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欧阳灵儿嘟着嘴看着欧阳越的背影,然后转过身来问夏叶:“侯爷可想吃点什么?”

    “公主叫我李业就可以了。”说起吃的,夏叶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肚子,她还真是饿了:“可否来碗面?”

    欧阳灵儿笑了笑:“好,李公子稍等。”然后又道:“哦,对了,我叫欧阳灵儿,你可以叫我灵儿。”说完便跑了出去。

    灵儿?夏叶默念了一下,然后挪动着脚步,然后坐到桌子旁边,等着她的那碗面。

    这还真是阴差阳错,她居然被夷蛮君和夷蛮公主救了,只是他们怎么也去束河了?

    不过夷蛮君派太医去驿馆了,也不知道臧明旭这会怎么样了?

    她这个腰看来被那头野猪撞的不轻,动一下都感觉骨头在疼。

    过了一会,欧阳灵儿端着一碗面进来道:“李公子,面来了。”

    夏叶惶恐的站了起来:“公主怎么亲自端来,真是折煞在下了。”

    “那有什么,这碗面还是我做的呢。”欧阳灵儿无所谓道。

    “灵儿公主会下厨?”夏叶惊奇的问。

    欧阳灵儿羞涩一笑:“会做一点简单的,不过我哥从来不吃我做的饭。”

    “为什么?”夏叶奇怪的问。

    “因为他觉得不好吃。”欧阳灵儿把筷子递给夏叶:“李公子快尝尝好不好吃,我以前经常做给我自己吃的,感觉还不错啊。”

    身为公主居然还会下厨,这个倒是让夏叶觉得刮目相看,于是接过筷子尝了尝。

    “好吃啊。”夏叶只吃了一口就停不下了:“真的很好吃啊,可以说是色香味俱全。”

    “真的吗?”欧阳灵儿坐在夏叶对面,托着下巴问道。

    “真的,简直比那些酒楼里做的面还好吃。”夏叶狼吞虎咽道。

    看夏叶吃的这么香,欧阳灵儿开心道:“原来做饭被人夸好吃,是件这么开心的事。”

    夏叶看了眼欧阳灵儿,心道这个公主还真是有意思。

    没几口夏叶便把一碗面吃进了肚子,还把汤全部喝干净了,然后满足的打了个饱嗝:“舒服。”

    “吃饱了吗?”欧阳灵儿看着夏叶吃这么香,忍不住也咽了咽口水。

    “饱了,真没想到灵儿公主居然还有这好手艺。”夏叶赞叹道。

    “公主怎么了,喜欢做饭这也是自己的爱好,不能因为是公主就不做饭吧。”欧阳灵儿不以为意道。

    “在我印象中,一直觉得那些公主都是柔柔弱弱的,什么都不会也不用做的,今天灵儿公主让我见识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公主。”夏叶笑嘻嘻道。

    欧阳灵儿笑了笑:“你们吐蕃的公主是不是都是那样柔柔弱弱的啊?”

    “对啊。”夏叶点点头,本来她还想说姜国的也是,后来一想还是算了。

    “那李公子是不是觉得我这样的公主一点都不像公主?”欧阳灵儿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道。

    “不会啊,我觉得你这样的性格很好,直爽,大大咧咧的。”夏叶实说道。

    欧阳灵儿羞涩的咬了咬嘴唇,然后咯咯一笑。

    “对了,公主和夷蛮君怎么会去束河?”夏叶好奇的问道,毕竟夷蛮君可是一国之君。

    “因为我和我哥听说束河最近好像有麒麟出现,那可是神兽,我就想捉来当小动物养着,我哥不答应,说怕我有危险,后来被我软磨硬泡的跟着一起去了。”

    真是兄妹情深,夏叶笑了笑:“麒麟我也只是以前在书里见过,没见过真的呢。”

    “是啊。”欧阳灵儿说完撇撇嘴:“可惜我们在束河找了一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现。”

    麒麟那种东西简直凤毛麟角,能找到才稀奇了,不过也多亏他们兄妹去找麒麟,不然她恐怕就死在野猪的獠牙下了,这么一想,夏叶觉得她腰上的伤似乎又疼了几分。

    见夏叶表情不对劲,欧阳灵儿关心道:“要不李公子还是去休息吧,你腰上被野猪獠牙撞的伤口还蛮深的。”

    “好。”夏叶扶着腰慢慢的站了起来,然后无意的瞥见了欧阳灵儿腰间的鞭子:“公主还会耍鞭子?”

    欧阳灵儿愣了下,然后摸了下腰上的鞭子:“是啊,鞭子是我最喜欢的武器了,李公子也会吗?”

    夏叶摇摇头:“我不会耍鞭子,不过我也有一条鞭子,是我朋友送的。”

    “那李公子要不要学耍鞭子?我可以教你。”欧阳灵儿大方道。

    “真的可以吗?”夏叶一副很想学的样子问。

    欧阳灵儿哈哈一笑:“那也得等李公子腰伤好了才可以啊。”

    夏叶挠挠头:“也对。”

    “公主。”一个小宫女突然急匆匆进来。

    “怎么了?”欧阳灵儿问道。

    小宫女跪在地上道:“夷蛮君说吐蕃质子进宫了,要让李侯爷去一趟。”

    臧明旭来了?那是不是说明他的毒已经没事了?

    “我马上去。”夏叶一激动,不小心扯动了腰伤。

    “李公子慢点。”欧阳灵儿说完赶紧扶住了夏叶。

    夏叶忍着痛,深吸了一口气:“多谢公主,我没事。”

    “去,派辆轿辇来。”欧阳灵儿吩咐道。

    “是。”

    “这怎么使得。”夏叶不好意思道。

    “要是你就这样跑着去,恐怕伤口又要裂开了。”欧阳说完嗔道:“李公子就在这里等一会,等轿辇来了再去,这可比你走着去快多了。”

    “多谢公主。”夏叶感激的看了眼欧阳灵儿。

    “别客气,吃了我下的面,咱们就是朋友了。”欧阳灵儿眨眨眼睛道。

    ……夏叶尴尬的笑了笑,她承认她刚才想污了…

    “轿辇来了。”欧阳灵儿守在门口看到轿辇后通知夏叶。

    夏叶磨蹭着步子来到门口,发现轿辇就停在了门口。

    然后欧阳灵儿觉得夏叶行动不便,于是让那些抬轿辇的奴才把夏叶直接抬上了轿辇。

    还真是服务到家了,夏叶尴尬的坐到轿辇上:“那我就先去了。”夏叶冲欧阳灵儿拜拜手道。

    欧阳灵儿点点头,然后目送夏叶离开。

    大概是知道夏叶腰部有伤吧,轿辇走的时候很平静,夏叶坐在轿辇上尽量把身子挺直,因为这样可以减少疼痛。

    出了云雾台,轿辇过了几道宫门来到君殿,然后夏叶就看到图撒和晋大夫等在外面。

    “图撒将军,晋大夫。”夏叶冲他们叫道。

    图撒和晋大夫同时回头看着夏叶:“李侯爷,你这是怎么了?”见夏叶被奴才架着从轿辇上下来,晋大夫关心的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