看着臧明旭,她从来没有见他如此虚弱过,她真的害怕臧明旭挺不过去。

    “都说…夷蛮荒芜,人更是粗劣,没想到…没想到这夷蛮的小小感冒,竟然也能这般要人命。”臧明旭说完,累的闭上了眼睛。

    “因为这根本不是普通的感冒,当然会如此要人命。”夏叶说完后,太医便跟着进来了,跪下行礼后起身看了看臧明旭。

    “太医,现在太子高烧不退的问题已经找到了,是否可以动手救人了?”夏叶抓着太医问道。

    太医看了眼臧明旭枕边的血迹,紧皱着眉头道:“太子殿下服用硫石和苦黄的量太大,毒性已经侵入五脏六腑了。”

    “我不听这些,我就问你太子殿下可还有救?”夏叶着急的问道。

    “若救太子还需要一味药材。”太医想了下说道。

    “什么药材?”夏叶一听有希望,欣喜的问。

    “龙尾草。”太医说完,脸上却是仍是皱着眉头。

    龙尾草?夏叶点点头:“好,我去买。”说完夏叶便要起身去买,结果却被太医拦住了。

    “李侯爷,龙尾草并非寻常草药,一般都生长在夷蛮的荒山石堆里,极其稀有,并非金钱可以买到。”

    “不管多稀奇,只要能救太子,我们就去找。”图撒将军进来道。

    夏叶看了眼图撒将军:“人可抓到了?”

    图撒摇摇头:“被他跑掉了,不过,我捡到了这个。”图撒手里拿着一个令牌给夏叶看了看。

    “这是什么?”夏叶看着令牌问道。

    “这是咱们吐蕃士兵身上的令牌。”图撒将军表情凝重道。

    “那将军的意思是…有人想把太子殿下害死在夷蛮?”夏叶后怕的问。

    “现在也不敢确定。”图撒翻看了下令牌,然后收了起来。

    把臧明旭赶来夷蛮为质还不算完,居然还想要了他的命?夏叶第一个念头想到的就是五王,除了他恐怕没有什么人会做这种事情了吧?

    一直忙着国书的事情的晋大夫,也急匆匆的回来了,进门后看着夏叶和图撒:“侯爷和将军怎么都站在这里?”

    夏叶不答反问道:“递上去的国书可有回信了?”

    晋大夫摇摇头:“这国书都递上去好几天了,我也去找过驿丞了,可是国书就像石沉大海一样,毫无音讯。”

    如果递上去的国书有了回信,说不定夷蛮君在召见臧明旭是得知这件事后,会派人医治臧明旭,可现在居然连国书都没有信,眼看写国书也递上去四五天了,按理说也该有信了。

    这个时候,臧明旭又剧烈咳了几下,咳出来的血迹也越来越频繁,但是迷糊中夏叶居然听到他在叫琉儿。

    命都快没有了,还想着那个女人,真不知道臧明旭这厮是痴情还是傻。

    “如果侯爷和将军要去找龙尾草,那就尽快,四日之内务必要找到空龙尾草,臣会施针用药缓解和抑制住太子体内的毒性。”太医说完便已经开始替臧明旭施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