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找什么龙尾草?”晋大夫刚回来,还不清楚状况的问。

    “太子现在已经不是感冒了,而是被人下了毒,龙尾草是解太子身上毒的解药。”夏叶解释道。

    “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赶紧去找龙尾草。”图撒将军看着夏叶说。

    夏叶点点头,然后对晋大夫道:“晋大夫,你留在驿馆和太医照顾好太子,我和图撒将军去找龙尾草。”

    晋大夫慌乱的看着病危的太子:“多一个人多一份帮助,我也跟着一起去找龙尾草吧。”

    “不,晋大夫,你要留在驿馆,万一我和图撒将军没有找到解药,你还可以在这里等国书,到时候夷蛮君如果召见太子殿下,说不定还可以救了太子殿下。”

    “李侯爷说的对,晋大夫就留在驿馆吧。”图撒将军说完便率先出去了。

    夏叶冲晋大夫点点头,然后也跟了出去。

    “图撒将军,这汗中城哪里有荒山石堆?”汗中属于夷蛮的首都,这里也是夷蛮最富饶的地方,像荒山乱石那种地方根本不可能会在这里。

    倒是她们来时候的北漠边境,那里一片荒芜,杂石乱岗。

    “是啊,要去找荒山石堆之地,恐怕就要出了这汗中了。”图撒将军也意识道。

    “难道我们再去一趟夷蛮的边境?”夏叶问道。

    图撒将军摇了摇头:“不行,边境离汗中太远,到时候一来一去就得两天时间,全部都耽搁在路上了。”

    “那去哪里?”夏叶问。

    “去束河。”图撒将军说完便去牵来了马匹。

    “束河是哪里?”夏叶好奇的问。

    “束河是夷蛮和吐蕃的交割处,也是夷蛮的后方,那里连绵群山,夷蛮和吐蕃平分了那里的群山,以前我在那里带兵打过伏击,那里全都是山丘和乱石。”图撒纵马道。

    夏叶坐在马背,极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晕马:“既然束河是吐蕃和夷蛮的分割,岂不是不能允许人随便进入?”

    图撒将军过了一会才应了声:“车到山前必有路,等到了束河再说吧。”

    一路上,图撒将军都是在策马奔腾,夏叶捂着嘴,几次吐了起来。

    然后图撒将军突然嫌弃的回头看了眼夏叶:“李侯爷怎么连坐个马还会吐?”本来图撒为了加快速度节省时间,想让夏叶自己独乘一匹马,结果她却不会骑马,图撒便只好答应同乘一匹,结果夏叶一路上的吐,扰的图撒将军直接心生嫌弃。

    夏叶尴尬的想要说什么,结果张口就吐了,其实她才不想吐呢,可是谁知道这个世界上原来,骑马也是会吐的。

    “我…呕…”夏叶弯着身子一个劲的吐,直到黄水都快吐了出来。

    “李侯爷还是别说话了。”图撒嫌弃的说完,策马更快的朝前走去。

    束河在汗中的东面,所以一路向东走着,等快到日暮之时,夏叶和图撒终于是到了束河。

    一下马夏叶就脚软的蹲坐在了地上,她真的整个人都要虚脱了。

    图撒冷漠的看了眼夏叶,然后直接让小二把马牵了过去。

    “不是去束河吗?怎么来客栈了?”夏叶看着走过来的图撒问道。

    “这里是离束河最近的客栈,天黑再行动。”图撒说完,不顾夏叶的表情,便一把扛起了虚脱夏叶。

    “侯爷身子还真是娇贵啊。”图撒将军扛着夏叶进客栈时,不忘讽刺道。

    夏叶装作听不懂的样子,没有回答,因为她真的虚脱了,如果图撒将军不扛着她,她恐怕爬都爬不进去客栈。

    暂时住进客栈后,因为夏叶实在晕马晕的厉害,图撒便把饭菜都给夏叶端到了房间里。

    “吃点吧,待会进束河没体力可不行。”

    休息了一会的夏叶感觉好多了,然后坐起来看了眼饭菜,居然只有肉和酒。

    这么糙汉子的吃法?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夏叶想了想,也许夷蛮就是有这种习惯吧。

    夏叶爬到桌子旁边,然后拿起盘子里的猪蹄和鸭腿啃了起来,一口烈酒入喉,在这种瑟瑟风中的夜晚还真是舒坦。

    而且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感觉真的好爽。

    啃完猪蹄后,夏叶发现图撒将军一直盯着她看,于是伸出油腻腻的小手,手里拿着鸭腿问道:“图撒将军要吃吗?”

    “我已经吃过了。”图撒面无表情的转身去到旁边的床上小憩。

    不吃拉倒,夏叶撇撇嘴继续啃鸭腿,然后先喝了两口酒,她不敢贪杯,怕一会喝醉了就麻烦了。

    风兮兮,月上高台,吃饱喝足的夏叶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的睡着,她不敢睡死,因为图撒将军说,待会要进束河,子时过后束河的守卫是最薄弱的时候。

    正睡得兢兢战战的时候,夏叶感觉肩膀被拍了一下,吓的她一个激灵。

    “到时间了。”图撒将军的声音在黑夜中传来。

    “好。”夏叶揉揉眼睛,现在臧明旭病危躺在床上,她们必须要尽快的找到龙尾草才是。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房间里并没有点燃蜡烛,然后夏叶跟着图撒两个人摸黑出了客栈。

    听图撒将军说,客栈的后山牙子就是进束河的通道了,因为离得比较近,骑马又容易招人耳目,所以图撒和夏叶商量两个人步行去。

    这个提议,对于像夏叶这种晕马的人来说,当然是举双手脚的赞成。

    两个人猫腰一路小跑来到了束河的关卡,关门口有两个夷蛮士兵在守着,不过这两个士兵却是已经东倒西歪的靠在门口睡着了。

    这个时间点,果然守卫都是很松懈,正常的话都应该是进去梦乡了才是。

    夏叶悄悄的打了个哈欠,然后尾随在图撒将军身后,蹲在暗地里一旁观察着那两个熟睡的士兵:“图撒将军,我们要怎么进去呢?”

    图撒眯了眯眼睛:“就这样光明正大的悄悄的进去。”说完起身朝关卡走去。

    “哎…”夏叶本想叫住图撒将军,但是一想到怕惊扰了门口的那两个守卫,吓的赶紧捂住了嘴巴,只好蹑手蹑脚的跟了上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